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鼓吹「港獨」及呼應「兩國論」者應退選

  在今次立法會選舉中,第七組「學社前進」的第四候選人黃健朗,遭到揭發曾經公開叫讓支持「港獨」,並聲稱在澳門參加立法會選舉可以支持「港獨」。盡管他在參選時,依照《立法會選舉法》中新增「效忠反『獨』」條款的規定,聲明自己效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但由於其骨子裡就是「港獨」派,而且還參加了非法「佔中」。因此,無論是在法理上還是在實踐上,他都不具備參選資格,應當退選。
  實際上,根據網友公開揭發,連「學社前進」的第四候選人黃健朗自己也不敢否認如下的事實:翻查歷史資料,去年竟在臉書上公開表示,參加澳門立法會選舉可主張「港獨」。黃健朗曾在臉書帖文「教路」說,因為《香港基本法》的條文不能在澳門實施,理論上難以援引任何法律否定主張「港獨」者的參選澳門立法會的資格,只要行文小心便可避過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刑罰。
  網友還揭露指出,「學社前進」的第四候選人黃健朗曾任香港學聯代表會主席,在任時曾推動學聯更名為「香港本土學聯」。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經學聯和學民思潮精心策劃,在沒有通知警方下突襲「公民廣場」,最終爆發「佔中」事件。在香港「佔」中期間,黃健朗積極參與,認識不少推動「港獨」的骨幹分子,甚至扮演港澳聯絡人的角色,如曾任學民思潮發言人的張秀賢也是他好友。
  此外,黃健朗本人亦曾揚言要在港澳搞好「外交」。未知是否由他從中穿針引線,這兩年蘇嘉豪豪已成為香港「黃媒」御用澳門受訪對象,大力為他宣傳。事實上,這位候選人過去曾多次在臉書上公開支持「港獨」人士,甚至對自己不是香港人表示強烈不滿。他甚至表示,對台灣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並稱台灣為「中華民國」,以及支持反對「國家存在」這種無政府主義的思想。正如他在臉書中所言,「事實證明不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或不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
  讀完網友揭發黃健朗「港獨」真面目的資訊,令人震驚及倘目結舌。此前,我們只是在媒體上,知道在台灣地區,有「台獨」組織和人士,在瘋狂地進行推動「台獨」的活動,民進黨的黨綱也含有「台獨」的內容,他們要把台灣從中國的母體分裂出去,另行成立「台灣共和國」,或以「中華民國」的外殼,包裝「實質獨立的主權國家」。我們也只是在媒體上知道,近年香港特區也泛起了一股「港獨」沉渣,在參加遊行時打起了「龍獅旗」,騷擾內地遊客,發動非法「佔中」及「旺角暴亂」,並參與立法會選舉,當選者在就職宣誓時,竟然大搞辱華小動作。對此,全國人大常委會為《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進行釋法,香港特區司法機關據此而裁決這些人的宣誓無效,宣布褫奪其議員資格。
  而現在,類似的現象竟然活生生地展現在我們澳門居民的眼前。有公開主張「港獨」者,居然也來參加澳門特區立法會的選舉。既然他能公開支持「港獨」,在心底里就埋藏著分裂國土的思維基因,因而他同樣也是鼓吹或支持「澳獨」的。 在已經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澳門特區,居然有著破獲國家主權、領土的完整、統一及安全的念頭的人,也來參加立法會選舉,這就是對澳門回歸。對《澳門基本法》,對《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嚴重挑戰。是可忍,孰不可忍?
  盡管黃健朗排在「學社前進」的第四位,按照「改良漢狄比例法」的計票方式,他根本不可能當選;但這種比例代表制是出於歐洲大陸尤其是葡國的政黨政治,是以政黨為參選單位,澳門沒有政黨,因而是以類比政黨參選模式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參選,因而每個「提名委員會」內的候選人,其個人觀點就是這個「提名委員會」的共識。因此,黃健朗個人的「港獨」主張,其實就是「學社前進」的整體觀點。也就是說,「學社前進」在整體上,是支持「港獨」的。延伸比照下來,「學社前進」並不排斥甚至是在潛意識裡主張「澳獨」。
  實際上,「學社前進」的集體及其「話事人」,明知黃健朗是主張「港獨」的,也把他安排為候選人,這折射了他們本身就有著「分裂國土」的潛意識,因而取得共鳴之外,其實更是刻意的選戰策略安排,就是除了要鞏固「激進青年」的基本盤之外,也要將抱有明顯「港獨」及潛在「澳獨」意識的選民的選票都「一網打盡」,以增強「學社前進」第一候選人蘇嘉豪的當選機率,由他來代表抱有「分裂國土」意識者,在立法會的建制內對抗維護國家統一的絕大多數議員。
  其實,就是蘇嘉豪本人而言,雖然沒有公開叫過「澳獨」的口號,但卻早就有著「澳獨」的潛意識。不信?端看以下幾個事實:
  其一、在去年初蔡英文當選後,蘇嘉豪突然跳出來,攻擊澳門特區政府高教辦網頁刪去台灣地區大學校名的「國立」二字。澳門特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直轄的一級地方行政區域,當然要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統一、安全的利益,當然要執行中央政府關於涉台用詞的規定。而「國立」一詞是被禁止的,因為它有著「兩國論」和「一邊一國論」的意涵。
  而蘇嘉豪「跳」出來的時機,「恰好」就是在蔡英文當選之時。眾所周知,當年就是這位蔡英文,奉李登輝之名,牽頭成立「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研擬小組」,擬制了「兩國論」。而蔡英文在競選的過程中,更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在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就讀,並參加了「小英青年軍」活動的蘇嘉豪,是應該知道這段歷史的。因此他在直轄於中央政府的澳門特區,反對特區政府刪去台灣地區大學的「國立」兩字,實質上就是附和呼應蔡英文的「兩國論」。「兩國論」也者,就是分裂國土。既然如此,蘇嘉豪是贊成分裂國土的,至少也是認同台灣地區是「另一個國家」的,因而他本身就懷有「獨」的意識基因。正因為如此,他就將主張「港獨」的黃健朗吸納進「學社前進」的候選人名單,以「隱示」自己與黃健朗是「志同道合」。
  其二、在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的過程中,蘇嘉豪積極參與了「民間公投」的活動,並裝模作樣地成立了甚麼「特首選舉民間公投管理委員會」,嚴重干擾澳門居民執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及享受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導下,全體澳門居民參與的政制發展成果的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並公然以「公投」來培植「獨立自決」的土壤。
  實際上,「公投」,又稱「公民投票」,這是一項嚴肅的政治活動。在政治學的理論中,「公民投票」是直接民權的重要形式,是相對於「代議政制」而言的選舉而言。這種「直接民權制度」,是「主權在民」理論的表現形式。因為按照西方政治學的理論,「公民投票」的法源,來自「自決」這個具有自然法意義的普遍原理。此種普遍原理可表現在不同層次:在國際法上,是《國際人權憲章》所載的「人民自決原則」;在制憲問題上,是近代憲法學所共認的「國民制憲權原理」;反映到各國《憲法》之中,則是具有普遍性的「國民主權原理」。正因為如此,西方一些國家內的民族分裂勢力,就把「公投」視作「民族自決獨立」的武器。但是,澳門特區並非獨立政治實體,因而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公投」活動。因此,搞什麼「民間公投」,其實是要為推動「變相澳獨」「試水溫」。
  就此而言,「學社前進」從第一候選人蘇嘉豪,到第四候選人黃健朗,都是「毒(獨)汁四濺」的意圖分裂國土者,與其所簽署的「效忠書」完全相悖,因而不具候選人的資格,應當退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1 05:11: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