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請問蘇嘉豪:這不是「×獨」,甚麼才是「×獨」?

  在社會輿論質疑「學社前進」第四候選人黃健朗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後,「學社前進」舉行記者會進行「危機管控」。其中其第一候選人及蘇嘉豪辯稱,他從來沒有過「國土分裂」的想法及言論。
  事實果然如此嗎?非也!蘇嘉豪與鄭明軒出席以「藏獨」、「疆獨」、「內蒙獨」、「台獨」及「港獨」骨幹為主的第九屆「國際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並在會上介紹他們在澳門推動「本土化」運動的經驗,與「藏獨」、「疆獨」、「內蒙獨」、「台獨」及「港獨」骨幹沆瀣一氣,臭味相投,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因此,昨日「學社前進」的受託人及第二候選人陳偉智,能夠向傳媒批評警方發出的有關涉嫌違法宣傳的「新聞稿」部分內容與他接受筆錄的內容有出入,並到立法會選舉資訊中心遞交信件,要求選管會澄清對競選宣傳的限制,還質疑部分規定違法,卻不敢對本欄昨日的揭發置以一詞,證明了「學社前進」的第一候選人蘇嘉豪,不敢否認自己曾經參加了這麼一個主旨是推動「國土分裂」的活動。實際上,從兩宗事件的政治性質,以及影響「學社前進」選情的程度看,參加推動「國土分裂」的國際性聚會,遠比違規固定插置宣傳旗幟,要嚴重得多。為何「學社前進」避重就輕,本末倒置,只是投訴「警方筆錄有出入」,而不敢對蘇嘉豪參與「藏獨」、「疆獨」、「內蒙獨」、「台獨」及「港獨」大聚會活動作出反應?因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白紙黑字地掛在互聯網上,任何人只要使用任何搜尋引擎網頁,都可以尋找得到,「跳落黃河也洗不清」,任由口才了得,反映敏捷的蘇嘉豪,怎樣狡辯也撇脫不了。
  實際上,蘇嘉豪、鄭明軒出席的第九屆第九屆「國際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是一個「六毒(獨)俱全」的「分裂國土」大聚會。由「疆獨」頭目熱比婭任主席的「世界維吾爾族大會」(「世維會」),委派了副主席伊力哈木‧馬哈提出席了會議,「藏獨」組織的「藏人行政中央議會」的一批「議員」也出席了會議,並宣讀了達賴喇嘛的賀詞,其餘的「台灣維吾爾之友會」、台灣博圖之友會」、「美國維吾爾協會」、「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南蒙古青年聯盟」等,都是「疆獨」、「藏獨」和「內蒙獨」組織。其中的「台灣維吾爾之友會」主席林保華,也是「台灣博圖之友會」的負責人之一。而「台灣圖博之友會」的會長周美里,其夫婿為達賴喇嘛的姪子、西藏流亡政府國會議員凱度頓珠,並出任「台聯黨」副秘書長兼文宣部、政策部執行長,曾任「群策會」研究處處長等。前些年,「台灣圖博之友會」計劃邀請達賴喇嘛訪問台灣,而「台灣維吾爾之友會」也曾計劃邀請熱比婭訪問台灣,向「移民署」提出入境申請,均遭到馬英九當局的拒絕。蔡英文上台後,繼續進行申請,蔡當局正在評估中。
  在這次「獨派大聚會」上,有一項活動是研擬一群「民眾」演示與「警察」面對面鬥爭的策略。包括七老八十歲的「台灣維吾爾之友會」主席林保華與齊家貞坐等與會者坐在地上,聆聽並模仿「疆獨」分子的講解與示範(她身後站著幾個「警察」):手怎樣鏈接,腳如何放置,身體呈什麼角度,前後左右彼此關照形成人牆;如何使「警察」氣喘籲籲收穫最小,如何用眼睛盯視使「警察」軟塌;如何堅守有關的十條「行動準則」,在何種情況下退讓以至最終放棄等……,蘇嘉豪和鄭明軒也落場參加了,以其年輕力壯及喜歡熱鬧的特性,當然是「樂在其中」。
  據有關這次「六獨麕集」的「國際會議」的公開報導說,最爆「冷門」不可小覷的是兩位澳門的學生領袖鄭明軒和蘇嘉豪,特別是鄭明軒,他拿著麥克風,離開自己的座位瀟灑地走到講台前沿,無拘無束充滿自信地用英文演講,嚴肅中充滿幽默,述說著澳門從葡萄牙殖民者手上回歸大陸後,才發現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民主自由居然日漸萎縮了。於是,他們與當地居民一起為爭取澳門的民主權益,為二零一九年普選行政長官不屈不饒地抗爭。澳門的總面積只有三十平方公裏,他大聲疾呼:「注意!不是兩岸三地,應該是兩岸四地——大陸、台灣、香港、澳門。別把我們四十萬澳門人忘記了。」生怕「藏獨」、「疆獨」、「內蒙獨」、「台獨」及「港獨」組織遺忘了澳門。
  其實,蘇嘉豪早就與「台獨」分子林飛帆,兩人都是台灣大學政治系的學生(台灣媒體說蘇嘉豪是林飛帆的學弟),林飛帆發動的各種社運活動,都對蘇嘉豪產生了啟發作用,並積極參與。因而蘇嘉豪在澳門組織的社運活動,被台灣媒體形容為「澳門太陽花」,他本人也被稱為「澳門林飛帆」。為此,蘇嘉豪主編的《撤,還記得嗎》一書,王丹、黃之鋒、林飛帆都撰文推薦。而王丹也公開說蘇嘉豪是他的學生,並未蘇嘉豪在澳門的「成就」(指發起「反離補」運動)感到自豪和欣慰。
  蘇嘉豪與「港獨」分子也是關係密切。除了與黃之鋒等人的關係之外,他還與《香港革新論》作者方志恆在香港及澳門進行多次研討會「交流」,內容離不開「自治」。例如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蘇、方二人在澳門出席了「《香港革新論》新書分享——中國因素與港澳自治」研討會;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蘇、方二人又在香港「探討」《全球政經脈絡下的青年狀況》。而近年方志恆的政治立場日趨激進,在香港一直鼓吹「內部自決」,已經僭越了「一國兩制」的憲制紅線。
  正因為蘇嘉豪心中有「獨」,因而對澳門特區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增訂「效忠反獨」條款時,就心虛膽怯,惱羞成怒,暴跳如雷,在其fb專頁撰文,狠批澳門政府「東施效顰」,「陳海帆爭住做#澳獨之母,真係堅離地得啖笑」。但是,當近日社會輿論質疑「學社前進」有候選人主張「港獨」時,蘇嘉豪卻又聲稱其全部候選人都在參選前簽署聲明書,堅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擁護《基本法》。變臉變得比四川的「變臉」還要快。
  蘇嘉豪在台灣讀書中,可以說是所有的社會運動無役不與。其中一項是同性戀團體組織的遊行。他是贊同同性戀的。作為「學社前進」的受托人及第二候選人,要將蘇嘉豪推「上位」的陳偉智,是否違背了天主教的教義?實際上,天主教是極為保守的,因而才有新舊教之爭。猶記得,在葡治時期,澳門連人工流產也是被禁止的,當作是刑事犯罪。人工流產還有積極的意義,尤其是有利於節育,天主教尚且反對,同性戀以至是同性婚姻,天主教就更難以容忍了。但他不但全力支持其「戰友」的同性戀行為,而且還多次親筆撰文,為同性戀大唱讚歌。
  天主教也是堅持一夫一妻制的,反對性混亂。而近日許多社交媒體都揭露,蘇嘉豪在台灣讀書時,性行為紊亂,始亂終棄,什麼「六朵金花」,什麼「AA制」,令人咂舌。這真難為了作為天主教學校的教師、天主教教會機關報《澳門觀察報》社長的陳偉智,應該為教化及維護天主教的教義赴湯蹈火,現在卻連作為一個普通教友應有的敬教之心都不顧,去支持及維護一個「反天主教教義」的蘇嘉豪,還遑論什麼「講耶穌」宣揚及捍衛教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3 05:25: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