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中央全面管治權也宜適用於特區吏治

  廉政公署昨日公佈《氣象局颱風預報程序的調查報告》,指氣象局在預測颱風及懸掛風球時,依賴氣象局前局長個人的判斷和決策,事前不商議事後不檢討,欠缺內部會商機制,非辦公時間考慮懸掛三號甚至八號風球時,氣象局領導留在家中依靠電話和網絡遙控決策,考量的標準連局內的工作人員都不清楚,內部人事及設備管理存在諸多問題,認為氣象局領導負有主要的、不可推卸的責任。而有關氣象局副局長宗教信仰的傳聞,廉署在調查中難以確認是否屬實抑或謠傳,但是接觸的工作人員皆表示有關傳聞在局內流傳甚廣、人所皆知,加上當事人平時的某些行為舉止,的確會令人感到不安,尤其是通宵值班的同事。廉署表示宗教信仰自由是居民的基本權利,但是個人的宗教信仰不能同公共機構的管理相混淆,不應將宗教儀式以及宗教活動帶到工作環境之中,從而對同事的心理及部門的運作產生影響。
  廉署報告所揭露的事實,令人感到震驚及無奈。這樣荒唐、顢頇的高級公務員,屬於國家實施「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主體構成人員,竟然可以保持「十七年不變」據位的記錄,佔了《澳門基本法》關於「五十年不變」效期的三分之一強,而一直聽之任之,不作調整。實際上,本來就已有一次機會予以整改——,在去年去年颱風「妮妲」吹襲澳門後,就有不少市民認為氣象局存在遲報、誤報,甚至懷疑因顧及博彩公司利益而拖延懸掛八號風球,要求特區政府進行調查。倘當時特區政府及其有權限部門,無論是能夠感到事態嚴重而主動為之,還是在接到市民的投訴後被動因應,進行這樣認真深入的調整,並建議行政長官及時予以調整撤換,可能颱風「天鴿」吹襲給澳門造成的災害損失,就相對會降低些。
  不過,從當時的情況揣測,當時即使是特區政府作出調整氣象局領導班子的決策,也可能由那個「靠占卦預測天氣」的副局長「順勢坐正」(實際上今次局長被勒令辭職後,就是由副局長代理局長職務),可能情況更糟,不但是在預測「天鴿」時照樣荒唐、顢頇,而且就是平時的預測,也是「不接地氣」。實際上,其人在出任代局長之後,片面接受原局長的教訓,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過猶不及」,在對後來的一個颱風的預測過程中,同樣是造成市民經營、工作、學習、生活的不便。
  無論是按照廉署報告揭露的事實,原局長是依賴其個人的判斷和決策,事前不商議事後不檢討,欠缺內部會商機制,以至是留在家中依靠電話和網絡遙控作出懸掛三號甚至八號風球決策,即使是在「天鴿」襲澳時,不敢再冒市民們批評的大不諱,趕回氣象局值班卻是呆在自己的辦公室,並未到氣象監察中心向前線預報員了解情況及交換意見,就作出懸掛風球的決策,還是傳說中的副局長將宗教儀式及宗教活動帶到工作環境之中,以「養鬼仔」及「占卦」來預測天氣,都是極為荒唐之事。因為氣象預測是一門使用尖端科技手段的「技術活」。來不得半點輕怠大意,更不能採用遠古時代鄉間老婦求神問卜的那一套。在人類已經上太空的今日,竟然還發生這樣的荒唐事,豈不咄咄怪事?!而相關權責機構卻聽之任之,也難以推卸責任。
  當特區政府終於正視此問題,決定由環保局長譚偉文暫時兼任氣象局長時,某些「意見領袖」又眾聲喧嘩,指責是「由非專業」領導,甚至有人為原副局長不能「真除」而鳴冤叫屈。然而,譚偉文此次是臨危受命,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氣概,擔當「救火隊長」的角色,整頓好這個老大難機構。雖然他不是氣象專業,但可發揮政治領導作用,摒棄氣象局長期以來「有位者無為,有為者無位」的極不正常現象,充分發揮現有專業技術人員的積極性,從中發掘人才,再經過適當的領導能力的培訓,委任為既有擔當,有能勤政,而且也具有專業能力的技術人員出任負責職位。而譚偉文也可在此一役,表現出其政治智慧及公共行政領導能力,不但是可以一掃「十幅墓地案」的烏氣,而且也讓廣大澳人尤是公務員口服心服,很自然就會被中央政府列為未來主要官員的儲備人才,在新一任行政長官經選舉產生後,向中央提名並經中央任命為主要官員,貢獻自己的敢於承擔的政治氣概,及嫻熟的公共行政領導能力。這才是公務員正常晉升的正常途徑。
  就在廉署發表調查報告的前一天,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中作報告,要求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幹部隊伍。要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堅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賢,堅持事業為上、公道正派,把好干部標准落到實處。堅持正確選人用人導向,匡正選人用人風氣。要注重培養專業能力、專業精神,大力發現儲備年輕幹部,注重在基層一線和困難艱苦的地方培養鍛煉年輕幹部,源源不斷選拔使用經過實踐考驗的優秀年輕幹部。要堅持嚴管和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並重,完善幹部考核評價機制,建立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旗幟鮮明為那些敢於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幹部撐腰鼓勁。
  習近平在會見澳門官員時,也鼓勵他們「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其實,早在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在嚴厲打貪的同時,就整頓黨的作風,作出「八條規定」,提出「能者上,庸者下」,「捋起袖子加油幹」。讓那些有能力,有潛質,但不會奉承上級,不參與「貪賄共同體」而曾經受到排擠的幹部,獲得重用。與此同時,在最艱苦、最偏僻的地方勤勤懇懇埋頭苦幹,不為自己「造勢作秀」的幹部,得到提升,成為「習家軍」的重要成員。而在澳門,卻是相反,不但是高中級公務員職位據位人「十七年不變」,不符合公務員管理的慣例,這就是在奉行所謂「普世價值」的西方,也是大忌的。因為容易產生「小圈子小山頭文化」,不利於行政效率及品質的提高,甚至是可能會形成「貪賄共同體」。
  更嚴重的是,由於「十七年不變」,據位者對後入職的具有真材實料之人,就以「武大郎開店」的心態打壓排擠之,以至造成「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的怪現象。因此,即使是基於受到澳門公務員法例的限制,不能完全實施「能者上,庸者落」,也應在各個局、廳級之間交流調動,這樣在可以避免產生「小圈子文化」之外,還可鍛煉高中級公務員,在不同的專業崗位上培養自己的才幹,成為公共行政的通才,有利於公務員隊伍的合理配置。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中,強調必須實行中央政府對港澳特區的全面管治權。這當然主要是指基本法中規定的中央政府專有職權,中央與特區關係的權力,以及維護國家領土主權完整、統一、安全發展的利益。而不涉及於高度自治權。但細想,其實對於公務員的要求,無論是哪一個國家或地區,無論是實行什麼樣的制度,都是嚴格的。因此,中央對港澳的全面管治權,也可適當引用於特區公務員的吏治方面,因為畢竟他們是在中央授權下對特區進行公共行政管理的主體構成人員。
  其實,由中央政府任命的官員,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檢察長,還有按基本法規定,必須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法會主席、終審法院院長,檢察長、行政會成員等,就更應是屬於直接受「中央全面管治權」管轄的範疇,更應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捋起袖子加油幹」,不要「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無驚無險,又到六點」,等著平安下班以至是卸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0 05:19: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