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將澳大建設為培養治澳人材的一流大學

  第九任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已於前日履新,昨日首次與傳媒會面。他表示,澳大吸引他來的原因,是因為可以讓他發揮在國內外積累了二十多年的高校管治經驗,希望可以幫助澳大辦成一所澳門人滿意的大學,最優秀的學生都願意來讀,能夠立足澳門、融入灣區、面向全國、走向世界的卓越大學。他形容新的工作富有挑戰,但有信心可以迎難而上,也期望與澳大人、澳門社會各界攜手合作,同心同德,攜手合作為澳門和國家培養更多優秀的人才建設澳門,服務國家,貢獻人類。他還表示,在未來數個月將與教職員、學生和校友會面,並將進一步與澳門社會各界加強溝通和互動,全面了解校內和社會各界對澳大未來發展的想法和意見。宋永華強調,學術自由是任何大學的核心價值,他作為澳大校長,將會遵守大學章程,確保學術自由。
  澳門大學前任校長趙偉在任期即將結束時,可能連他自己也感到,各方面對其在澳大的工作不太滿意,未能獲得連任的機率甚高,實際上澳門特區政府及相關部門也組織了澳大新校長的遴選小組,在全球「獵頭」。因而不如知趣自行尋找出路,並尋得中東國家阿聯酋的沙迦美國大學的研究總監一職,並與澳大提前十一個月解約,於今年一月一日履新。為此,還惹來涉嫌違反與澳大的合約條款的質疑。不過,澳大倒是寬容為懷,回覆媒體表示,趙偉是按照正常的程序離職,因為根據《澳門大學章程》中的學術人員職程,並沒有「過冷河」的規定。至於趙偉教授離職後的去向,澳大稱尊重他的決定。畢竟,他在離職後並非留在澳門,所從事的工作也與澳門尤其是高等教育事業無關,不存在「利益衝突」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盡管澳門各方面對他在澳大的工作並不滿意,但他仍然是一位愛國愛澳者,沒有忘記祖國的養育栽培之恩,不像也是剛離職的香港大學前任校長馬斐森那樣,縱容學生會刊物《學苑》鼓吹「港獨」,拒絕辭退發起「佔中的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教席,甚至還親身到「佔中」現場探望慰問參與「佔中」的港大學生,因而被港大教職員工形容為「最差校長」,「教壞學生」。趙偉在主觀意願上還是希望能把澳大建設好的,只不過是單純業務主義有餘,政治敏感度不足,「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及駕馭複雜情況的能力不逮,而力不從心而已。
  實際上,作為澳門特區政府全資供養的澳大,尤其是獲得中央政府特殊照顧劃撥橫琴土地,並授予實施澳門法律特權,得以建成優美校園的澳大,有兩大任務,趙偉是未能完全承擔起來的:其一是在一定時限內將澳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學,據說這是國家領導人的殷切期望;其二是培養大批愛國愛澳、德智兼備的學生,成為建設「一國兩制」事業的主力軍,並為特區政府輸送管治人才。前者,由於澳門本身的知名度及高等教育底子不足等客觀困難,要招聘國際一流師資並不容易。盡管近年也有一些具有國際知名度的學者應聘任教,也有一些學者的論文在國際知名學術雜誌發表甚至獲獎,但其進步程度只是與自己「直比」而已,倘是「橫比」則可能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本身的步子較小的進步,追趕不了人家邁開大步的高歌猛進。試看同是一個中國架構下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在國際高等教育排名榜上不斷靠前,澳門大學連前五百名也不入。這有客觀因素,不能拔苗助長,拉牛上樹。不過,仍不能放棄澳大自己的責任及中央的期待,還應繼續朝向世界一流大學的前景進發。澳門特區政府財政儲備充裕,盡管要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量入為出,並預留一些款項參與區域合作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及「積蓄防饑」,但為了達成中央賦予的建成世界一流大學這個目標,應當適當增加經費,提高教授薪資,得以吸引到國際上高品質的師資,還是有必要的。
  至於培養「澳人治澳」的人才,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後、回歸前的公務員本地化、法律本地化和官方語文中文化的過程中,澳大曾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這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現職公務員進行公共行政和法律的專業培訓,並發給文憑,這有點像內地八十年代對公務員進行在職高等教育培訓並頒發文憑;二是對考進大學的高中畢業生進行常規高等教育,畢業後進入公職。這個「兩條腿走路」策略卓有成效卻有成效,培訓了大批人才,並較好地配合了澳門過渡期的需求,與由其他渠道培訓的學士以上人才一起,構成澳門特區管治的骨幹。澳門特區政府中的公務員,有不少就是澳門大學畢業的,如最近調升為文化局長的謝慶茜等。
  但近年受西風東漸的影響,澳大也出現了「沉渣泛起」的現象。首先是所招聘到的極個別師資,竟然是政治反對派,不但自身深度介入社會上的政治反對活動,還與香港的「佔中」發起人勾勾搭搭,而且還把政治反對派的理論和實踐帶到課堂,荼毒青少年,甚至以「加分」的手段,鼓勵學生們積極參與社會上的反對活動。其次是有一些學生無論是在學時還是畢業後,有樣學樣地效仿香港和台灣的反對派學生,在校園內及社會上進行政治反對活動,使得澳大成為澳門政治反對派的一個「地盤」,以至某些澳畢業生也成為社會上政治反對活動的骨幹,甚至是某政治反對派團體的新任理事長,也是澳門大學的畢業生。還有澳大畢業生在畢業禮上「發飆」,也有澳大前學生在校園大樓懸掛直幡,但卻沒有像其在特區政府的物業愛都酒店懸掛直幡後,遭到法律追查,因而更為壯膽。這就與為特區政府培養治理人才,要培養的是愛國愛澳的精英的要求背道而馳。因此,藉著前任校長任期屆滿,招聘能夠針對實際情況有能力者實踐承擔責任者,就是時候了。
  而澳大根據校董會、教職員、校友和學生對下任校長的遴選條件和要求的意見所形成的新任校長的招聘準則,在專業國際人力資源顧問公司的協助下進行全球招聘程序,經過嚴格遴選後,澳大校董會最終一致向行政長官推薦宋永華教授為澳門大學下任校長唯一候選人。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接受校董會的建議,正式委任宋永華教授為澳大第九任校長,並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上任。宋永華教授長期在英國和內地高等院校從事科研工作和擔任領導崗位,擁有豐富的大學高層管理和管治經驗,熟悉歐美和亞洲高等院校的辦學和運作規律,在推動大學國際化和促進高校國際合作方面閱歷甚豐。正因為宋教授所具備的豐富治校經驗、寬廣的國際視野、廣泛的國內外聯繫和網絡,以及對高等教育事業的高度熱誠和責任感,校董會認為宋教授是帶領澳大繼往開來的最佳人選,相信是可以勝任上述兩大任務的。
  政治反對派又跳出來了,揪住宋永華的「紅」亦即曾任浙江大學黨委常委,及中央組織部人才工作局副局長兼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工作(千人計劃)專項辦公室主任大造文章。這可見政治反對派的「雙重標準症」又再發作,因為就在「天鴿」風災後,某些政治反對派人物為了貶損行政長官崔世安及特區政府相關官員,竟然聲稱不如引進內地行政能力較高的官員。這也難怪,政治反對派的精神領袖蘇嘉豪,本身就是「雙重標準派」,在組織「反離補」時,反對行政長官可以享有刑事豁免權的「特權」;當自己要被立法會中止職務時,又死抱立法會議員免受刑事追究的「特權」。
  政治反對派只是看到宋永華的「紅」,卻忽視其在國際學術領域的「專」。其實,要領導澳大完成上述兩大任務,「專」和「紅」都需要具備。當然,此「紅」不同於彼「紅」,在這裡專指愛國愛澳。實際上,澳門向來就有「半個解放區」之稱,「紅」有甚麼不好。即使是退一步,內地就有「跟著組織部,年年有進步」之說,澳大需要進步,跟上他曾執掌的清華大學及浙江大學,還有英國布魯內爾大學、英國利物浦大學副校長的腳步。至於學術自由,宋永華校長已經做出了保證,相信可以做到的。但必須排除劣質意識形態摻入,尤其是違反憲法和基本法的所謂論述和思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1 05:29: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