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雷動」震不了濠江卻將會震斃戴耀廷

  「佔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教師戴耀廷,在香港司法機關正在追究某些香港「反對派」的暴力行為的刑事責任,而他本人也聲稱已經做好「坐牢」的心理準備,而且也數萬人連署要求港大開除他之際,卻在澳門特區第六屆立法會選舉進入競選宣傳期之時,意圖將其「發明」的「雷動計劃」推廣移植來澳門,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天鴿亂澳門,雷動震濠江》一文,聲稱九月十七日的澳門立法會選舉,就是澳門公民向特區政府來一次「全民公決」的時候。他聲稱,在眾多組候選人名單中,把「實現真普選」寫進政綱的,共有七組(見表)。今屆登記選民有三十萬人,在「天鴿」之後,投票率很大機會能達百分之六十,即有約十八萬名選民投票。如果這七組名單能共得九萬票以上,這就是澳門選民的「公決」結果,表明有超過一半選民要求盡快落實「真普選」。如要令這九萬票發揮最大的效果,贏得最多的議席,一個方法就是澳門支持「真普選」的選民,自行組合成七至八人一組的團隊,或是幾家人一起,或是一班街坊鄰里一起,再或是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甚或是以不同的方法組合起來,一組人投票前分配清楚組內哪人是投票給哪組支持「真普選」的名單,務求令選票平均分到各張最有機會勝出的「真普選」名單去。即使不夠七人,只要各個投票組合把票分散地投,應還能產生不小的效果。如真能有九萬票支持「真普選」,取得七席,甚至八席,是有機會的。為此,他振臂高呼:就讓「雷動」在澳門帶來另一場政治颱風!
  其實,戴耀庭這是在「炒冷飯」,因為就在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受習近平主席的委派訪問及視察澳門特區,代表中央向澳門廣大官民提出了多項要求,尤其是要大力弘揚中華優秀文化和愛國愛澳主流價值,不斷壯大愛國愛澳力量,並要求立法會議員做好九月立法會選舉更工作後沒幾天,戴耀庭就以「教授」的身份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雷動」澳門立法會》一文,要抵消張德江委員長視察澳門的效應,向澳門的反對派「學生」們提出了幾條「妙計」,「教路」他們充分利用「反高官離保法案」的效應,在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一半直選議席」,及「把支持雙普選的選民比例提升至五成以上」,以達成「把這次選舉變成澳門市民有關雙普選的『變相公投』之目標」。他還「教導」其「學生」們,參考香港「雷動計劃」的經驗,事先做好協調,只派出八張名單參選。或在選舉前做一次全澳的民調,讓選民自動協調分別投票給支持度最高的「雙普選」名單。他還聲稱,若能做到,就可以向澳門政府及北京政府清楚表明,「澳門已不再一樣」。為此,他竭力嘶喊,在今年九月,一起來「雷動」澳門!
  但奇怪的是,在香港呼風喚雨的戴耀庭,在澳門卻掀不起一絲漪漣,人們都嗤之以鼻,就連曾經將他奉為「導師」的「反對派」人物,也對他的「雷動澳門」建議不以為然,其中區錦新接受香港《線報》訪問時,也恥笑戴耀廷不了解澳門實況,根本「得啖笑」!區錦新解釋說,《澳門基本法》沒有承諾普選,在不修改法例的前提下,建制派一般只說「邁向普選」;實際上,多個政團不論自由開放陣營還是建制派,選舉時都主張「普選」,但是他們對這個議題並不重視。他笑稱,建制派雖然在民生議題方面可和自由開放陣營合作,例如澳門工聯,但一到政治議題,總是「亞爺吹雞就跪低」。因此市民的投票取態也就跟這些政團的「普選」主張無關,不論他們怎樣書寫;就算戴耀廷的澳門版「雷動」成功,也不見得市民是按照「普選」議題來投票的,所以公投意義成看來,戴耀庭是充滿了「我將我心奉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的挫折感和蒼涼感。
  但是,戴耀廷並非甘心於失敗,只是幾個月之後,趁著澳門立法會選戰開打,又要向澳門推銷他的「雷動計劃」。但今次就連澳門「反對派」也不屑一顧了。這除了是他們都忙於投入到競選宣傳中去之外,更因為無人認同他的所謂「雷動計劃」,認為他此舉是「南橘北枳」,何況「雷動計劃」就是在「反對派」比例較多的香港,也未能獲得成功,更遑論在建制派力量雄厚的澳門特區。其實,戴耀庭也並非不知道澳門的政治版圖的實際情況,他曾多次應澳門「反對派」團體的邀約,來澳門進行「民意調查」,雖然按照政治需要,「炮製」了「反對派」所需要的「民調數據」,但他對澳門「反對派」的真正「實力」卻是完全知道的,這也直接或間接地反映在其「民調作品」上。因此,連澳門「反對派」近年對他也不感興趣,不再與他合作,這可能就是近年來不再見到有他的「澳門民調」結果發表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類似戴耀庭這樣的「風頭躉」,是不甘心於寂寞的。因此,人家不找他,他卻自動「上門獻身」了。於是,就將三個多月前的「冷飯」再「炒」一次,要「硬餵」給澳門的「反對派」,希望他們能夠按照自己的「山人妙計」,實施「雷動澳門計劃」。
  為何戴耀庭就像唐吉珂德那樣,明知不可為也要硬銷自己即使是在香港也是失敗了的「雷動計劃」呢?估計,其一可能是不甘心於其「雷動計劃」在香港的失效,希望能在澳門「鹹魚翻生」,以證明他的理論是「正確」的,只不過是香港的「反對派」未有準確地按照他的「教路」實施而已。其二、可能是他要為自己即將遭受司法追究,及可能會遭香港大學解僱,紓解壓力,轉移視線。其三,他可能是要向其背後的主子賞討,將成功實踐「一國兩制」的澳門特區也「雷動震亂」,「擴大」其「戰果」,將禍水引來澳門,而要做到這一點,當然要擴大「反對派」的陣容,透過選舉而得,只要能達到「一半直選議席」之數目,就可為所欲為,包括「拉布」,也包括「佔中」甚至是澳門式的「旺角暴亂」。這樣就可將目前正在實行「一國兩制」的兩個特區,都給「搞掉」,所獲獎賞就能更為「和味」,說不好還將會得到甚麼勛章。
  從目前情況看,選舉的結果很可能會令戴耀廷大失所望。由於「一國兩制」深入人心,也由於中央關懷澳門居民,派出解放軍支援救災,澳門居民對國家對中央充滿感恩之情,更由於特區政府知錯能改,正在採取得力措施改進防災救災的機制,因而建制派的力量更強,「反對派」有如孓孓而立,形影相吊。當然,也是由於「反對派」鬧內訌,醜聞盡出,以不恭敬的詞彙批評解放軍救災,某「反對派」候選人的兒子販毒被捕,而且法院更安排這幾天開庭審理,其人在不但沒有向社會道歉,反而發動遊行意圖向警方和司法機關施加壓力等,都有可能會掉議席。因此,戴耀廷的「九萬票」和「七個議席」之說,只能是痴人說夢,「竹籃打水一場空,「螞蟻緣槐誇大國」而已,完全沒有事實支撐,更沒有市場。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08 04:34: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