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適合澳門實際情況的方法才是「管用的民主」

  習近平主席昨日在越南硯港「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發表題為《抓住世界經濟轉型機遇,謀求亞太更大發展》的主旨演講,強調世界正處在快速變化的歷史進程之中,世界經濟正在發生更深層次的變化。我們必須順應大勢,勇於擔當,共同開闢亞太發展繁榮的光明未來。他在談到中國五年來精準扶貧的成就和經驗時,再次用到「管用」一詞。
  這是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使用「管用」一詞後,再次在莊重嚴肅的大型場合使用「管用」一詞。他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是維護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廣泛、最真實、最管用的民主。」這個「最管用」的表述,頗有毛澤東「實事求是,不尚空談」的作風,也有鄧小平「不管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政治睿智。當然,與習近平自己也經常說的「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著才知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習近平所指的「鞋子」,就是指國家的政治制度,而「穿鞋子」的當然就是人民了。「履不必同,期於適足;治不必同,期於利民。」習近平曾多次在外交場合以這句俗語來闡明中國政府的態度: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合不合適,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才最有發言權。「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發展道路。只有能夠持續造福人民的發展道路,才是最有生命力的」。合適的才是最好的,而是不是合適只有自己最清楚,因此各國的發展道路只能由各國人民自己決定,各國都應相互尊重,支援彼此的選擇,而不要試圖干預別國的選擇。
  因此,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說,「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模式,政治制度不能脫離特定社會政治條件和歷史文化傳統來抽像評判,不能定於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國政治制度模式。要長期堅持、不斷發展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化、規範化、法治化、程序化,保證人民依法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鞏固和發展生動活潑、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
  對此,有論者指出,一些後起國家在將西方的民主政治搬到自己國家的時候,把民主的制度設計似乎神聖化了,不僅不考慮經濟條件是否成熟,也沒有看到理性條件是否允許,就照搬一些極度「平民化」的民主程序。要知道,西方發展成熟的民主國家,也是經過幾百年的歷史發展,才一步步地擴大民主的「主體」,民主的參與範圍,都是先從精英的民主,再發展到精英與大眾結合的民主,最後在民主的內在趨勢下,不斷地擴大民主的範圍,直到平民化、大眾化。而大眾民主在西方也絕非是最優的民主形式,但大眾民主不斷地底層化,民主的「非理性」特徵,也就表現的淋漓盡致,最後不可避免地遭遇民粹主義的危機。
  在中國政治家眼中,民主固然是一種價值,但絕對不是唯一價值,國家秩序,經濟繁榮都是民主的前提。民主的內在價值也絕不是單純的選舉民主政治,而是包含了政治民主、社會民主和經濟民主的多層次維度,其中經濟民主和社會民主的建設與政治民主同樣重要。如何將民主與其他的價值進行協調,兼顧其工具屬性和價值屬性,保證民主價值與國家秩序穩定與國家有效治理的實際相結合,才可能實現真正意義的民主,也就是「最管用的民主」。
  我國台灣地區的政治人物,極為自傲於台灣地區的「選舉民主」。然而,正是這種「選舉民主」,導致台灣地區從當年的「亞洲四小龍」之首,快速墮落為「亞洲小蟲」,從當年在只有三萬五千多平方公里、二千萬人口,每年的GDP竟然可以與九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十三億人的大陸「相對拼」,到今日大陸已經有廣東等沿海多省的GDP超越台灣。
  實際上,台灣地區「選舉民主的亂象,不單止是那些狗盜雞鳴的賄選、抹黑戰、「假錄音帶」奇招,甚至是「槍擊案」等怪招,而且更反映在整個政治生態的宏觀範圍內。十多年前人們就常說,陳水扁每天想的事情不是政務,而是選舉。講經濟就周身無力,講選舉就天下無敵。天天在選舉,哪有心思發展經濟?為了自己的連任,為了民進黨「立委」的勝選,他不惜毒化兩岸關係,得罪為他撐起「保護傘」的美國佬,大搞什麼「公投」之類,「攪得週天寒徹」,經濟和民生大受其害。而蔡英文雖然吸取陳水扁的教訓,避免刺激對岸,盡量不搞陳水扁那些花架子,但也是每天都想著自己能夠成功爭取連任。而在野者為了推翻對手,也濫開「空頭支票」滿足選民,即使是有長遠規劃,也是為了針對其對手,而且一旦實現政黨輪替就推翻其前朝的規劃,那管他「一地雞毛」。最近民進黨提出的「八年前瞻」計劃,就是選舉工具,是利用執政資源討好選民。但根本沒有全面或重點的規劃,隨意性極大,而且提前使用子孫後代的財政。朝野各政黨「立委」為了勝選,經常在「立法院」殿堂演出「全武行」,明知某個法案是有利於發展經濟,造福民眾的,也為了一個政黨的選舉利益之私,使用各種方法將之阻擋下來,以至造成「政令出不了總統府」,拖慢行政效率。 而且,選舉是要錢的,往往動輒就是「億億聲」。在當選後,當然希望能盡快收回成本,就透過官商勾結,爭取連本帶息取回。這也正是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公職選舉,選舉出來的領導人,有不少被「秋後算帳」甚至仍在任中就揪出
  而某些西方大國硬把「普世價值」的那一套硬扣給一些國家的頭上,推動
  「顏色革命」,現在這些國家有哪一家的日子過得比以前更好?不是內戰頻仍,就是經濟受到摧毀。想不到歡呼「勝利」的歌聲尚未完全落下,就要為自己的率性行為釀成苦果而後悔萬分。
  這些選舉亂象似乎與澳門無關,其實某些人對西方「普世價值」的崇拜表態,已經並不遑於台灣地區的政治人物,是「選舉萬能論」的盲目崇拜者,連一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成員也要公辦選舉產生。,。
  還是鄧小平有遠見。當年起草香港基本法時,李柱銘、司徒華等「民主派」草委提出「議會主導」的政制設計方案。鄧小平一錘定音,未來香港特區實行「行政主導」。這除了香港不是獨立政治實體,不能搞政黨政治、政黨輪替那一套之外,也是因為倘實行「議會主導」,立法會的權力高於行政長官及特首辦,必定會影響經濟發展,不利社會穩定。因此,後來澳門起草基本法時,就是確定行政主導。當然,當時澳門就是實行行政主導體制,甚至連澳督也擁有立法權,是為「雙軌立法」。而基本法則規定,立法會是澳門特區的唯一立法機關。
  其實,撇開那些理論不說,就說實踐,即使是爭取到全民普選,以澳門的政治環境,提倡者能否享受到「勝利成果」?還不是由他們所譴責的「蛇齋餅粽」施放者勝出,那些終日價宣揚「雙普選」者,只不過是「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
  只有適合澳門實際情況的民主,才是合穿的「鞋子」,才是「管用的民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11-11 05:28: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