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超穩定結構有微調 監督政府力度增大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昨日進行投票。由於天氣良好,也由於受「天鴿」效應影響,使得選民們的投票意欲增高,因而在選民基數增加三萬多人的情況,投票率仍然有約二點二個百分點的增高,達到百分之五十七點二二。而由於選民基數增加及投票率提升,使得當選「門檻」也隨之提高,從上屆的六千五百六十五票,驟升到八千三百四十七票。此不但是「直觀」地折射了每位議員的「民意含金量」提高,而且也反映了選民們的民智進一步開發,更多的選民關心政治,希望能透過自己所選出的「代議士」監督特區政府。
  儘管有十七萬七千八百七十二位選民前往投票站行使公民權利,比四年前的十五萬一千八百八十一人增加了二萬二千九百九十一人,絕對投票率提升了百分之十七點一一,但正如人們事前所分析的是,三大板塊的格局沒有改變,不過也有所微調。傳統愛國社團收復失地,重奪四個議席,其比上屆多獲一席,是從鄉族博彩板塊中「挪」過來(「同心」的梁孫旭取代「「革新盟」的陳美儀)。而反對派板塊仍然是四個議席,不過「學社前進」的蘇嘉豪取代了「新希望」的梁榮仔。
  但總的來說,對特區政府的監督力度將會大增。這不但是反對派的總得票數和總得票率都有顯著的提升,其中「民主派」老將區錦新由八千八百二十七票驟增至一萬一千三百八十票(吳國昌則保持一萬票的成績,估計是兩人的支持者,認為吳國昌篤定當選,但擔心區錦新的「失言」會流失大量選票,因而自動予以「補強」)之外,更因為屬於激進派的蘇嘉豪,也以九千二百一十二票當選。另外,屢敗屢戰的「公民監察」林玉鳳終於當選,雖然她是屬於建制派陣營,但可能是出於與反對派搶奪中產及專業選民的考慮,批評特區政府不遺餘力。因此,今後立法會批評特區政府的聲音,只會更強,不會減弱,比棄選的「關姐」更為強烈。
  初步看來,這次立法會選舉,呈現了以下的幾個特點:
  其一、「澳粵同盟」麥瑞權,以一萬七千二百零七票成為新一屆立法會的「票王」,。這當然首先是「得益」於上屆的「票王」陳明金的「澳民聯」分拆為兩組,否則,「民協」的一萬四千八百七十七票,加上「民眾」的一萬零九十九票,相加起來就是二萬四千九百七十六票,「輪不到」麥瑞權做「票王」。其實,再算上也是分拆兩隊的「群力」(一萬二千三百三十三票)和「美好家園」(九千四百九十四票),合共二萬一千八百二十七票,也多於麥瑞權。
  「澳粵同盟」今次攉取的一萬七千二百零七票,與上屆的一萬六千二百五十一票相比,增加率為百分之五點八八,比投票率增加的百分之二點二有所提高。可能是吸取「福建幫」兩次突出成績,背後都有全省域在澳鄉親統籌協調強力支持的經驗,協調廣東省各地級市在澳門的鄉親的力量。實際上,要說在澳門的省籍鄉親,廣東才是最大,福建反而是第二。但福建鄉親在上屆促使「陳明金成為「票王」,顯然是福建省各縣市在澳門的同鄉會大團結的結果。廣東省各地級市在澳鄉親也有樣學樣,成立了澳門廣府人(珠璣)聯誼會馬,得到原江門市長黎子流的大力支持。在今屆立法會選舉之前,恰逢該會成立五周年,正好籍機協調整合廣東省一些地級市在澳門鄉親的同鄉會,全力支持「澳粵同盟」,並因此而形成與「福建幫」「互別苗頭」的態勢。
  其二、由於陳明金棄選及「民建聯」分拆成兩組出戰,「母雞帶小雞」及「聚合」的效應有所減弱。當然「福建幫」也另行「殺出程咬金」——「市民力量」,雖然只是拉走一千二百零九票,但心裡作用還是挺大的。因而即使兩隊相加起來,得票數也遜於上屆。其實,「民建聯」在「天鴿」救災中表現不俗,首先出來做義工,憑著其龐大的人力和物質資源,不斷從珠海運來罐裝水,派發給受災居民。但總得票數不升反降,應當說是上屆「票王」陳明金沒有親自落場參選發揮「母雞帶小雞」作用之故。
  其三、「群力」分拆為兩組,人們曾經擔心配票是否得宜,以至造成其中一組浪費選票,另一組選票選票不足的遺憾。何潤生和黃潔貞都能成功連任,但仍然呈現「邊大邊細」的情況,黃潔貞倘是少得一千來票,可能就遭淘汰。而倘是繼續聯合,則較為保險。
  其四、「同心」和「群力」之間結束了「鐘擺」效應,回到當初解散「聯合」另組「同心」與「群力」的原點,各有兩名候選人當選。「同心」今次獲得一萬六千六百九十四票的佳績,其第一候選人李靜儀成為「票后」,比「同心」前「票后」關翠杏的一萬一千九百六十票,多了四千七百三十四票的「進賬」,並在當選「門檻」已經提高的情況下,帶攜第二候選人梁孫旭「入局」,爭回了一口氣。看來,主要原因,還是按照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三點指示」中的「要拓寬工作視野,在鞏固傳統基礎的同時,繼續加大對博彩業、服務業、公務員、文職人員等重點領域和新興群體的拓展力度,使工會組織建設和會員發展與經濟結構和社會結構變化相適應」的指示,與也是勞動者的專業及中產團體組成策略聯盟有關。要
  其五、第七組「學社前進」有不俗表現,獲得九千二百一十二票,將蘇嘉豪拱送進立法會。這顯示,香港和台灣一些激進青年的思潮,已經為澳門一些年輕人所接受。當然,由於「明愛中心」的潘志明沒有參選,部份天主教友選民要尋找「投票出路」,在估計吳國昌篤定當選之下,就「衝著」陳偉智而來,使得蘇嘉豪能夠承接潘志明的選票,更是重要原因。不過,蘇嘉豪也必須吸取其香港「師兄姐」的教訓,因為澳門《立法會選舉法》已經增設了「反獨」及「效忠」條款,而且相信新一屆立法會還將會就議員履職制定「反獨」的規條,倘在立法會「放毒(獨)」,隨時會被依法褫奪議員資格。
  其六、仍有不少組別,未能跨過「門檻」,將會被沒收保證金。而「海一居維盟」雖然因為匆忙參選,及其政綱只有「收樓」單一議題,未能打動「海一居」苦主以外的選民,而落選,但其在競選過程中的訴苦,已經發揮了作用,使得全澳市民都知道新《土地法.》中不盡完善條文的不合理之處。而且圍繞著新《土地法》的問題,形勢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傳聞中的有「京官」被撤職,是與新《土地法》密切相關,而且在同一時間內,橫琴新區管理處的「一把手」牛敬,也在未到退休年齡就被免職,而沒有公佈新職務,與傳聞中的「土地」問題有重大關聯。再聯想到王志民升任澳門中聯辦主任不久,就會見珠海市長鄭人豪(現任湛江市委書記)及牛敬,提出不能忘記澳珠合作尤其是開發橫琴的「初心」,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協助澳門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為中小企業提供土地空間的意圖。因而在新一屆立法會成立後,相信新《土地法》的問題將能得到妥適的解決。就此而言,「海一居」苦主組團參選的目的,將能得到實現。
  總括而言,新一屆立法會的構成成分,將會增大對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的監督力度。因此,特區政府的所有官員,不能再做太平官,以為可以「船到碼頭車到站」,「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平安卸任,而是真的要「捋起袖子加油幹」,有擔當,有魄力地將澳門特區的「一國兩制」事業真正地做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18 05:34: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