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縣長臨門一腳能否踢倒金門博奕公投?

  台灣地區的金門縣將於今日進行「博奕公投」。為此,曾經有澳門的賭廳廳主到金門「探路」,倘「博弈公投」通過,可能會前往參與賭牌開投,志在必得,投資開設賭場酒店,以彌補在澳門拿不到賭牌的「遺憾」。而且由於金門與福建一衣帶水,語言相通,甚至還可以聘用福建人進行管理,因而躍躍欲試。
  但看來前景不妙。因為在到最後關頭,曾經被「反賭方」團體批評偏袒「促賭方」團體的金門縣長陳福海,昨日「臨門一腳」地「反水」,透過《金門日報》表示,從他擔任「立委」以來,一貫認為博弈不是金門發展的唯一出路。他還指出,近三年來,大陸方面認同金門是「兩岸的金門」的理念,包括自大陸引水、「小三通」旅遊等等,「我們正在走一條對金門有利、對兩岸有利的正確道路」。陳福海強調,對他而言,賭博從來就是「是非題」而非「選擇題」,博弈不該是金門唯一的選擇。他表態說,身為一位投身金門建設三十年、心繫金門未來的金門人,他會投下「不同意」的一票,並矢志和鄉親一起用心改變金門的未來。
  由於此前澎湖縣的兩次「博弈公投」,及連江縣的一次「博弈公投」,過關與否與縣長的態度密切相關,因而陳福海昨日的公開表態,可能會發揮引導作用,讓原本呈現「五五波」的「博弈公投」,偏向於「否決」傾斜。因此,這令曾經批評過他「偏袒」的「反賭方」大受鼓舞,但卻仍然埋怨金門縣政府不作為。因為在澎湖、馬祖(連江)進行「博弈公投」時,縣政府都有協調加派加班機,將在台灣本島的鄉親接回投票。但沒有想到金門縣政府居然沒有協調,目前很多人要回金門投票都買不到票。因而要求縣政府應比照澎湖、馬祖,儘快與航空公司協調加飛班機解決。
  為何陳福海到最後關頭,「反戈一擊」地表態反對金門開賭?看來,主要是基於兩岸關係的因素。其一,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前年在參訪金門時提出警告:倘金門開賭,將關閉「小三通」。其二,正如陳福海自己昨日所言,近三年來,北京、福州、廈門認同金門是「兩岸的金門」的理念;不論是自大陸引水、「小三通」旅遊人流不墜等等,「我們正在走一條對金門有利、對兩岸有利的正確道路」。如果金門開賭,金門向大陸引水工程可能會腰斬,而金門大橋計劃也將得不到大陸方面的奧援。其三,這幾天廈門市委機關報《廈門日報》連續以《別拿金門賭明天》、《博弈公投若過,將阻礙廈金往來》為主題,強烈批評金門「博弈公投」。而金門的經濟發展,對廈門市的依賴程度極高。其四,連江縣的「博弈公投」獲得通過後,曾經作出「兩岸博弈特區」的計劃,與福州市的酒店合作,讓賭客們通過「小三通」在馬祖島參賭,在福州市住宿。而國台辦發言人範麗清則在例行發佈會上指出,大陸明令禁止賭博,《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附件《海峽兩岸旅遊合作規範》也有明確規定,接待社不得引導和組織旅遊者參與涉及賭博等活動。福建省台灣事務辦公室也代表福州市政府發表聲明明確指出,「福州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就馬祖建立博弈特區一事明確表態,我們的法律是禁止大陸居民賭博的,如果馬祖開設這樣的特別項目,我們不可能與之合作和配合,並將依法禁止我們的居民前往參賭。」國家旅遊局也透過臺灣「交通部」觀光局的「白手套」台旅會北京旅遊辦事處主任楊瑞宗返台「傳話」的方式,向臺灣方面明確「反賭」的立場。因此,如果沒有大陸遊客在賭場消費,金門開賭也將是無源之水。
  尤其是「關閉小三通」,就將會令金門縣未受其利,先受其害。這是因為,自從金門縣解除「戰地管制」,十萬「兵哥」撤走後,當地的消費行業一落千丈。幸得回來開通「小三通」,才使得金門縣的經濟枯木逢春。如果關閉「小三通」,賭場尚未建成,金門的經濟卻就先行坍塌。何況,即使是能建成賭場,沒有「小三通」,賭客何來?
  即使是在台灣內部的政治生態方面,倘若「小三通」被關閉,就等於是「打臉」蔡英文。實際上,「小三通」是當年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為了紓解台灣民眾強烈要求「大三通」的壓力而搞的,這被她當作是自己的重要政績,因而在前日的紀念兩岸交流三十週年的研討會上,還拿出「小三通」來炫耀一番。因此,倘作為地方政府的金門縣,壞了當今「總統」的「好事」,可能會吃不了兜著走,至少在分配財政統籌款時,得不到照顧。
  還有一個更要命的梗阻,那就是台灣地區現在是由民進黨執政,而「禁賭」連同「台獨」、「反核」等一道,是民進黨的「神主牌」。因而「金門博弈公投」即使是能夠通過,只要「行政院」沒有向「立法院」提請《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也就無法規範賭牌開投等公權力行為,並無法開徵「博弈稅」,
  「交通部」也沒有設立「博奕管理局」,金門就沒有法源依據開設賭場。這將會影響選民們在「公投」時的投票心理。
  其實,直到目前,賭博在台灣仍然是刑事犯罪行為。在《中華民國刑法》「分則」所制定的三十五個(章)罪名中,第二十一章就是「賭博罪」。台灣當局根本不可能為了發展經濟,而衝擊《刑法》並鼓勵台灣居民開賭和參賭。至於在離島可以開賭,是因為「立法院」通過了《離島建設條例修正案》,為了幫助離島籌集建設財源,特別規定《刑法》的「賭博罪」的規定不適用於離島,此即為「離島賭場除罪化」。「博弈條款」的內容大致是﹕為繁榮離島經濟,增加財源,離島縣市機關得經五分之一公民連署,並獲半數公民同意,特許屬於重大建設投資的觀光旅館及綜合遊樂場經營博弈業務,並扣取每年營業額百分之十作特許費,其中百分之八部份移作離島建設基金,百分之二提供縣市政府使用。但由於上述的原因,蔡政府向「立法院」提請《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因而「博弈公投」即使獲得通過,也無法開投賭牌。
  金門縣的泛藍力量較大,較為尊重大陸。張志軍的警告,他們還是會聽得進去的。即使是金門縣強行開賭,大陸方面也可透過關閉「小三通」,或禁止大陸居民透過「小三通」途徑前往金門等行政手段,進行「卡水喉」。金門就只能是靠台灣本島的賭客了,但能有多少客源,不無疑問。
  澳門早就有人佈局,計劃前往金門開賭。尤其是在明確得悉澳門不可能增發賭牌,自己不能做賭牌持牌人之後,希望能在金門過一把「賭牌持牌人」的癮。這些人由於在澳門開設賭廳,擁有豐富經驗。而且他們多是福建人,尤其是操閩南語,而金門也是閩南語區域,容易融合。再加上他們在澳門賭廳的客源,就是福建人,因而可在金門就近引客。但在張志軍已經強調反對金門開賭的情況下,前景未必「輝煌」。在國民黨執政時,北京都如此「冇面俾」了。現在是民進黨掌政,前景就將是更為暗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0-28 05:15: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