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市政議會是葡方刻意構築的政治僭建物

  特區政府在公佈《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諮詢文件》時,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說,在經綜合分析本澳社會的不同意見,並徵詢中央政府的意見後,在嚴格按照《澳門基本法》相關規定的基礎上,就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設立、職能、成員產生方式等提出這份《諮詢文本》。
  而從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辦公室副主任、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前日所作《深入理解基本法規定,做好設立市政機構工作》演講的內容看,其主要精神,尤其是因為按照基本法規定,市政機構是屬於「非政權」的性質,因而其產生方式並不適用「代議政制」的選舉方式,與《諮詢文件》基本一致。這就更使人相信,陳海帆的意見是得到中央認可的,其實也是按照中央政府對基本法關於「非政權市政機構」立法原意的理解而歸納梳理的。因此,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兩條底線,一是不能重走市政議會的老路,二是其成員不能經由選舉產生,是不能逾越的。
  實際上,這不單止是法律問題,而且還涉及到政治問題(張榮順表述的是「立場問題」)。他在演講中,揭露了一段秘辛,是過去未曾與聞的。那就是在中葡談判的過程中,澳葡當局曾經提出把澳葡政府的權力限制在負責治安、防務、財政、經濟計劃和博彩業等方面,澳門其他方面的管理職責交由市政廳負責,納入「市政自治」。澳葡當局的意圖是澳門即將回歸中國,澳葡政府只能在過渡時期短暫存在,而市政機構可以在一九九九年後長期存在,擴大市政機構的職責,以實現「還政於民」。為此,澳葡當局聘請葡國的學者對澳門市政改革進行研究,於一九八七年公佈有關研究結果,將原來並非是政權機構的市政機構,調整為政權性市政機構,向其賦予享有行政、財政和資產自主權,澳葡政府只行使監督權。並增加市政區人力技術資源,擴大組織架構,建立獨立的財政制度。市政議會的部分成員由選舉產生。
  澳葡政府搶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正式開始工作之前,於一九八八年十月頒佈《市政法律制度》,全面實行上述建議。根據這部法律,澳門地區分澳門市政區和海島市政區,每個市政區均為「一級地方行政」,設有市政議會和市政執行委員會(即市政廳),享有行政和財政的自主權。亦即是相當於葡國的市議會及市政府。葡方這種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之後、澳門基本法起草之前,推行市政制度改革,搞「還政於民」,意圖以「市政自治」架空高度自治,架空未來的澳門特區政府的政治行為,中國政府明確地表示反對。
  二十多年前,在起草基本法期間,不少委員就已經提出,澳門的面積小,人口少,不適宜搞兩級政權架構,以避免疊床架屋,但可保留市政機構為市民提供服務。時後來在其分別出版的解讀基本法的書籍中,也是如此的表述。由於筆者當時是澳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及其屬下政治體制專責諮詢小組的成員,他們也曾訽問過筆者的意見。筆者認為八十年代初的市政委員會,只是諮詢機構,由澳督委任其成員,可以參考,他們也認為此議可行。
  現在經張榮順「揭秘」,就更明白了。原來《澳門基本法》第九十五條強調市政機構是「非政權性」,是經歷了這麼一場外交角力。澳葡政府是要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之後,搶在《澳門基本法》頒佈之前,在澳門的政治體制中強硬塞進這麼一個《中葡聯合聲明》沒有寫進去的政權性市政機構,意圖造成「既成事實,「迫使」中方也將之寫進《澳門基本法》。
  這種行為,是嚴重違背中葡雙方的約定的。實際上,按照當時的雙方約定,在澳門政權移交之前,澳門地區的政制發展、公產轉移、對外關係所需要採取的措施等,都必須交由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進行磋商,取得共識後才能實施。顯然,葡方並沒有遵守這個約定。先是搶在一九八八年一月中葡聯合聯絡小組正式成立之前,拋出所聘請的葡國學者對設立政權性市政機構的研究結果,繼而在未經中葡聯合聯絡小組磋商的情況下,搶在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剛成立,尚未正式開展實質性的起草工作之前,頒布了《市政法律制度》,這在一定意義上,具有「突然襲擊」之意涵。
  在當時,港英政府頻密拋出各種難題,導致中英雙方爭論不斷,社會氣氛不太良好,因而中葡雙方約定,為了避免澳門也出現這種情況,「不利於傳播媒介進行談判」。澳葡政府就認為有機可乘,雖然表面友好,但「台下踢腳」的小動作不斷。包括「七幅土地」,包括未經中葡聯合聯絡小組磋商,與葡國電視台簽署協議,由葡國電視台收購「澳廣視」的葡文電視台,也包括在與「澳娛」洽簽賭牌續約時塞進「東方基金會條款」等。除了利益之外,就都是要在撤出澳門之後,打著「文化」的旗號,留下葡國的政治影響。而這個政權性的市政議會,就更是赤裸裸的政治圖謀,要搞「還政於民」,意圖以「市政自治」來架空高度自治,架空未來的澳門特區政府。因而是一件刻意構築的政治「僭建物」。而葡方在明知中方反對的情況下,利用當時雙方「不利用傳播媒介進行談判」的約定,「明度陳倉」地搶閘出籠。
  就此而言,張榮順前日在演講中指斥某些人所說,「如果不設立選舉產生的市政議會,就是民主的倒退」。直指這種說法的潛台詞是澳葡時期比現在民主,這種違背歷史事實的言論,已經不是法律問題,而是立場問題。並脫稿怒斥「對於立場問題我無話可說,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區行政區,認為澳葡時期的殖民統治比現在還民主?荒謬!」還表態要順利地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一定要排除這種干擾,堅決維護澳門基本法的權威,堅決落實澳門基本法的規定。
  也有人說,不恢復市政議會,違背「五十年不變」。這又是另一種荒謬。因為我們所指的「五十年不變」,是指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前的情況,及《中葡聯合聲明》中所載的各項承諾基本不變,並不包括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前並不存在,因而也就沒有寫進《中葡聯合聲明》的市政議會這類「政治僭建物」。實際上,由於市政議會是政權性機構,屬於政治體制的範疇,並非「雞毛蒜皮」的小事,因而倘當時已經存在,無論中方是否讓其乘坐「直通車」進入澳門特區,都將會寫進《中葡聯合聲明》附件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澳門的基本政策的具體說明》。但事實卻是並沒有寫到市政機構,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市政議會是非政權機構,中方認為沒有必要將之寫上去。結果澳葡政府就「鑽空鑽隙」,搞出個政權性的市政機構來。
  正因為如此,澳門特區籌委會才作出了《關於澳門市政機構問題的決定》,其中規定,在澳門特別行政區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之前,將澳門原市政機構改組為特區臨時市政機構。臨時市政機構經澳門特區行政長官授權開展工作,向行政長官負責。臨時市政機構的任期至新的市政機構產生為止,時間不超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卅一日。同時規定,澳門原市政機構的徽記、印章、旗幟,從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卅一日起停止使用。一九九九年十月卅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關於處理澳門原有法律的決定宣佈,澳門《市政區法律制度》中體現市政機構具有政權性質的條款抵觸澳門基本法,不採用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
  回顧這段歷史,希望那些要求恢復市政議會的朋友們,趕快清醒過來,不要再為葡方當年的「政治殭屍」圖謀擔幡招魂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08 05:33: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