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珠澳兩地口岸軟硬件確有改善提高空間

  日前,澳門特區發生短期內的第二宗汽車衝關事件。一輛來自內地湖南的白色平治房車,竟然先後成功衝過內地的橫琴口岸和澳門的蓮花口岸,再駛至澳門國際機場上層停下,車內一名湖南籍男司機再進入機場出入境大堂,更成功爬越圍欄進入機場禁區範圍,最後被警員及機場保安截獲。涉事司機報稱目的是來澳門機場搭飛機離開,但資料顯示並沒有購買機票。事件再度揭發兩地口岸的保安存存在嚴重漏洞,邊境關卡形同虛設。不但連闖兩關,而且在行駛條件複雜的澳門街道上,可以如入無人之境,車輛沒有任何碰撞痕跡。如果熊某是恐怖分子,那就大件事矣。雖然因為保密,我們難以得悉其衝關的動機,但總是覺得,不是他所說的「乘坐飛機」那麼簡單。
  對此事件,澳門特區海關與治安警察局立即組成工作小組跟進檢討,並制訂多項措施,分別就車道的軟件及硬件兩方面進行優化。加強車道的防控能力。在軟件方面,海關聯同治安警察局與內地有關部門進行協調,進一步完善信息通報機制,並將會在短期內進行兩地聯合演練,以加強對突發事故的應變及協作能力。而在硬件方面,海關已即時優化蓮花口岸車道設備,包括加長車道欄、改善欄杆物料,以及於車道欄之間放置鐵欄,防止車輛從中穿越。另外,車道亦添置釘刺帶,用於攔截企圖衝關車輛。各項優化措施將於短期內有序落實到其餘陸路口岸,並正研究其他固定的防禦性措施,切實防止同類事件再度發生。
  其實,內地汽車衝關抵達澳門,並非是首次。在回歸前的九十年代初,廣東省北部一個縣市的公安局的警員駕駛警車到珠海辦案,不知如何竟然連衝兩關,一直抵達澳門黑沙灣三角地,發現景觀環境不對路,才知「到錯地方」。由於當時澳門仍由葡國管治,而駕車衝關者又是敏感的公安人員,因而釀成「外交事件」。而且,當時尚未有頒發「兩地牌」,能夠通關的汽車較少,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此「特權」,因而珠海口岸汽車通道的查驗極嚴。這輛沒有任何出境許可證件的警車竟然可以「大模大樣」地衝關,直讓人們嘆為觀止。
  現在雖然澳門擁有「兩地牌」的車輛已經過萬,而內地也有不少車輛持有可以出境進入澳門的證照,另外解放軍駐澳部隊的車輛也可進出珠澳,因而每天都有數千輛汽車出入境,習以為常。但查驗還是頗為嚴格的,卻仍然發生了無證汽車衝關的事件,這就暴露了駐澳兩地口岸的車輛查驗通道,其設備的「硬件」,海關人員的質素及兩地通報機制的「軟件」,都需要提高。
  如果說,澳門口岸的汽車通道的查驗手續相對簡單,而且據說蓮花口岸的欄杆較短,因而被熊某輕易衝關的話,珠海口岸的汽車通道的查驗是較為複雜的,盡管是「一條龍」,不再是人工查驗,但也有嚴謹的程序,包括確認面相及指模等。而且,還安裝了活動的擋路柱,已經增加了衝關的難度。卻竟然讓熊某衝了關,真是不可思議。
  今次衝關事件發生在橫琴--蓮花口岸。應當說,橫琴大橋既有一千公尺以上的距離,也因其設計特殊(據說,曾有某位國家領導人視察澳門後經此返回內地,就曾批准為何會有如此奇怪的設計),按道理,熊某在橫琴衝關後,倘能立即通知澳門方面,蓮花口岸是完全可以及時採取措施,予以攔截的。但可能是跨境通報機制繁瑣,要逐級上報,未能直接通報澳門口岸第一線的執勤警員,而致耽誤了實施攔截的時機。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今後,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珠海和澳門的口岸同在一個人工島內,而且可能實行一地兩檢;另外,「粵澳新通道」雖然只是步行的旅客通道,但據說也將使用新的查驗方式,是背對背的「一地兩檢,因而都可能會遭到類似的衝關情況,有必要及早未雨綢繆,強化其「硬件及「軟件」設施及機制,將類似的衝關事件消滅在萌芽階段。 
  珠澳兩地口岸固然是要加強阻截無證人員意圖混過關的行徑,但更應當為合法旅客的通關提供便利,讓他們可以在舒適、快捷、安全的環境下通關。在這方面,拱北口岸已經進行了多次改革提高,出入境旅客是有感的。不過,對直到現在,在汽車的出境通道,仍然未能實現永久性及全方位的隨車旅客查驗,則讓人感到戚戚然。
  實際上,拱北口岸的汽車入境及出境通道,對隨車旅客提供的便利措施,是不對等的。在入境通道方面,是嘉惠於所有中國公民,包括次內地通行證及中國護照的內地居民,也包括持台胞證的台灣居民,因而過境旅客都豎起拇指叫「贊」。而在汽車出境通道,原本是不提供隨車旅客查驗放行服務的。這就使得一些老弱病殘的隨車旅客,極不方便,必須人車分開,各自過關。原因是本來計劃設置隨車旅客查驗廳的東配樓,作為鮮活商品的海關及防疫查驗場地。在經過包括筆者在內的各方人士多次強烈呼籲下,珠海市在出境汽車通道附近設置了隨車旅客查驗廳。可能是面積較小,容納量不高,因而只對持回鄉證的港澳居民開放,並非全部中國公民,亦即擁有通行證和中國護照的內地居民,及台胞證的台灣居民,仍然未能使用該查驗廳,這就與如今查驗廳形成了「不成比例」。
  現在,澳門的鮮活商品批發市場,因應「粵澳新通道」的興建,已經遷往珠澳跨境工業區。這就為內地運往澳門的鮮活商品的通關並查驗,檢疫程序,也遷往跨境工業區提供了便利條件。而且,由於該口岸是二十四小時通關,由廣東各地甚至是全國各地運來的活鮮商品在經長途跋涉運到拱北後,就可以不用像現在通關的汽車出境通道旁邊的專用查驗廳,必須等到早上開關後才辦理通關手續,有利於減低活鮮商品的傷殘度。因此,將現在的專用查驗通道遷到跨境工業區後,騰出來改作隨車旅客查驗通道,條件已經成熟,使得出境查驗通道也能與入境查驗通道一樣,所有中國公民都可以使用,不象現時的臨時查驗廳,只是持回鄉證的隨車旅客才可以使用。這就有利於分流旅客查驗大廳的壓力,當然更方便於本來是車上乘客的台灣居民及內地居民隨車出境。
  其實,自從澳門特區政府提出「粵澳新通道」的項目後,中央政府就十分重視,並給以應有的支持。年前國務院頒布的澳門特區新的行政區域圖,也作出了配合,對青州鴨湧河尤其是粵澳新通道的一段,進行了劃界。而在此前,整條河湧都是屬於珠海市的。無論如何,既然「粵澳新通道」是澳門特區提出的項目,澳門特區就應更為積極主動,主動瞭解計劃在珠澳跨境工業區興建的鮮活商品的海關、檢疫部門的興建工程,遇到什麼困難,是否需要澳門方面再幫一把。倘在合理的範圍內,能幫就盡量幫。反正,最後得益的主要是澳門特區及其居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09 05:21: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