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美資博企發展前景將受制於中美關係?

  香港《明報》昨日報導,澳門賭牌最快一批將於二零二零年到期,風險評估機構Steve Vickersand Associates(SVA)發出最新的「二零一八年亞洲風險評估」報告指出,澳門的博彩收入已經從穀底反彈,並且預期二零一八年賭收表現正面發展,展望今年當地政治及經濟表現穩定。內地反貪及打擊資金外流的政策仍然持續。不過,隨著六個賭牌分別會於二零二零年及二零二二年到期,每家現時持牌的博彩公司,均須進行正式的競投程序。這反映出,美資的持牌人有機會因為中美關係的波動,可能變相被「挾持」而受到影響。而現時澳門六大賭牌中,「美高梅」、「永利澳門」及「金沙中國」均為美資公司。除了「永利」為正牌之外,另兩家為副牌,最快到期的為「美高梅」,隨正牌「澳門博彩」同日到期。該份報告又指澳門與內地關係緊密,確保澳門的安全,澳門大型賭場亦已改進保安,當地亦難以取得軍火,但是面對恐怖襲擊的風險仍然存在。此外,三合會及有組織罪惡捲入當地博彩業運作的情況仍見持續,並未退減,反見更加有組織。
  在未來可能會進行的賭牌重新競投的過程中,美資博企將會因為中美關係的波動,而受到影響?這確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儘管說,將不會發生該份風險評估報告中所言的「變相被挾持」的情況,但要求重新或首次參與賭牌競投的外資尤其是美資博企,必須像澳門特區立法會選舉時,所有報名參選者都必須填寫「效忠證明書」那樣,也公開畫押表態,將不會進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澳門特區經濟安全的情事,也不會與美國的政黨和情治機構發生任何關係,更不會資助金錢給美國的政黨和政客,則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在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強調,澳門特區必須「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責任的憲制責任」之後。
  應當說,美資博企的進駐澳門,確實是帶來了博彩業先進的經營及管理技術經驗,促進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也引進了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所需的會展業技術。但是,也帶來了不少隱憂,首先就是對國家安全和澳門經濟安全構成了有形或無形的威脅,而且也無法達成當初中央批准澳門賭牌開放的其中一個用意:讓美資博企引進高端賭客來澳門參賭。
  關於國家安全的問題,最為人擔心的是,在澳門經營的美資博企,大多程度不同地與美國的情治機構,或政黨、政客,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就是合作者。早在十多年前,筆者就首先分析並指出,某些美資博企與美國情治機構有著合作關係。而現在就更益發明顯,而且還十分巧妙的是,其中一家的聯繫對象是中央情報局,另一家則是聯邦調查局,好像存在有所默契的「分工合作」,簡直就是「雙劍合璧」。另外公開明擺著的是,這些美資博企,都與美國的政黨政治扯上了關係,都有資助美國政客參加政治選舉的動作。不是參與某個政黨的候選人的活動,就是做了另一位總統候選人的「大金主」。
  而在美國博企主動地與美國政客發生關係的同時,也被動地招惹了不少國際麻煩事,而使得澳門的國際形象受損。其中某美資博企的前行政總裁向美國的法院控告遭到其不當解僱一案,及該人在法庭庭審時大爆某美國博企東主下令秘密調查澳門特區政府官員並掌握他們的資料,以便對官員施加「影響力」的情況,以及這家美資博企還遭受控告「侵吞佣金」的官司,還有另一家美資博企因與前合作者的金錢糾紛而鬧上外國法庭等案件,不但是侵損中國及其澳門特區的司法管轄權,而且其中一宗官司的控方在案情指控中,還涉及中國的前國家領導人,都在國際社會引發高度注意,而對澳門特區的對外形象頗為不利。
  當然,美資博企與美國的政要關係密切,也並非全是壞事。比如傳說,威尼斯人之所以能在賭牌開投中處於不利位置,但卻能透過改變計劃與銀河合組公司,從而獲得q其中一個賭牌,後來又獲得批準分出的一個副牌,就是因為向中國政府保證,運用其影響力,可以運用其影響力,促使美國國會議員停止就中國人權問題發表意見,反對北京申辦奧運,後來的事實發展也證明了這一承諾是有效並得以落實的。而最近又有傳說,某美資博企的大老闆,向美國總統特朗普轉交中國政府的一封信,要求將郭文貴遣返中國。不過,與負面效應相比,這些正面效益的性價比,也是太低了。
  這份風險評估報告聲稱,中美關係的波動可能變相被挾持美資博企參與重新競投的利益,其實是美國隨時挾持澳門特區。實際上,中美之間的大小摩擦,澳門都受到影響以至是衝擊。比如,當美國在核六方會談的會議桌上討不到便宜時,就籍口澳門的銀行與朝鮮有交易,而由財政部出面,要「制裁」澳門的特定銀行,導致該銀行發生擠提,並進而衝擊澳門金融市場。美國對澳門的干還延伸到政治層面,動輒就拋出什麼「人權」、「人口販賣」等問題要任意「宰割」澳門。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還以美國在澳門擁有企業利益(美資賭場),及美國公民(主要是在美資賭場及其周邊行業工作)為由,要求在澳門設立其分館;當被拒絕後仍然不死心,不久前又提出,在澳門設立工作小組。其實,美國要在澳門就近對其公民提供領務服務是假,要就近並直接指導澳門名為「本土」,鼓吹「自決」、「公投」,從而暗渡陳倉為「澳獨」的人士及其活動為真。實際上,據說美國就有一個「宏圖偉略」,要在五年之內,將澳門變成「第二個香港」(專指「港獨」、「佔中」等各種非法的激進活動)!
  至於指望美資博企引進高端賭客來澳門參賭,也是適得其反。實際上,美資博企不但沒有帶來海外高端賭客,相反卻是曾在上海等地設立辦事處,名義上是招攬當地的高端賭客來澳門參賭,其實是當這些高端賭客到澳門後,還未踏進澳門,就被以商務飛機載去美國,並事先為其準備好了美國簽證,到其美國的母公司開設的賭場參賭。而且,不排除還會供應「金絲貓」陪玩,但卻偷拍了影像資料,並以此作要挾,進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非法活動。
  有某家美資博企,涉嫌資助一個博彩業工運團體,而這個工運團體後來逐家賭場進行圍繞式的抗議,卻沒有到向其提供資助的某家美資博企的賭場圍繞抗議。這就是把威脅穩定繁榮的黑手伸進澳門的社會事務了。
  因此,與其說是美中美關係的波動可能會變相「挾持」美資博企參與重新開投的運氣,到不如說是美資博企可能會影響中國的國家安全及澳門的經濟安全。因此,在賭牌重新開投時,一定要附加一個條件,美資博企不得參與國際政治事務活動,必須與既有的國際政治關係切斷聯繫。以保障中央政府的港澳工作方針中,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利益,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內部事務,得以切實落實執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0 05:25: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