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全國及省級政協換屆委員推薦是政治工程

  二零一八年是國家和地方省級三套領導班子(人大、政府、政協)的換屆年。由此,除了是作為最高及地方省級的國家行政機關的政府,澳門居民未能參與之外,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的澳門區代表的選舉工作已經進行;而第十三屆全國政協的澳門委員的人選的推薦提名工作,相信正在密鑼緊鼓地進行;而省級政協委員的推薦提名工作,按照以往規律,相信已經早於去年十一月間完成。
  全國政協會議的開幕日期,按照以往慣例是三月三日。而省級政協的開幕日期,今年似是集中在一月下旬,實際上已有多個省級政協公佈了開會的日期,大多是在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之間。而為之佐證的,是近日新華社陸續公佈了一些省份的行政主官的調整,應是要趕及在省級人大全體會議上選舉確定。
  習近平主席十分重視人民政協的作用。他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人民政協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管道和專門協商機構。人民政協工作要聚焦黨和國家中心任務,圍繞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把協商民主貫穿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全過程,完善協商議政內容和形式,著力增進共識、促進團結。加強人民政協民主監督,重點監督黨和國家重大方針政策和重要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增強人民政協界別的代表性,加強委員隊伍建設。
  這最後一句的「加強委員隊伍建設」,就與目前正在進行的政協委員的推薦提名工作密切相關。在過去長期以來,澳門區的全國及各地省級政協的委員,圍繞著全面深化改革廣泛凝心聚力,通過集體學習、視察調研、討論交流,尋求最大公約數、匯聚改革正能量,並充分發揮雙重積極作用,成為澳門特區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鮮明「旗幟」,壯大和整合特區愛國力量的中堅「骨幹」,推動澳門經濟升級轉型的重要「表率」和促進澳門人心回歸的「引領」力量。
  但也毋庸諱言,發生了一些令人痛心疾首的情況,就是一些地方的省級政協或省委統戰部的負責人,利用職權「買賣」政協委員。中共「十八大」後,雖然此種現象有所收斂,但卻悄悄轉向,變成當地主要官員為了積累政績,以捐贈社會公益事業的款額來確定政協委員、常委的人選。
  為了清查賄選人大代表及買賣政協委員的現象,在過去的整個屆期內,除了是因工作需要,從黨和政府的負責位置退下來,轉到同級政協工作,出任副主席或各專委員的負責人之外,沒有按慣例在中期增補非中共黨員的委員。實際上,據說在全國及地方省級政協的此一屆中期,原來是計劃港澳居民中,增補一批在反「佔中」等重大政治鬥爭中表現出色者為委員的,但因為必須集中時間精力調查整頓賄選等問題而擱置了,可能要留待今次換屆而一併解決。
  但從各方面消息看,可能會比此前較為「收緊」些。首當其衝的就是名額問題,港澳人士不能超過委員總數的百分之五。此前曾經「超額」的省份,可能會被要求嚴格按照上述名額標準,予以壓縮。實際上,在去年初的地級市政協換屆時,廣東省的一些地級市政協就大幅壓縮港澳委員的名額,回落到百分之五的的標準。
  另一個是有任期和年齡的限制。一般上,已經連任三屆者,不再考慮再次推薦提名。而年齡也有限制,日前香港《明報》報導說中央決定,全國政協委員對滿六十八歲,亦即一九五零年三月之前出生者,不作推薦提名。但此消息未說明是否包括港澳人士,因按政策,港澳人士的年齡可適當放寬。另外,也有傳說,少數民族及宗教界中的少數特殊人物,以及港澳地區在重大政治鬥爭中表現出色者,年齡限制也可適當放寬。而任職年齡和提名的實足年齡的計算,是以政協會議召開的當月為界。
  至於省級政協委員的年齡限制,按政策規定,任職年齡中共黨員最高不超過六十三歲,提名年齡界限中共黨員年滿六十一歲以上的,一般不再提名。黨
  外人選,任職年齡和提名年齡界限可按比中共黨員高三歲掌握;社會影響較大的黨外上層人士及其他有特殊代表性的黨外人士,因工作需要的,年齡界限可以再適當放寬。港澳委員適當放寬三歲。
  綜合各方面消息來源,港澳委員的正面表列亦即「積極條件」,是要有針對性地充實法律、教育等方面的專業人士,和愛國社團領袖,向專業界、基層、審計、會計、社會工作等專業領域的政治素質過關、過硬的代表人士,和中青年傑出代表傾斜,並注重安排在重大治鬥爭中有突出貢獻的人選。具體條件是:必須是香港、澳門特區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在政治上愛國愛港、愛國愛澳,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擁護祖國統一,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維護和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在重大政治鬥爭中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發揮積極作用;在香港、澳門有一定代表性和社會影響力,有一定的參政議政能力,能夠發揮政治影響、政治作用,在促進港澳與當地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合作與交往中發揮積極作用。
  有「正面表列」當然就有「負面表列」亦即「消極條件」。據內地的官方媒體報導說,首次以「負面清單」形式劃定十五類人士,不得當選地方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包括擁有外國國籍者、曾經被判刑者、組織黑社會團伙者、道德敗壞者、惡意欠薪者、曾任代表委員時履職不盡責者等,均不得出任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內地媒體還報導說,在政協換屆時必須做到「五個不准」:一、不准搞傳宗接代封建主義形式。二、不准把職責、使命和授予嘉獎、榮譽混合等同。三、不准違紀、違法搞權錢式交易。四、不准搞「私交」、「人情」等庸俗關係。五、不准以任何藉口,搞所謂特殊性、照顧性等違反準則。也有報導說,中央高層批評,長期以來某些地方把各級政協委員作爲「商品」交易,成了某些部門、有權官員斂財、搞「人情」交易等。披露各級政協委員有「議價市價」。所謂「議價」,是把部分名額在社會知名人士、商賈中「投標」,雖有名額限制,但競爭十分火爆,導致中央部門、省級政府都向上爭「名額」及在本地區增設名額。
  由於有任期及年齡限制,故估計全國及地方各省級政協的澳門委員,會有一定比例的更換率。有的地方明確規定,全體委員的更換率為百分之四十五。但有的澳門委員已連任三屆,而年齡又未超限的,是否能調到其他省份去,以繼續發揮作用?
  本來為了照顧名額不足而未能獲得邀請的港澳居民而設的特聘委員,據說取消了。此是為了杜絕賄選,但並非所有特聘委員都是「買」來的。因年齡、屆期等限制而未能續任委員,卻又具有優秀資質者,特聘委員就是一個好安排。而從內地省級黨委常委中,曾經取消的「戎裝常委」,在經過軍改後又陸續恢復;比照之下,在政協組織經過整頓,形成「不能貪」的壓倒政治態勢下,是否可以在嚴格甄審後,恢復特聘委員的安排?值得思考。而最近一些副省級市及地級市的政協,已經向曾作過貢獻,但因受任期及年齡限制而卸任的前委員,邀請其為「特邀列席代表」,可能就是「先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04 05:28: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