(作者:永逸)


 

關於駐軍協助特區救災的法律依據釋疑

  颱風「天鴿」正面襲擊澳門,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給澳門同胞工作生活帶來嚴重破壞和影響。按照《澳門基本法》和《澳門駐軍法》的規定,經澳門特區政府請求,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中央軍委命令,解放軍駐澳門部隊依法協助澳門特區政府救助災害。這是澳門回歸祖國以來,駐軍首次參與澳門特區救災工作。一千多名官兵不辱使命、不負重托,夜以繼日、風雨無阻,不畏艱險、連續奮戰三天三夜,圓滿完成此次協助特區政府救助災害任務。值得注意的是,就象澳門回歸祖國初期,解放軍駐澳部隊震懾了曾經破壞澳門社會安全的黑社會勢力,讓澳門社會更加安全和諧那樣,在整個救災期間,當五千多警務人員都全部投入救災,無暇顧及社會治安勤務之時,全澳竟然沒有發生較大的社會治安案件,連小的案件也很少,真是奇跡。因此,駐澳部隊的救災行動,不但讓澳門居民的守望相助傳統得到昇華,而且也讓某些社會負面因素受到盪滌。這與網文「為何解放軍救災不帶槍」所諷刺的某些西方「文明大國」在軍人救災時,有壞人趁災打劫,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也有極為個別的人,對解放軍駐澳部隊的依法救助行動,出於其「反對派」的本性,冷嘲熱諷,但都當即遭到廣大民眾的反擊批判。而其中一些人對法律的曲解,則是需要進行釋疑的。
  其一、所謂「小題大做」,認為解放軍駐澳部隊只能是在地震、洪災的情況下出動救災,而不應該「執垃圾」。這種論調是不經之談。不要說,清理垃圾確實是有著救災的現實需要,因為大量經過海水泡浸的垃圾,已經腐爛發出惡臭,倘任由其堆積下去,可能會滋生病菌,繼而爆發瘟疫,對澳門造成第二次傷害。因此,解放軍在清理垃圾後,就有女兵在噴灑消毒劑,殺滅害蟲及病菌。何況,解放軍在救災的第二階段,集中在清理阻礙交通的倒樹方面,這更是澳門恢復正常工作生活的需要。
  而且在法律上,《澳門駐軍法》第三條「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門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的規定,其中救助災害」的定義,在作為高度城市化的澳門特區,不應該只是局限於「抗震抗洪」,而是根據澳門特區的特點,有其自身的詮釋,比如今次的清理垃圾和倒樹。其實,即使是退一步來說,今次災害在一定程度上就有著「洪災」的特徵,如海水洶湧灌進地下停車場。因此,即使是在法律的角度,駐澳部隊這次救災行動,也絕非「小題大做」。
  何況。澳門特區立法會通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澳門部隊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法律,就規定遇澳門特區政府的人力資源或物資明顯不足,而未能有效達至維持公共秩序及安全、預防因發生如傳染病、嚴重意外、災禍或災難,減低災害所造成的後果或拯救處於危險狀態的人等多種情況,行政長官應聽取安全委員會的意見(但因情況明顯緊急或實際上無法聽取有關意見除外)向中央人民政府提出協助的請求。因而駐軍清理垃圾及倒樹。完全符合該法律的規定。而發出「小題大做」論者,曾經參與了這個法律的制定,難道健忘得如此「交關」?
  其二,有人卻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埋怨解放軍「出動太遲」。這顯然是沒有參閱《澳門駐軍法》。實際上,根據《澳門駐軍法》第十四條的規定,駐軍出動救災,必須遵循如下規定:一是要澳門特區政府向中央人民政府提出請求;二是澳門特區政府的請求必須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批准;三是澳門駐軍派出部隊執行協助任務還必須有中央軍委的命令。「請求一批准一命令」這三道程序缺一不可。沒有經過這三道程序,駐軍不得擅自行動。駐軍完成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任務後,必須及時返回駐地。這既是駐軍履行防務職的需要,也是維護澳門高度自治的需要。這與在內地「災情就是命令」,緊急情況下軍隊可以邊行動邊報告,是有區別的。
  實際上,據軍官所言及駐軍在出動當天就已準備好工具及勞工手套的情況看,駐軍在得悉災情後是有所準備的,但也只能是等待完成這「三部曲」才能出動。而當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發命令後,他們就立即出動,而無須經過「準備」階段,做到召之即來,來之能戰,能能打勝仗。
  其三,有人說,清理街道是屬於澳門特區高度自治事務。這種論調與「小題大做」的性質一樣,將災害狀態當作是平時狀態。實際上,因為特區政府本身的能力有限,已經無法及時清理「天鴿」造成的街道垃圾及倒樹,不但是危害居民的人身安全,而且也妨礙正常工作生活,甚至還將爆發瘟疫,因而清理街道已經超逾高度自治事務。何況,立法會選舉在即,倘未能及時清理,必會造成不良影響,使得選舉結果無法適切澳門的實際情況,愛國愛澳力量失去主導地位,甚至讓激進青年混進去,就像香港特區立法會那樣「拉布」搗亂,影響效率和穩定,妨礙中央政府行使對澳門特區的全面管治權,這已經超逾澳門特區高度自治權的範疇了。
  也有人說,應當宣布澳門特區進入「緊急狀態」,這又是另一種極端的說法。誠然,《澳門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確實有規定,「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佈戰爭狀態或因澳門特別行政區內發生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澳門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時,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按照該規定,宣佈澳門特區進入「緊急狀態」,必須具備法定的條件。第一,必須是在澳門特區發生了嚴重的動亂;第二,這些動亂直接危及到國家的統一和安全,危害到國家對澳門行使主權;第三,澳門特區政府無力控制已經發生或正在發生的嚴重動亂。只有在這三種條件同時具備的情況下,全國人大常委會才會決定並宣佈澳門特區進入「緊急狀態」。而在澳門特區進入﹝戰爭狀態」或「緊急狀態」的情況下,中央人民政府有權發佈命令,將應付「戰爭狀態」和處置「緊急狀態」的全國性法律,直接在澳門特區實施。以便有利於對敵作戰,有利於在法律範圍內採取有力措施,以便儘快恢復特區的秩序和安全,維護國家的主權和統一。也就是說,一些保護居民基本權利的法律,將暫時不能適用。
  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和第八十九條的規定,有權決定「緊急狀態」的機關分別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其權限劃分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國務院有權依照法律規定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範圍內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而根據《憲法》第八十條和第八十九條的規定,有權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的分別是國家主席和國務院。國家主席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宣佈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國務院決定並宣佈省、自治區、直轄市範圍內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
  澳門特區是省一級的行政區劃,決定澳門進入「緊急狀態」的權限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兩個月開會一次。當然在理論上,國務院也有權決定省級以下的行政區劃進入「緊急狀態」,但在澳門特區,只有一級行政區劃,災情最嚴重的內港所在的「大堂區」,並非是行政區劃,因而國務院無權決定。
  實際上,在內地即使如汶川大地震,華中洪災那麼危急的災情,都沒有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相比之下,澳門的災情是「小兒科」(站在澳門本身的角度當然是「大件事」),就更沒有理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倘真的宣布,可能會有負面影響。「小題大做」論者,就將協助救災的解放軍與「六四」扯在了一起,更遑論國際上的反華勢力,將會如何攻擊了。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其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就是可想而知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31 05:24: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