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委任議員名單呈現新氣象卻仍有若干遺憾

  昨日出版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刊登第九二/二零一七號行政命令,行政長官崔世安根據《澳門基本法》第五十條,並根據《澳門特區立法會選舉制度》,委任澳門特區第六屆立法會七名委任議員:馬志成、龐川、胡祖杰、柳智毅、馮家超、邱庭彪、陳華強。至此,第六屆立法會的三十三名議員,全部依法產生,完全符合《澳門基本法》和《澳門立法會選舉法》的相關規定。
  這七名官委議員,其中只有馬志成是再次獲得委任,其餘六6人均是首次出任立法議員。其中龐川是科技大學副校長,胡祖杰是土木工程師,柳智毅是經濟學會理事長,馮家超是澳大博彩研究所所長,邱庭彪澳大法學院助理院長,陳華強是在城市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的律師。         
  這七名官委議員,予人感覺與以往不同。除全部是中青代,及專家學者亦即不是商界人士之外,而且「顏值」頗高,有人就直呼「帥哥」,予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此顯示,行政長官經過「天鴿」風災後,比此前更重視並願意接受民間批評意見,尤其是經過首次舉行「中聯辦與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集體學習領會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提高了全面準確地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關於「治區理政」系列指示的認識之後,展現穩中求進,積極進取的精神。因此,透過委任官委議員的方式,凸顯了以下新的思考方向:
  其一、拼棄了以商界人士為主的做法。實際上,按照代議政制的「普世價值」,是無須由商界人士直接出面參政的,而是由其代理人--多是專業人士尤其是法律界人士作其代言人。而澳門立法會的議員構成則較為「畸形」,除了是民選議員中商界佔多數(連間選中的文體、專業界別議員據位人也是商界人士),直選議員中的商界更是以賭商為主。再加上連官委議員也是以商界佔多,因而造就令人詬病。
  誠然,「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保留資本主義制度不五十年變,維護投資者的利益,並重視他們的「參政議政」權利。但作為立法者,則是到了「當政」的更高層次,直接參與「治區理政」的工作,則宜由其代議士出面,這是保證作為澳門特區唯一立法機關的立法效率及品質的需要。因此,行政長官今次將官委議員的主要構成,「顛覆性」地從商界扭轉為專家學者,就具有了改革的意義。
  其二、趨近於「吐故納新」的要求。在國際政治社會生活中,雖然對民選議員沒有屆期限制,因而有不少民意代表幾乎是「終身制」,除非是自感力有不逮而自願退休,或干脆遭到選民們的放(唾)棄;但在無需經受「選舉洗禮」錘煉而產生的議員,則都有屆期限制,或雖無法定限制但推任政黨自行限制。如我國台灣地區的「不分區立委」,各政黨提名時都有「不超過兩屆」的規定。
  今次獲得留任只有馬志成一人,除了是有政治因素考量之外,他只是一任。其餘已經兩任的,都未獲得繼續委任,即使本身是專業而不是商界。可能黃顯輝早就得知信息,盡管他是特區政府的法律顧問,必須在立法會發揮代表政府「監督立法」的「監軍」作用,也在得悉原間選議員歐安利倦勤不再參選後,當即「補位」循間選出線,而避過「兩屆之殤」。當然,也為行政長官能夠在沒有讒言非議下推動「不超過兩屆」的實施,創造了有利的輿論環境條件。希望,這種「大執位」的方式,也能推廣到行政機關去,畢竟不少「局座」已經「十八年不變」,不利於匡正行政作風。
  其三、立法會各種利益界別及專業構成更為合理均衡。除了前面所說的官委議員以專家學者為主之外,即使是專家學者,也出於不同的領域。其中有法學教授和律師,體現立法會是澳門特區唯一立法機關的政制設計,以保證立法會的立法效率和品質。有博彩學教授馮家超和邱庭彪(後者著有博彩法律專書),適應第六屆立法將要修訂《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經營法律制度》法律的需要,而且馮家超還曾受政府委托進行博彩業中期檢討研究,較為清晰了解特區政府對博彩業改革的思路,可在立法會「修法」中貫徹政的博彩政策思路。還有有工程界及經濟學者,較能配合「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
  其四、在學者分佈上,本澳幾家主要的大學都有代表,以至非公立的私立大學,都有代表,體現了「專家治區」的路線,與內地以至全世界的發展趨向,都有不同程度的趨同。
  但無可諱言,由於只有官委議員七個名額可以安排,難免「順得東來失了西」。而且可能在主觀意識上,也是忽略了其他方面的的利益關係。
  其一、本欄此前分析指出,澳門特區之所以沒有「雙普選」的政制發展前景,是因為在中葡談判中,葡方擔心回歸後佔人口比例很小的葡裔居民,無法透過選舉而成為立法會議員,因而反對中方堅持在《中葡聯合声明》中照抄《中英聯合聲明》關於「雙普選」的政治發展前景規定,當然更是要維持《澳門組織章程》的體制,要求明定「立法會議員多數由選舉產生」。而在起草基本法時,也遵循了這個精神。
  澳門在回歸後初期,確實是曾經透過委任,在立法會中保持適當比例的葡裔居民,而且還是律師專業。但在後來,為了遷就商界利益,而拼棄了葡裔居民尤其是法律界人士。因而葡裔居民只有間選的歐安利和直選的高天賜,但後者不是法律界人士。而今屆隨著歐安利不再參選,葡裔居民的比例更小,而且熟悉葡式法律體系者更是「零」,這是一個重大「缺位」。而且,也不利於推動「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的立法進展。
  本來,華子峰是一位適當人選,尤其是其「政治背景」——父親華年達,是澳門葡裔居民的代表人物,與葡國政壇友好,回歸前是葡國社會黨澳門支部的負責人,因而在澳門右翼葡人不顧聯合國應中國政府要求,將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剔除出去的事實,要籍著「修章」而大搞「海外自治」的「變相澳獨」時,他與左傾葡人卻主張葡國將澳門交還給中國,回歸後長期出任澳門律師公會主席。鑑於葡國社會黨經常居於執政黨地位,聯合國現任秘書長古特雷斯曾經是葡國總理及社會黨國際聯盟的主席,因而華子峰倘能成為澳門立法會議員,無論是對澳門特區還是中國的國際地位,尤其是反制台灣當局「參與聯合國」的圖謀,都將會有好處。當然,他在今屆選舉中所參與的組別失利,倘委任他等於是「藐視」選民們的選擇。但既然邱庭彪也曾在前一屆選舉中落選,因而應當可以成為援例,在下屆官委議員中考慮華子峰。這已不單止是澳門特區的事情(其實也是落實《中葡聯合聲明》),而且更是為了國家的世界戰略的需要。
  其二、雖然呼應了「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目標,但對「中葡平台」和「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戰略任務則未能作呼應。其中前者就是缺乏親近建制派的葡裔居民的代表;後者則是議員中沒有旅遊界的代表,——不能以賭商代表來充任,因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宗旨之一,就是要改變「東方拉斯維加斯」的形象,增加多一些非博彩的旅遊元素。
  其三、雖然官委議員中有幾間大學的代表,但另一家公立大字卻沒有代表。尤其是在其下轄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沒有教授被委任。俗語說,「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既然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基本法就是「總綱」,立法會所制定的法律就是「目」。因此,立法會應當擁有熟悉基本法的法學人士參興,以避免「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的現象發生。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9-28 05:40: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