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某團體以造謠來作為競選的「前奏曲」?

  台風「天鴿」襲澳展現了澳門居民守望相助、和衷共濟,警員、消防、蛙人等前線人員奔走四方、緊急施救,社團機構、街坊鄰里、青年學生一呼百應,自發組織清理街道、送飯送水、慰問受災居民商戶、探望長者弱勢,及解放軍駐澳部隊冒著烈日酷暑,頂著惡臭,夜以繼日連續奮戰,協助澳門特區清理受災街道,商務部、廣東省政府和澳門中聯辦、外交部公署等高度關懷澳門特區,以不同方式協助澳門特區抗災救災充分體現了中央政府和內地同胞牽記澳門同胞的安危冷暖,偉大祖國始終是澳門的堅強後盾的主流面。
  但是,「十隻手指伸出有長短」,「一樣米食出百樣人」,在「天鴿」襲澳後也有陰暗面。其中一種表現,就是有人自己不參加義工救災活動,卻躲在陰暗的角落造謠傳謠,干擾人們的義工救災活動,甚至是製造恐慌,唯恐天下不亂,以便於自己渾水摸魚,趁火打劫。
  其中最駭人聽聞的,是有人製造所謂駐澳解放軍在救災中「殺人」及「搶劫」的謠言。這讓親眼目睹解放軍辛苦救災甚至是與解放軍「並肩作戰」救災的澳門居民,極為感慨。這種謠言,已經超越了所謂「好奇」、「求關注」的層次,是站在與澳門居民相對立,以解放軍為敵的敵對立場。現在澳門特區有關方面已經偵查到,其中一則謠言始發於美國,經過若干國家的伺服器輾轉到澳門。這個躲藏在美國的造謠者的所為,究竟是「國家行為」--某些政府情治機構,還是「群體行為」--某些敵對組織,抑或是「個人行為」,某些反華人士?應當追查清楚。盡管中國澳門特區與美國尚未簽署國際刑事司法互助協議,但畢竟還有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和美國都是其成員,中國國家中心局在澳門特區設有支局,因而可以透過國際刑警組織,進行連線偵查,務求將此造謠者拘捕歸案,以還駐澳解放軍一個公道。相信,在嚴重災情發生時刻意編造謠言,以製造混亂,干擾救災工作,這是在美國也是不被允許的,這已並非屬於「言論自由」或「表達自由」的範疇。實際上,過去美國也曾拘捕過在災情中以造謠來謀取利益的犯罪嫌疑人。
  造謠者也有來自本地的,澳門司法警察局就拘留了四人。其所造謠或傳謠所謂某地下停車場溺死四人,澳門特區政府封鎖消息,壓住媒體不准報導的虛構內容,則將矛頭指向澳門特區政府,同樣也是要製造混亂,干擾救災工作。不過,還是要注意政策,有所區別,究竟是「刻意造謠」,還是「傳謠」?畢竟兩者有不同的性質或程度。
  有某些曾經「造謠」的人士是知道自己此舉的嚴重後果的,如香港歌手張敬軒就曾聲稱,其母親好朋友的兩個同學在今次風災中,在路上遇到海水倒灌,失蹤一段時間,被發現時已證實罹難。而澳門司法警察局指出,沒有相關資料及如報道所指情況,並呼籲任何人勿製造或散播謠言。後來,張敬軒主動澄清,原來他所說的其媽媽的女性好友的兩位同學遇難,純屬口誤,其實是十月初五街在糧油店淹斃的兩兄妹。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昨日,參加今次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李少坤發出新聞稿,指稱也是參加立法會選舉並排名首位的候選人蘇嘉豪,先後兩次製造及發佈謠言。其中一次是「八‧三八風災」後翌日,在接受香港某網媒採訪時,不經證實,散佈「珠海泄洪造成澳門水災」的謠言,繼而在前日該團體的記者會上,為此謠言進行辯解抵賴。李少坤認為,在全澳市民全力抗災自救時,蘇嘉豪在未經證實的情況下通過香港媒體傳播關於災情的謠言,就是要製造澳粵矛盾,蠱惑人心,企圖煽動敵視內地的情緒,籍以提高自身名氣,居心叵測。其行為干擾正常救災工作,故意製造社會恐慌,已經涉嫌違法。李少坤 表示,他已經對蘇嘉豪涉嫌觸犯《刑法典》的違法行為作出檢舉,要求特區警方對此予以立案調查,嚴懲造謠傳謠者,給廣大善良的市民一個交代,以正視聽。
  撇開李少坤也是參選立法會並是第一候選人,而且與蘇嘉豪的票源有少部份重疊,因而不排除這是競選手段之一不談,就說是他所揭露的蘇嘉豪製造「珠海泄洪造成澳門水災」謠言的本身,就確實是頗為惡劣的行為。因為在當時人們驚魂未定之時會造成恐懼,而且更惡劣的是,會損害珠海市政府的形象和聲譽,並破壞澳門特區與珠海市的關係。
  其實,倘是對前山河石角嘴水閘的功能有所了解,及知道「天鴿」所造成的歷史高水位的人,都知道所謂「珠海洩洪」是不經之談。實際上,石角嘴水閘的功能,主要是攔水及蓄水,亦即是蓄水及阻擋海潮。就以澳門自來水廠的水源為例,最初是吸取青洲河水,後來用水量大增,就改為吸取石角嘴水閘內的水。然後根據澳門用水量的「與時俱增」,先後改為由竹仙洞水庫及大鏡山水庫輸送水源,以及在西江吸取。而石角嘴水閘的興建,就是要將淡水的前山河與鹹水的濠江(即內港)隔絕開來。尤其是在冬季西江枯水期,海水水位往往高於西江水位,這道水閘就發揮了阻攔海水倒灌進前山河的作用。
  而在「天鴿」襲澳期間,在颱風與天文大潮的疊加作用下,海潮高達五米多。這正是澳門半島有兩成多面積遭受浸淹,一些街道水深近二米,甚至地下停車場如同洪水灌進的主要原因。既然「天鴿」形成了歷史最高潮水,顯然水位高於前山河水,水閘管理人員連攔阻海水湧進前山河都來不及,哪有可能洩洪「放水」?可能是一開閘,海水就湧進了前山河。因此,所謂「珠海洩洪」之說,是不經之談,稍有常識者,用膝蓋來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但此謠言竟然是出於一位政治學研究生之口,真讓人啼笑皆非。
  蘇嘉豪所在的某團體,其某些負責人是造謠高手。此前製造的謠言,包括「假招工」冤案,也包括自己故意仆倒來誣陷警員「打人」等。這次,則是直接造謠。尤其是在立法會選舉競選宣傳期即將開始之時,其用心可疑也可議。
  習近平主席在曾經強調,「網絡空間與現實社會一樣,既要提倡自由,也要遵守秩序;網絡空間不是『法外之地』,同樣要講法治,同樣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實際上,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給人們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同時網絡謠言呈現激增之勢。借助於互聯網平台,網絡謠言具備了傳播速度快、範圍廣、途徑多、危害大等特點,容易對人們的日常生活和社會穩定、國家形象造成嚴重影響。網絡謠言輕則侵犯公民或社會組織的個體權利,重則造成社會恐慌,危害國家安全。因此,習近平主席曾指出,網絡謠言對公眾危害巨大,宣傳工作中要注意甄別信息,及時辟除謠言。要加強互聯網領域立法,完善網絡信息服務、網絡安全保護、網絡社會管理等方面的法律法規,依法規範網絡行為。  
  而蘇嘉豪製造謠言的事實,使我們對習近平主席上述的論述,有了切身的高度認識。善良的人們,要提高警惕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02 05:40: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