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國歌法在澳實施維護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前日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中增加全國性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就此,連同此前已經被納入《澳門基本法》附件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法》一起,構成國家象徵和標誌的國旗、國徽、國歌,都已經確保在澳門特區得到至高無上的法定地位,也在法律上得到彰揚和保護。這對於維護國家、民族的尊嚴,增強澳門同胞的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國歌同國旗、國徽一樣,是國家憲法規定的國家象徵和標誌。維護國歌尊嚴,就是維護國家、民族和全體國人的尊嚴,是所有公民應盡的義務。作為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澳門特區有責任遵循作為重要全國性法律的《國歌法》,毫不含糊地捍衛國家尊嚴。在《澳門基本法》附件三中增列《國歌法》,體現了「一國」是實行「兩制」的前提和基礎,也是維護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的必然要求和必要之舉。
  《澳門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由澳門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第三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列入附件三的法律應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依照本法規定不屬於澳門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據由曾經以國務院港澳辦澳門司副處長身份,成為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工作人員的楊靜輝撰寫,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澳門基本法釋義》一書詮釋,部分全國性法律之所以要在澳門特區實施,是因為這些法律有的與國防、外交有關,有的與保衛或維護國家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有關,有的是必須由主權國家規定或決定的事項。依照基本法的規定,有關國防、外交等主權範圍內的事務,應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因此,規定如何處理這些事務的全國性法律,就必須在澳門特區實施。
  隨著國家有關立法的完善,國家在今後可能制定一些新的、涉及國防、外交等主權範圍內事務的法律。為了維護國家的主權,確保中央對澳門特區的管轄,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根據實際的需要和情況的變化,對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予以增減。不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決定增減適用於澳門特區的全國性法律前,在程序上必須徵詢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特區基本法委員會和澳門特區政府的意見。從原則上說,新增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應限於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澳門特區自治權範圍內的法律。
  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區實施,原則上可採取兩種辦法:第一,由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將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區公佈,直接予以實施。第二,由澳門特區立法會按照有關的全國性法律,依據澳門的實際情況,制定相應的法律,以保證列入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在澳門特區內得以實施。
  《澳門基本法》頒布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法》,因而這兩個全國性法律被列入了《澳門基本法》附件三。但由於當時及此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尚未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因而基本法附件三就在此領域出現「法律真空」。但具有愛國愛澳優良傳統的澳門,沒有「等待」,而是主動作為,在回歸凌晨的「午夜立法」中,制定並公佈了《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的法律(第5/1999號法律),其中就有保護國歌的規範,從而填補了這個「法律真空」。澳門回歸祖國以來,這部法律對確保澳門特別行政區正確使用國歌,維護國家尊嚴,樹立尊崇國歌的社會風尚,提升澳門居民的國家觀念和愛國意識,發揮了重大作用。這是澳門特區至今未有發生過象香港那樣令人痛心疾首的現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過,雖然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在受委員長會議的委託,對常委會會議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草案)》的說明時表示,《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律其中關於國歌使用和保護的規定,與剛於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的《國歌法》在精神上是一致的,但認真比照起來,仍然有有補強的需要,使之在具體規範上與《國歌法》相關規定完全保持一致。
  實際上,該法律只是規範,在演奏國歌時應依照該法律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的準確規定,及不得修改國歌的歌詞。演奏國歌時蓄意不依歌譜或更改歌詞,將構成「侮辱國家象徵罪」,但卻沒有罰則(可能是援引《刑法典》「侮辱國家象徵罪」的刑罰;不過,該法律是有對非法使用國旗、國徽,及展示和使用污損的國旗國徽,是訂立了行政罰則的)。而《國歌法》的具體操作規範則詳盡得多,包括,應當奏唱國歌的場合;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國歌不得用於或者變相用於商標、商業廣告,不得在私人喪事活動等不適宜的場合使用,不得作為公共場所的背景音樂等;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遵守國歌奏唱禮儀;國慶節、國際勞動節等重要的國家法定節日、紀念日,廣播電台、電視台應當按照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規定的時點播放國歌等。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為與之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也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十)(草案)》,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條侮辱國旗、國徽罪中增加一項規定,明確侮辱國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因此,既然《國歌法》已經被列為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國歌法》的上述規範內容也應該在澳門特區生效。這就需要進行特區法律適應的工作了。
  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已經表示,將就《國歌法》適澳啟動相關的本地立法工作,並會嚴格按照《國歌法》的立法精神和立法原意,以及澳門特區的現實情況進行相關的立法工作,以確保《國歌法》在澳門特區的有效落實和正確實施啟動工作。但究竟是以專門立法還是修訂《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律的方式進行,則未見說明,因而這兩天社會上就有兩種不同意見,也有人提出要諮詢社會意見。
  不管是以何種方式立法,均不宜進行諮詢活動。因為《國歌法》是國家行為,必須絕對服從,全盤照搬。而且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是最高國家立法機關和最高民意機構,代表了全中國人民的集體意志。即使是進行諮詢,提出與《國歌法》規範不同的意見,也不會被接納。
  值得注意的是,《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表述的是「演奏國歌」,而《國歌法》的表述則是「奏唱國歌」。因此,澳門特區在進行適應性立法時,也必須修訂為「奏唱國歌」,否則就將抵觸「上位法高於下位法」的立法原則。--作為「下位法」的澳門特區,不能抵觸作為「上位法」的國家法律。
  這又引伸出一個問題來,就是本欄已經多次提到的問題——在各項官式活動演奏國歌時,出席嘉賓都「免開金口」。而其中一些人,在出席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及地方政協的會議時,是有在開閉幕式上高唱國歌的。今次中共「十九大」,支持會議的李克強總理,更是乾脆發出「唱國歌」的口令。
  在這方面,似乎是在整體表現上不如澳門的香港,卻有較佳的表現,就是 在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上,組織學生合唱隊,在「奏唱國歌」時,高唱國歌,莊嚴氣氛帶動起全體嘉賓引吭高歌。澳門特區似乎也是可以參考這種方式,在金蓮花廣場的升旗禮及特區政府主辦的國慶酒會、慶祝回歸周年紀念酒會,不但是要把「奏國歌」環節調整為「奏唱國歌」環節,而且還應組織學生合唱團(當然也可以是其他傳統國愛國社團的合唱團)高唱國歌,引發全場呼應,高唱《義勇軍進行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06 05:24: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