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冷靜期內或仍有奧步作弊不能鬆怠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的競選宣傳期,將於今日午夜十二時結束。選管會已經發出第三號指引,要求所有參選組別在場所內或對外開放進行活動的空間以合法方式張貼的圖文宣傳品,應由張貼或容許張貼的人於今日午夜十二時前拆除。選管會還指出,對於不遵守指引者,會觸犯《選舉法》規定構成加重違令罪。選管會主席唐曉峰也重申,在社交平台上所有公眾可以隨意看到的競選宣傳也需移除或隱藏,但在例如「朋友圈」之間流傳,非公眾隨意看到的則毋須移除。唐曉峰解釋,選管會考慮到網絡使用率高,在實際操作中 (受託人或候選人) 沒可能全部符合監督要求,但受託人或候選人在網上張貼的宣傳品,因有直接利益,故有移除或隱藏的規定。唐曉峰又提醒任何人不能在 明日和後日作任何競選宣傳行為,否則構成違法,屬於刑事犯罪,會留有案底。至於傳媒在這兩天的選舉消息,唐曉峰稱尊重傳媒採訪和報道自由,若不涉及競選宣傳,選管會不能介入。 
  在選舉投票日前夕不能進行競選宣傳,這是絕大多數國家、地區的慣例,以避免干擾投票,及造成不公平。但在投票日之前有整整一天的「冷靜期」,主要是在歐洲大陸。由於歐陸各國尤其是小國,「二戰」後民主潮驟起,政黨林立,每一屆國會選舉都有雙位數的政黨參選,漫天飛舞的競選宣傳品令人目不暇給,眼花撩亂。除了已有堅定支持對象的選民,其餘中間選民和游離選民,需要在投票前將他們吸取到的資訊,進行認真的比較,冷靜思考投票意向,然後再決定自己的「神聖一票」投給那個政黨及其推出的候選人。因而「冷靜期」是政黨政治的重要副產品,與「比例代表制」有密切關聯。
  而東方的選舉,政黨政治並不明顯。盡管候選人也是由政黨提名,但並非實施「比例代表制」。如台灣地區的「立委」選舉,此前的「複數選區不可讓渡單票制」,在一個選區內設有多個應選名額,但一張選票只可剔選其中一名候選人。後來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在「區域立委」部分是選人,頗有「選人不選黨」的意思,亦即雖然候選人多是由政黨提名,而且是該黨黨員或與該政黨關係密切,但選民們往往是「衝著候選人」而來;而「不分區立委」才是政黨票,而且也有些像「比例代表制」,按照政黨所佔選票數分配當選名額和政黨選舉補助金。因此,台灣地區的「冷靜期」並不明顯,只是規定,在投票日當天不能進行競選宣傳及拉票活動,而競選宣傳活動也到投票日前夕的晚上十時結束。
  奇怪的是在香港特區,雖然也是實行類似政黨政治的「名單制」,而且計票方式也是採用「比例代表制」(在起草香港基本法時,魯平說澳門的「漢狄比例法」很公平,建議未來香港特區也採用比例代表制),但卻不設「冷靜期」,亦即並無禁止在投票日當天或之前進行各種拉票活動,以免影響選舉氣氛及選民的投票意欲。因而香港政府對競選活動的一貫政策,是容許候選人按個別的實際需要,根據有關的規例及指引,自由選擇進行各種拉票活動。正因為如此,戴耀廷才提出「雷動計劃」,一早就收集了數以萬計的選民電郵和手機號碼,計劃好像電台一樣,在選舉前夕就開始運作,選舉當日就針對不同的選區、不同的票站,指揮「策略性投票」,嚴重破壞選舉的公平環境。為此,香港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就選舉調查提出規管,研究方向包括在投票日禁止公佈選舉調查結果和預測,以及有關候選人的評論,文件又建議在選舉期間設立「選舉冷靜期」。而戴耀庭要在澳門推動「雷動計劃」,起碼就因澳門的選舉制度設有「冷靜期」,而根本不可能實施,更遑論他所說的「配票」等策略,及「過半得票率」的幻想。
  在台灣地區,民進黨就抓住「冷靜期」較短的特點,進行「奧步」。不過,比較多的例子,倒不是在代議士選舉的「立委」選舉,而是在行政首長選舉的縣市長以至「總統」選舉。比如,二零零四年的「總統」選舉,發生「兩顆子彈」。台北市長馬英九有私心,以「冷靜期」即將開始為由,禁止國民黨集會遊行,也以「連宋配」競選總部負責人的身份,否定了「連宋配」總部依法提出延後投票的建議。結果,「連宋配」無聲無息,以至在電視畫面上「失蹤」。但各家電視台卻是走馬燈般地播出陳水扁捂著肚子進入醫院急救室的鏡頭,等於為其作競選廣告。因此,陳水扁的險勝,與「三一九」當晚的「冷靜期」電視宣傳效果也有很大關係。
  如果說,「兩顆子彈」事件當晚「冷靜期」造成的「失票效應」,馬英九應當承擔客觀責任的話,那麼,陳菊競選高雄市長時的「走路工事件」,就讓國民黨候選人黃俊英吃了大虧。以「新潮流系」骨幹為主的陳菊團隊,在「冷靜期」即將到來時,突然召開「走路工」事件記者會,並張貼「黃俊英賄選抓到了!」大字報。而黃俊英團隊卻礙於「冷靜期」,不敢召開記者會予以澄清,結果當晚以至翌日的電視新聞,都是翻來覆去的「黃俊英賄選」。原本勝算機會不高的陳菊團隊,就是充分利用「冷靜期」的特點,採用「重大突襲性之負面競選手段」,僅以一千一百一十四票的微弱「優勢」當選。儘管事後查明,「走路工」是他人的個人行為,黃俊英本人及總部根本不知情,因而法院裁定陳菊以違法方式當選,判決陳菊當選無效,這是台灣地區首次有直轄市長選舉結果被法院撤銷。但全案到二審時,又撤銷一審判決,陳菊擔任高雄市至任期(未進行縣市合併)結束,並奠定了「南霸天」的地位,從此高雄成為民進黨的大本營。
  澳門的「冷靜期」較長,有二十四個小時以上。在理論上,遇到類似「走路工事件」時,被指控的參選組別還有補救的時間和機會,起碼是可以向選管會投訴,並向法院提出申請「禁制令」,禁止一切傳播媒介繼續傳播未經證實的「指控」。但倘相關指控是在接近投票開始是作出,被指控組別猝不及防,猝手不及,可能也只有「挨打」的份兒。因此,為保證選舉的公平公正進行,不但是參選組別要做好有他人在「冷靜期」施以突然襲擊的反應準備,而且選管會也宜做好應對預案,防範類似「奧步」發生。
  近年來,有人急不及待地將台灣地區的政治風氣引進澳門,台灣要搞大型「公民抗命」活動,澳門也要效仿「小試牛刀」;台灣要搞「公投」,澳門也有「民間公投」;台灣地區有「學運」,澳門也有人將黑手伸進各家高等學府尤其是澳門大學。在此情況下,民進黨在選舉中的各種「奧步」手法,即使是學不到十足也有七八成。因此,必須防範這種種「奧步」手法,尤其是利用「冷靜期」實施突然襲擊,也被引進澳門。因此,各家參選組別,不要以為到了「冷靜期」,就可鬆一口氣。有些雖然在競選期聲稱要作「君子之爭」的人,可能才是「泣聲狗,咬死人」,意圖以孤注一擲來挽回敗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5 04:27: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