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政治決定,臨危授命;政治擔當,淬煉才幹

  這幾天關於委任環保局長譚偉文兼任氣象局長的事宜,引發眾聲喧嘩。贊成者認為這是一個臨危授命(在譚偉文來說是「臨危受命」)的好安排,反對者則認為譚偉文不是專業對口,而且也不符合公職法律規定,不一而足。
  筆者同意「臨危授命」和「臨危受命」的說法,而且感到這正是在「天鴿」的災變,終於震醒了「蓮花寶地太平官」之後,終於認真回味領悟習近平主席關於要「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及「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指示,突破過去慣於做「太平官」而因循守舊的思維定勢。。
  實際上,如果堅持「專業」,相信根本就沒有任何一人可以勝任此職位。眾所周知,氣象學是一門冷門專業,本澳學習的並不多。有的除了是在留在外地擇業,及在國際機場就業之外,就在氣象台。或許,也有個別「專業不對口」者另執他業。因此,如果堅持要「專業對口」,就必須在氣象局內「滾水滾塘魚」地找人。
  在氣象局內找人?開玩笑!大家都知道,這幾年氣象局內各種醜聞不少,無論是外部批評,還是內部「黑函揭短」,都顯得管理頗為混亂,似乎是「洪洞縣裡無好人」。就連代局長,也是被「黑函」寫得一無是處,如要「真除」,也將難以服眾。而且既然是廉政公署要調查,其人在位如何調查,更正確的做法是暫時調到其他單位,或是暫時停職。何況,在其代任後矯枉過正,從其前任的「不到位」,而「也無風雨也無情」卻要長褂風球。而據說,正因為氣象局內正氣不振,中層官員一直空缺也無人願意接任。因而根本就無法在氣象局內尋覓既擁有「專業」又具有行政領導經驗的公務員可以勝任。即使是社會上或其他政府部門有「專業人士」,但缺乏行政領導經驗,如何應對如此複雜的局面?
  因此,就只能是政治決策,讓譚偉文當「救火隊長」,撥亂反正,將氣象局整頓好,這已超越技術專業範疇。當然,專業工作仍然要做,這可由氣象局長的專業人士,執行日常業務。他的任務,是整頓氣象局內的行政管理,就像當年的王歧山那樣,哪裡出問題,就到哪裡去。雖然處理廣東省的金融危機,是他的專業,但海南省的在•狀況和北京市的「SARS」,是他的專業嗎?結果,中央向他臨危授命,他則臨危受命,將相關問題解決了。現在譚偉文就是要擔當這樣的角色,是澳門特區的「救火隊長」。當然,這對譚偉文的能力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有的時候,政務官雖然要專業,但政務官的角色多是政治領導,只要領導得好,信任和使用專業人士,就能將工作做好。其實,譚偉文在民政總署的表現,雖然是「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據說反映不錯。據一些諮詢委員表示,他在事前有佈置、有部署,在事後有跟進、有檢查。管理幾千號人有條不紊,是不錯的,相信他也能把氣象局的事情處理好。當然,兩者之間不能相提並論,因為民政總署主要是日常管理,而氣象局是以行政整頓為主,相信這對他也是一個前所未曾接觸過的議題。但只要他能拿出勇氣和毅力,準確領悟習近平主席「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指示,並密切結合氣象局的實際情況,就一定能夠戰勝困難,順利完成「救火」任務。
  關於公職制度的適應問題,已有文友「阿伍」說得很清楚,完全符合公職制度規定。而有人提出的「兩頭難以兼顧」問題,這確是問題。但既然他的主要任務是整頓氣象局,就應優先集中精力在氣象局,力求在一年的兼任期內,做出成績,並從中發現人才,放手鍛煉人才,物色可以接任的人選,即可功成身退。因此,藉著他在調到環保局後,也是經過一番艱苦錘煉,環保局的工作已經走上正軌,行之有道,就可以將主要業務交由「二把手」處理,「大權獨攬,小權分散」,這也是鍛煉人才,培養新人的一種方式。
  其實,就譚偉文本人而言,向他臨危受命,這本書就是一個考驗及鍛煉的機會。正如前述,他在民政總署的表現不是錯的。但一場無妄之災,何超明希望能「拿下」陳麗敏,自己好取而代之(幾年前曾經熱烈鼓吹他是「行政長官最佳人選」的人士,後來又鼓吹他是「行政法務司司長最佳人選」),以這個「最接近行政長官」的位子,除圖「曲線」參選行政長官。因而不顧廉政公署關於「十幅墓地案」已過了追訴期的結論,經抓住所謂「程序問題」不放,同時檢控陳麗敏及其下屬譚偉文,還有剛調到民署不久的李偉農,而且,還鬧出「檢察院要求預審」的違背《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大笑話,迫得初級法院不得不在星期天休假時發出新聞稿予以澄清。但譚偉文仍然陷入無妄之災,幸好初級法院還是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還了譚偉文的清白和公道。但因為「一個蘿蔔一個坑」,他失去了民署主席之位,只能「屈就」環保局長。無論是職級還是薪酬,都差了一大截。現在即使是兼任氣象局長的二百二十五點補貼,也未能補夠他受委屈後的損失。
  說不好,倘譚偉文在此一役,確實是不但能保持在民政總署的良好表現,而且也能勝任「救火隊長」的角色,證明他是像習近平主席所要求的「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好官,在新一任行政長官選舉產生,經中央政府任命後,物色新一屆主要官員時,將會是候選人之一。澳門特區太需要習近平主席所有權的官員了。其實,在歐文龍出事時,遺憾譚偉文當時的「噸位」不夠。否則,讓劉仕堯繼續留在民政總署,而不是接過歐文龍,就不會片面「吸取歐文龍的教訓」,藉著制定新《土地法》,而為自己修築一道「不做不錯」的「防火牆」,明哲保身,卻鬧出了個「大頭佛」。
  中共「十八大」後,內地各領域砥礪前行,飛躍發展;「十九大」後,將要朝向實現兩個「一百年」高歌奮進,日新月異。澳門不能再像目前的混混沌沌過日子,「無驚無險,又到六點」,「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而且論資排輩,各個公務機關的據位人十幾年不變,佔了「五十年不變」的三分之一強。應該是到了變革、調整的時候了,讓「能者上,庸者落」。這是一場「天鴿」災變給澳門帶來的重大啟迪,在一定程度上說說,是壞事變好事。使得習近平主席的指示,真正獲得全面落實貫徹。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5 05:34: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