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中國社會主要矛盾論述同樣適用於澳門特區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報告,大氣磅礴,高屋建瓴,無論是立意的高度和廣度,還是論述的新穎及深度,已經多年難見。這是一份極高品質的理論建設劃時代文獻。
  明年五月五日,就是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紀念日。而再過不到一個月,就是將馬克思主義送到中國來了的「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在這兩個重大紀念日前夕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基本原理及行動綱領的政黨,在習近平親自出任起草小組組長所千錘百煉淬就的「十九大」報告,當然也就從整個主題思想到三萬多字的字裡行間,都無處不在地滲透著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份--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的養分。
  其中,關於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最新論述,是「十九大」報告最得意的顛峰之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個最新論述,就充分運用了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哲學思想,及毛澤東在《矛盾論》中明確指出的「在复雜的事物的发展過程中,有許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起著決定性作用,因此他認為只要「抓住了這個主要矛盾,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而用習近平自己的大白話來說,就是緊緊抓住「牛鼻子」。這標誌著我們國家的執政黨對中國社會主要矛盾有了新的論斷,這個新論斷決定了國家執政黨新的歷史任務,踏上新的歷史征程。
  從一九五六中共「八大」第一次提出「社會主要矛盾」這一概念,並將之定位為「人民對於建立先進的工業國的要求同落後的農業國的現實之間的矛盾,是人民對於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到一九六二年中共八屆十中全會提出「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矛盾」為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主要矛盾,再到一九八一年中十一屆六中全會提出「在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我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在三十六年之後,習近平提出了「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的重大論述,反映了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主要矛盾也在不斷發展變化的道理。
  這個新論述分為兩個層次。其一是在社會需要領域,將「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升級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習近平指出:中國已經穩定解決了十幾億人的溫飽問題,總體上實現小康,不久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轉化提供了前提和基礎。因此,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更加強烈,人民群眾的需要呈現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特點:人民群眾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就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亦即是從物質享受轉向追求精神享受。
  其二是反映在社會生產力的層次。已經從「落後的社會生產」轉變為「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當今的中國已經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科技生產力不斷進步,裝備生產日益完善,生產力體系初步形成。但與此同時,仍然存在著社會生產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而且還較為明顯。不但是產業結構發展不均衡,而且區域發展也存在著較大的差異,「三大差別」仍然無處不在。這就決定了,發展仍然是國家執政黨治國理政的第一要務,必須牢牢掌握人民的幸福線,大力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繼續推進充分發展;與此同時,還要把握發展的公平正義原則、協調性規律,既把「蛋糕」做大,更要把「蛋糕」分好,補短板,強弱項,實現平衡發展,從而更好滿足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方面日益增長的需要,更好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
  其實,習近平關於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同樣也適用於我們澳門特區,也是民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應當說,在葡治時期,澳門社會的主要矛盾是葡國人對澳門實施殖民管治與澳門民眾反對殖民管治的矛盾。當時這對矛盾高於爭取美好生活的矛盾,「一二三事件」就是這個矛盾的集中爆發。因此,大家心往一處想,團結一致,尤其是在社會協調制度尚未健全之前,凡有勞資糾紛,都是工人領袖與工商界領袖協商解決。
  回歸後,這對主要矛盾解決了,其他的次要矛盾就顯露出來了。筆者就曾經梳理歸納了十幾對矛盾,包括:中央要求澳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博彩業一支獨秀的矛盾,「澳人治澳」與法制建設的矛盾,公務員本地化中只強調「才」(其實連「才」的標準要求也貶了值)與忽略「德」的矛盾,整體經濟發展與相當部份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美資賭商促進澳門博彩業質量俱佳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中小企業嚴重缺乏人力資源與勞工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地勞工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社團老領導不願交班讓賢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排外與新移民希望能融入的矛盾,官僚主義文化依然頑固存在與民眾要求能享受到政府更優質服務之間的矛盾,社會人文建設滯後與優質社會所要求的優質文化環境之間的矛盾……等。
  倘是比照習近平的論述,在社會需要的領域,仍然是「民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目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矛盾,就是「上樓難」、「上流難」和青年「創業難」的問題。前幾年,當一些年青人提出「上樓難」時,有人提出,父母輩都是住板間房,不要忘本。這就不符合「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了。難道我們辛勤勞動,就是為了回到「住間板房」的世界乎?倘此,這個社會就不用發展了。
  至於澳門社會生產力的層次,同樣也是「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首先就是博彩業「一枝獨秀」與中小微企之間發展不平衡的矛盾。當然,中小微企要發展,受到許多主客觀條件的限制,包括土地開發飽和。為了化解這個矛盾,中央給橫琴新區提供特殊優惠政策,但結果橫琴的土地變成了「地產巨無霸」,即使是打著「中小微企」旗號到橫琴「圈地」者,也是「巨無霸」,真正的中小微企仍然是「冇碇企」。中央另闢蹊徑,撥給澳門特區八十五平方海域,但不盡然是用來填海,而且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因此,澳門特區有必要參照「十九大」報告關於「社會主要矛盾」的論述,在繼續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基礎上,着力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大力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更好地滿足民眾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方面日益增長的需要,更好推動「澳人」的全面發展、社會的全面進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4 05:03: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