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加緊興建公屋以凸顯該領域比回歸前更好

  由房屋局委託澳門公共活動研究中心進行的《公共房屋需求研究》,已完成最終報告並於昨日向外公佈。該研究團隊以澳門的人口及住戶等數據為基礎,推算出澳門未來十年本地住戶對住房以及公屋的需求。《報告》還建議,按每五年進行的人口普查或中期人口普查統計結果,對公屋需求作定期評估,以適時調整供應規劃。
  《公共房屋需求研究》提出的各項數據,都只是預測,並非決策。實際上,不要說是作為民間智庫的澳門公共活動研究中心,就是作為特區政府公共實體機構的房屋局,也都沒有作出規劃決策的權力。最終權力是在行政長官,當然可以授權下屬的運輸工務司司長執行,但也只能是提出建議方案,最終還是由行政長官確定,這是必須掌握的分際。不過,有了這個《公共房屋需求研究》報告後,就可為解決居民「上樓難」問題提供較為可靠的需求數據依據。特區政府就可依據這個需求預測,再根據土地儲備及財政實力的條件,制定實施規劃。
  回歸後澳門特區雖然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市面上一片歌舞昇平,與已經成為「遊行之都」的香港特區相比,顯得較為和諧安寧,但仍然存在著不少深層次矛盾。目前澳門特區的民怨,雖然範疇較廣,包括樓價極高、醫療、交通,缺乏向上流動機會、通貨膨脹等,但最主要的,還是「樓價貴,上樓難」的問題。造成這些問題,特區政府在施政中出現失誤是無可否認的,實際上任何一個政府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只能是盡量避免出現。但其中一些問題,卻又是政府再怎麼的努力,也是難以解決的,比如「樓價貴,上樓難」的問題,其實特區政府已經採取了了一些措施,卻不但未能遏止,反而樓價更是急升。這除了是「批則慢」,對舊區改造、活化工廈、收回閑置土地加以利用等並不積極等主觀因素之外,也受到許多客觀因素影響,包括外來「熱錢」湧入並投放到樓宇市場,外僱人員對居住的要求甚殷,更包括缺乏土地,無法興建更多的公屋等。因此,盡管特區政府作了許多承諾,也採取了許多實際措施,包括前日公佈的調高積極房屋的收入上限等。但其實都是「紙上談兵」,收入上限調得再高也無用,因為沒有「乾貨」供應,只能是「望梅止渴」,得個「講」字,而且還是「口水多過茶」。
  在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期間及此前,崔世安感受到「上樓難」的民意壓力,作出「萬九公屋」及「後萬九公屋」的承諾,並臨時緊急調改新城填海區A區的功能規劃,將之修改為主要是興建公屋。這可分為兩個層次分析,一方面是行政長官崔世安從善而流,而且也感受到民意壓力,因而緊急調整計劃,以疏解民怨。但另一方面也有負面的一面,就是由專業機構的專家經過先後幾次的規劃,進行民間諮詢,制定的《新城區總體規劃草案》,其中的A區定位——「城市門戶」及「多元產業」規劃,卻因此而被否定了。其實,按照「城市門戶」及「多元產業」的規劃,A區作為港珠澳大橋進入澳門特區的門戶及必經之路,可能更符合城市機理。而且,改為以公屋為主後,居住密度增高,可能又成為一個「北區」,人滿於患,不利於居住品質的提升。
  北區的人口密度極高,雖然有其歷史原因促成,但也與當年前澳葡政府要解決澳門的「上樓難」問題,尤其是要實現「五年內消滅木屋」的計劃,密切相關。從早期的佑漢新村,到系列經濟房屋及社會房屋的興建,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誠意。就此而言,「上樓難」確實是澳門的民生重大問題之一,而且還隨著形勢的發展,對解決此問題著不同的要求。因此,特區政府在處理該問題時,不但在整體政策方面,要比前澳葡政府更為進取,而且在為低下階層解決「上樓難」問題的同時,更應注重提高公屋住戶的居住品質。總之一句話,就是要在居住領域中,與其他政務領域一樣,凸顯回歸及實行「一國兩制」的好處,亦即是該領域比回歸前更好。
  持平而論,在「四二五革命」之後,信仰社會主義的葡國左派管治者,還是較為注意低下階層的居住問題的。而在此之前,受到「一二三」事件之後的無政府主義思潮的影響,當然更是也於當時澳門居民的經濟能力極低,因而在屬於政府官地的黑沙灣馬場和新口岸搶搭木屋。這就造成了「門戶奇景」:從港澳碼頭來澳的香港和外地遊客,一上岸到市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破破爛爛的木屋區;而在八十年代初期,廣東省政府開放其居民以參加旅行團的方式到港澳旅遊,首團澳門遊的遊客從關閘入境經過馬場,也是一片破破爛爛的木屋區。當筆者到位於南灣的澳門中旅社採訪他們時,他們很驚訝地說,以為澳門多繁華,誰知第一眼卻是破爛的木屋區,十分失望。
  這對於當時的澳督高斯達,頗為「刺激」。他與葡國總統恩尼斯都是「四二五革命」的左派軍人,信仰社會主義,因而對低下階層的利益,頗為在意。而當時恩尼斯已有計劃,準備「交捧」給高斯達,因而向高斯達介紹了自己在競選總統時的重要幕僚,左派勞工政策專家馬思濤,擔任社會政務司,以輔助高斯達獲得政績,以爭取葡國選民支持,並在高斯達在競選總統時,再作競選幕僚。因此,高斯達提出了「五年內消滅木屋」的計劃,並計劃拆卸台山的平民屋,改建高層公寓式的新公屋。
  馬思濤將此計劃交給葉志強,後者又與香港商人李兆基合作,連「售樓處」都覓好了,就在議事亭前地的「上海理髮室」。但此時葉志強「走路」,相關計劃改由其他企業執行。而高斯達由於請求恩尼斯下令解散澳門立法會,葡裔居民舉行「不滿的晚餐」以示抗議,使得高斯達喪失參選葡國總統的民意條件。一九八六年的葡國總統選舉,高斯達未能參加,而由也是左派的社會黨領袖蘇亞雷斯當選。不過,「消滅木屋」的計劃仍是仍然進行。其中新口岸的拆遷木屋較為文明,澳葡政府與「澳娛」合作,由「澳娛」出面出錢收購(委託陶開裕進行),土地則是政府與「澳娛」瓜分。但非並是為安置木屋居民,而是要搞「澳門尖沙咀」,遺憾的是眼高手低,一片靚地搞得不倫不類。馬場木屋的拆遷則不太文明,但仍然為木屋住戶提供了簡陋的公屋。隨後的澳督為了解決平民的「上樓難」問題,想了許多辦法,一方面,在黑沙灣填海,第一期是由馬萬祺執行,於是就有「海濱新村」等公屋,第二期是由柯為湘與吳福分別執行,所建公屋較為高級。另外,在黑沙灣的現成土地,也分別由吳福、許世元等發展商興建經濟房屋。另一方面,推出四厘津貼等措施。
  回歸初期,因為建成樓宇嚴重積壓,為了消化,特區政府停止興建公屋,並推出「投資移民」計劃。結果不但是低下階層未能在居住領域感受到回歸的喜悅,而且還因「體制投資移民」計劃而推高樓價,損害中下階層的「上樓」利益。何厚鏵當機立斷,下令停止執行「投資移民」計劃,才剎住這股歪風,但已經遲了一步。
  從何厚鏵到崔世安,都希望能讓低下階層居者有其屋」。尤其是崔世安,此前是社會文化司司長,其主要政務是社會福利事業,了解低下階層的居住需要。但最大的問題,是連同中心企業的發展一樣,土地匱缺。中央注意到此問題,出手扶助澳門特區,以向橫琴提供「比特區還特」的優惠政策,以向澳門中小企業和公屋提供用地。但橫琴新區卻以源於澳門的優惠政策,吸引「鱷型」國企興建高層大樓,變成「炒地產」。王志民出任澳門中聯辦主任後,注重調查研究,召見珠海市長鄭人豪和橫琴新區管委會主任牛敬,提出「初心論」。但已無法挽回,因為即使是澳門的橫琴投資者,也是追求「高大洋」的大型項目,澳門中小企和低下階層,仍然「冇碇企」。
  因此,只有解決「上樓難」問題,才能彰顯回歸及「一國兩制」的好處,不要被回歸前的葡國左派管治人物「比」下去。相信,在經過「天鴿」風災震動之後,是能夠警醒的。近期計劃有「偉龍」,中期計劃是A區,遠期計劃將是八十五平方公里海域的未來填海計劃,總能解決問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11 05:37: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