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進一步夯實建設「世旅中心」的國際基礎

  在舉世觸目的中共「十九大」開幕前夕,第六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在澳門舉行。由澳門特區政府社會文化司主辦,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為夥伴單位,並由全聯旅遊業商會協辦、世界旅遊經濟研究中心籌辦,支持單位包括國家旅遊局、中華全國工商聯、澳門中聯辦、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澳門特區政府旅遊局、世界旅遊業理事會、亞太旅遊協會、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的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經過連續五年的努力耕耘,出席的國際性旅遊組織及世界各國政府旅遊行政主管部門的官員越來越多,涉及的國家和地區越來越廣,各國各地區旅遊企業及學術專業人員越來越高端,而且還由「論壇」的籌辦單位世界旅遊經濟研究中心與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合作,連續發佈了年度《亞洲旅遊趨勢調研報告》。使得以中國澳門特區為基地的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在世界上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成為國際旅遊領域的一個著名品牌,並為落實中央 賦予澳門特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發揮著重要的助推力。
  第六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以「區域合作互聯互通,旅遊經濟共商共建」為主題,並響應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十六加一合作」倡議,特意邀請中東歐十六國作為合作地區,與會分享他們對區域合作的見解。由於「十六加一合作」是推動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在歐洲落地的主要路徑,因而中東歐十六國參與今屆旅遊經濟論壇,就不但是為中國—澳門與中東歐十六國的旅遊區域合作打開一扇機會之門,而且也是較好地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倡議。
  而第六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乘著「十六加一合作」的東風,也擴大了對歐盟的影響,因而明年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將進一步擴大合作規模,邀請歐盟作為合作地區,將能進一步擴大澳門旅遊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在旅遊消費力最強的歐盟國家中的影響,更好地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在歐盟諸國的落實推動。歐盟代表鮑歷奇在論壇閉幕禮上的發言,就指出中國是歐盟理想的合作夥伴,期望明年的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可連結整個歐盟和中國的旅遊鏈。
  出席今屆「論壇」的嘉賓,除了是中東歐十六個國家的政府旅遊行政主管部門首長之外,還有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秘書長塔勒布‧瑞法依,及來自全球多個國家及城市的約一千五百位旅遊及相關部門部長級官員、業界領袖、專家學者。逾六十位來自超過二十個國家地區的演講嘉賓,在各場專題討論環節、旅遊推介及商務交流等活動環節中,就多個討論議題發表真知灼見。與會嘉賓深入探討區域旅遊合作為促進「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旅遊的可持續發展所帶來的動力,並透過多場商務配對和推介活動,促成海內外旅遊企業交流,協助旅遊企業實踐「引進來、走出去」策略,以促進實現區域合作,共同繁榮。
  今屆「論壇」的主賓省——貴州省,在「論壇」中特別舉辦了多場具有特別風格的活動,包括展示當地人民風貌的「山地公園省‧多彩貴州風,及「二零一七中國‧貴州全球推廣(澳門)演示環節暨午宴」等。貴州省眾多少數民族的絢麗風采,吸引著也是不少少數民族國民的中東歐十六個的嘉賓。澳門就像一根扁擔,把中國的少數民族就這樣與國際上的少數民族巧妙地連結起來:一頭挑的是是中國內地的貴州省,另一頭是中東歐,各有各的風彩。
  「論壇」的成功舉辦,充分體現了「一國兩制」的好處。既是堅守「一國」之本,藉著偉大祖國在世界上的崇尚國際地位和號召力,及基本法規定的澳門特區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游、文化、科技、體育等適當領域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單獨地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的優渥條件,善用「兩制」之利,凸顯澳門本身的特點:澳門歷史城區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因背靠祖國而具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後盾,並因為歷史的原因,有許多葡語系國家的人,以及華僑定居於此等。因而能夠辦得有聲有色,在國際旅遊領域打響了知名度。更重要的是,不但是「走出去」參加各種國際會議。而且更是「引進來」,充分掌握「可操之於我」的主動權,主辦每年一屆的世界旅遊經濟論壇,邀請世界各國各地區的旅遊及相關部門部長級官員、業界領袖、專家學者出席。不但可以進一步夯實澳門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在國際旅遊上的知名度基礎,而且也能在實務上促進澳門旅遊業的發展,並將此效應延擴到內地去。
  由此,我們就著習近平主席「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希望也能圓澳門特區的「夢想」,並作為「中國夢」的有機組成部分。就是在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的基礎上,或是由澳門倡議牽頭成立旅遊領域專業的國際組織,總部設在澳門,或是吸引旅遊領域國際組織的總部遷來澳門落戶,以裨其能利用澳門背靠中國因而營運及生活成本較低的特點,減輕擔。這樣,澳門就成為名符其實的「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融入「中國夢」之中。
  其實,這個「澳門夢」,正是由世界經濟文化論壇秘書長何超瓊的父親——何鴻燊最先發端的。在澳門回歸之前,當澳門經濟低迷,各方面都出謀獻策,以圖改善經濟之時,「賭王」何鴻燊曾以《我的夢》為題,隆而重之地建議,爭取聯合國的下屬專門機構,在澳門設立總部或辦事機構。當時,由於澳門地區尚在葡國的管治之下,而葡國並非是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在聯合國事務中缺乏「牙力」,在國際事務中也沒有甚麼號召力,故而何鴻燊的這一建議,普遍地不被人看好,因而其美夢難圓。
  澳門回歸祖國後,一方面是澳門背靠的祖國--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和平崛起,成為負責任的大國,幾乎所有的重大國際事務,沒有中國的參與就將一事無成,亦即中國在聯合國及國際事務中的實力,空前強盛;另一方面,澳門特區也充分發揮了「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優越性,各個領域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透過中央政府的安排和協助,澳門參加了越來越多的國際事務,「澳門歷史城區」也成功地納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就使爭取聯合國工作機構的代表機關,或一些區域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在澳門設立總部或分支機構,提供了可靠的基礎。
  實際上,在中央政府的安排下,澳門特區正在這方面作出了某些可行的嘗試。比如,「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是由中國主導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區域性國際組織。本來,它的總部完全有理由設在北京,但中央政府考慮到澳門特區的葡語及在中西方文化交融中的歷史淵源,安排其秘書處設在澳門特區,並由澳門居民出任其工作人員。這就為圓「澳門夢」提供了實踐經驗。
  目前,一些國際組織由於其總部所在地,治安不靖,辦公費用飆升,及在「全球化」的衝擊之下,有針對性的示威請願不斷,興起了要將其總部或派出分支辦事機構遷往中國的念頭。另外,一些新成立的國際或區域性的組織,也出於上述的考慮,而有意將其總部設在中國。倘是為著加強「一國兩制」的形象效應考慮,並根據澳門特區在人文方面的特點,中央政府是不妨「順水推舟」地向其中的一些與澳門特色相對應性較強,比如旅遊經濟領域的國際或區域組織介紹到澳門「安營扎寨」的。這也可使已面臨重大居住、交通、環保等壓力的北京等大城市,避免增添更大的壓力。另外,年前曾有學者建議,建立「世界博彩組織」,並爭取將其秘書處設在澳門。由於澳門經過賭牌開放,博彩總收入已超過了世人心目中的「世界博彩之都」拉斯韋加斯,故倘是果然成立非政府間的「世界博彩組織」,是有可能爭取到將其總部設在澳門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18 05:24: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