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天主教友選票流向將左右反對派選情

  由於葡國在歷史上奉天主教為國教,並且政教合一,因而在回歸前,天主教會在澳門享有比別的宗教優先的地位,前澳葡政府批給教會大量的土地,至今天主教會仍然保存很多地產。此外,天主教會一向很重視社會公益事業,參加了教育、救濟、醫療和社會福利事業,尤其是其所舉辦的社會福利服務項目較廣,包括老人院、青年中心、醫療所、寄宿,社區服務機構達數十個,直接接受服務的人口超過十萬,並可簡接影響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而其中由陸毅神父創辦的「明愛中心」,其服務項目更是包括有家庭服務、社工訓練、生活援助計劃、助學金計劃、助膳計劃、急需與自力計劃(包括醫藥援助、緊急援助、房屋修葺等),在社會上擁有較大的影響力,其所能影響的天主教教友,向來在立法會選舉中被視為「主要票倉」,成為所謂「開放自由派」甚至「反對派」候選人爭奪的「地盤」。
  實際上,在一九八四年澳督高斯達為打破土生葡人政治團體對直選的壟斷,向華人居民開放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首次有華人居民參加直選時,由陸毅神父打理的天主教「明愛中心」就發揮了重大的作用。當時「聯合」提名委員會的操盤者由於不熟悉「漢狄比例法」,以為澳門立法會選舉的計票方式,就是使用愛國團體的「贏者全拿」方式,忽略了歐陸地區所盛行的「比例代表制」,就是針對當地政黨林立,希望能讓小政黨也有代表在議會發聲,避免讓大政黨壟斷議會話語權而設計的特點,因而「拍曬心口」地聲稱由近百個愛國團體組織的「聯合」,將能「全拿」六個直選議席。結果,用盡「洪荒之力」,也只能是拿下四席。而分別被由「明愛中心」支持的何思謙,及由支持高斯達的華人和葡裔居民推出的歐巴度,各「搶走」一席。
  一九八八年的立法會選舉,本來何思謙提出「自肥」法案,遭到「戰友」崔寶峰等人的強烈批評,形象嚴重受損,「聯合」以為可以扳回一席。但結果,卻是何思謙竟然以八千多票拿下三席,「聯合」得票只有六千多而掉了一席,讓宋玉生十分在意的林綺濤吃了「閉門羹」,因而頗有意見。這就是導致修訂計票方式,採用「改良漢狄比例法」的誘因。但後來的事實證明,卻導致自吃苦頭,如果是繼續用「傳統漢狄比例法」,就可不用分拆參選,因配票失靈而造成其中一組浪費選票,另一組卻選票不足。
  據說,「聯合」此次失利,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其基層群眾對「一二三事件」,及一九八零年修改《澳門組織章程》「變相澳獨」中,某些土生葡人的負面觀感仍未消散,但現在又要他們支持曾經鬥爭或批判過的對象,許多老愛國居民的選票無法投得下去。在「此消彼長」下,獲得天主教會「明愛中心」支持的「開放自由派」,壓倒了傳統愛國力量。
  正因為如此,一九九二年「聯合」解散,分拆為「同心」和「群力」兩組,推出自己人參選,不再「照顧」土生葡人。在柯正平的安排下,崔世安作為「同心」的第二候選人參選並當選,從此走上政治舞台(一九九六年配票失靈而落選)。而澳獨文禮治對愛國團體解散「聯合」,不再支持土生葡人而大發雷霆,何厚鏵只好臨急抱佛腳,另行組織了「聯合」,提名了幾位土生葡人青年參選,結果是全軍盡墨。
  也就是在一九九二年,陸毅神父遇到了一個大難題:當時在「明愛中心」的體制內,有二人分別參選,何思謙繼續爭取連任,因「六四」而離開澳門中國銀行,到「明愛中心」任職的吳國昌首次參選。陸毅神父在「手心手背皆是肉」、「順得哥情失嫂意」之下,首次決定不呼籲天主教友支持某一候選人。
  而就在「冷靜期」的前一天,有一家報章刊登一篇評論特稿,以情緒化的語言攻擊吳國昌是「蒼蠅嗡嗡叫」,導致陸毅神父改變主意。基於意識形態的「大局」考量,決定支持吳國昌。據說,在投票日教友們到各教堂作早祈禱時,他們都收到一份夾在祈禱程序表中的吳國昌競選宣傳單張。祈禱結束後,有教友向選管會投訴,選管會秘書長梁官漢即派人追查,但因人已離開教堂而找不到證據,無法處理。
  就是在此次選舉中,吳國昌當選,何思謙落選。從此,何思謙退出政治舞台,在消費者委員會當閑官,後來更因為遭受廉署偵查而自殺。吳國昌則在天主教會「明愛中心」支持下,青年選民的「六四情緒」發酵下,還有「天然反對」心態的支配下,連選連勝,還攜帶了區錦新、陳偉智進入立法會的殿堂。
  因此,天主教會支持是吳國昌當選的重要因素。而在陸毅神父年邁有病,「明愛中心」由潘志明「打點」之後,潘志明幾乎每選必出戰,而且是高票落選,但仍屢敗屢戰。但卻在客觀上,起到了牽制吳國昌部份選票的作用,不管其參選動機是否如此。
  但在今次立法會選舉,不知是何原因,潘志明竟然倦勤棄選了。華人天主教友的選票,將由何人來爭搶?曾經在「明愛中心」工作,並得到陸毅神父加持的吳國昌,當然是第一受益人,原本是「紅底」學校教師,與天主教會沒有重大淵源的區錦新,即使受益也不多。
  另一個受益者,可能是曾任議員,現在天主教會學校教書,也是天主教會《澳門號角報》社長兼總編輯的陳偉智,可能會承受天主教友的部份選票。但由於他是所在組別的第二候選人,因而實際得益者是排在首位的蘇嘉豪。因此,盡管蘇嘉豪因為激進及疑似「分裂國土」,可能會失票,但卻可在潘志明棄選中,得到天主教友的選票補償,所謂「堤外損失堤內補」。
  但也不能高興得太早。蘇嘉豪的某些言行,觸犯了天主教的「基本教條」--「十誡」。實際上,天主教的「十誡」中,第六誡是「毋行邪淫」,第八誡是「毋妄證」。而他的某些言行,包括在台灣大學讀書時性混亂,始亂終棄;也包括謊稱「天鴿」澳門水淹是珠海開閘洩洪引發的,這些都是與「十誡」的天主教義相悖的,可能會導致恪守天主教義的教友所唾棄。
  而蘇嘉豪為支持其「盟友」周庭希的「特殊性嗜好」,而發表的幾篇「挺周」文章,如《我認識的同志都很優秀》、《神愛世人,應當也包括同性戀者》等,不但抵觸天主教義,而且更是褻瀆天主教友的「上帝」,因為他誑稱「神愛同性戀者」。實際上,這幾天社交媒體上就有不少文章,批評陳偉智作為虔誠的天主教友,而且還擁有教職(《澳門觀察報》負責人),卻支持踐踏天主教義的蘇嘉豪。而陳偉智、蘇嘉豪在澄清各種「抹黑」言論中,卻偏偏迴避了這個問題。這就佐證了蘇嘉豪的一些言行,確實是違背天主教義的。對此,陳偉智和蘇嘉豪都感到理虧,啞口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至於對吸收「明愛中心」的選票,會否形成負面效應,則有待觀察。當然,情勢千變萬化,未到點票結果出籠,也未知鹿死誰手。
  不過,在競選過程中,吳國昌和區錦新都宣布,將不再參加下一屆立法會選舉。倘屆時潘志明仍然繼續棄選,在「明愛中心」所能影響的天主教友選票「找不到出口」之下,可能就是由陳偉智、蘇嘉豪等「接收」了。——當然,前提是不要再有違反「十誡」,及褻瀆天主教義的情事發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4 05:07: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