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重視結合實際的澳門研究設法補強短板

  全國港澳研究會二零一七的會員大會和年度學術會議,上周六在深圳舉行。徐澤會長作工作報告,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宋哲、香港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全國人大常委會港澳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澳門中聯辦秘書長王新東出席並致辭。研究會會員代表黃平、劉兆佳、郭萬達、林發欽等分別就政治法律、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作主旨發言。出席者還圍繞政治法律、經濟、社會文化等議題分別召開三個專題研討會。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及教育部港澳台辦公室、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文化部港澳台辦公室、中國社科院台港澳事務辦公室、廣東省政府港澳辦、深圳市政府港澳辦、深圳市前海管理局、珠海市橫琴新區管委會等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以及香港貿易發展局、團結香港基金等機構的嘉賓等共一百六十人出列席了本次會議。
  澳門區的副會長吳志良,及理事、會員等二十多人,也出席了會議。其中駱偉建發表《論中央管治權與特區自治權的有機結合》,冷鐵勳發表《中央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的法律思考》,楊道匡發表《多元與融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新思維》,莫世健發表《自由流動是粵港澳大灣區成功的基礎》,王五一發表《鄭觀應的文化價值》等論文。駱偉建還主持了政治法律專題分會場,王五一主持了社會文化專題分會場。
  會員大會的唯一議程,是選舉增補兩名理事劉新魁、楊茂。兩人都是香港中聯辦的部長級官員,其中前者是法律部原部長,後者是社會工作部部長。但也都是研究香港的重量級人物,尤其是後者,是《香港概論》的作者之一,並與楊奇合著《•香港智力階級》,參與編寫《香港回歸大事記》、《香港回歸以來大事記》等,是最早以北京觀點研究香港的學術著作,啟蒙了許多研究香港的專家學者,也成為許多人研究香港的「標配」著作。而前者的來頭也不小,曾與他人合著《外國刑事訴訟法》等著作十餘部,在《中國法學》等刊物發表論文十餘篇。
  會長徐澤在作研究會二零一七年工作報告時表示,去年港澳工作取得明顯成績,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積極應對新情況、新問題,審時度勢、正確決策、持續發力,牢牢把握工作的主動權和掌握「一國兩制」話語權的結果。  徐澤表示,全國港澳研究會是港澳工作中的一支獨特力量,一個重要平台。在過去一年裡,研究會繼往開來,努力探索,積極圍繞事關香港、澳門長治久安、事關「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突出問題和深層次問題進行持續、系統、深入研究;努力構建符合「一國兩制」原則和精神的話語體系,配合中央對港澳工作重大舉措,發出正面聲音;通過學術活動,加強知識界和專業界的團結工作。
  從歷年的年會選擇在深圳召開(多數理事和會員是內地研究港澳議題的專家學者)看,全國港澳研究會的研究重點是香港的政治法律事務,及香港與內地的區域合作。實際上,近年來香港的政治法律事務,涉及到大量的專業理論問題。而中央也花了頗大精力,對香港的政治法律事務作了權威式的詮釋和解讀,包括《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的實踐》白皮書等。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有關港澳事務的方略,雖然是「港澳一體」,但從側重點看,還是向香港有所「傾斜」。而張榮顯今次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演講,就更是針對香港高鐵站的「一地兩檢」,作了全面深入的詮釋。其中一些觀點,香港《基本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因而香港《基本法》第十九條稱為「國家行為」,香港特區法院對國家行為「無管轄權」,就是不得質疑這些行為的合法性。「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在實施前獲得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批准,確認其完全符合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規定,而且不容挑戰,是比較新的提法而且是一針見血的。
  既然是港澳研究會,當然也少不了澳門的事務。王新東在致辭中就指出,過去一年對於澳門來說,大事連連,好事連連。張德江委員長視察澳門取得圓滿成功;立法會選舉取得良好結果,經濟連續三年負增長的局面得到扭轉。中共「十九大」報告的新論斷和新思想對做好新時期澳門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希望研究會今後能夠繼續發揮智庫優勢,深化對「一國兩制」實踐下澳門經濟社會發展的經驗和特區管治規律的探索;統籌研究力量,凝聚專家力量,著力破解難題;進一步加強交流合作,培養鍛煉隊伍。
  王新東提出的願景,確實是值得澳門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高度注意。尤其是隨著蘇嘉豪等新一代具有理論根底的政治反對派浮上檯面,盡管人們不能接受其觀點,但對其「詭辯」技能卻又不能不予以正視,澳門特區必須在繼續進行基礎理論學術研究的同時,也應當注意培養實用性的政治法律辯論人才,並佔領道德高地,牢牢掌握對政治法律議題的話語權。
  澳門不是沒有理論結合實際的人才,但確面臨兩個「短板」,其一是學術理論人才的年齡偏大,年青的人才尚未接得上。近年雖然舉辦了許多培訓青年人才的各類活動,包括青年議政培訓班等;但卻是一般化及「人云亦云」的多,缺乏專精深度及有創造性﹑開拓性的見解。其二是研究澳門政治法律的學者專家,較大比例並非澳門土生土長,盡管理論深厚,但由於對澳門的歷史認知不足,因而在結合澳門實際情況時,或會有「打空跑」的現象,而且學術性太強,實用性不足。
  然而,澳門本土愛國愛澳人士的學術素養卻是嚴重不足,這可能是與環境有關。「一二‧三事件」後,澳門成了「半個解放區」,幾乎沒有對手,可以說是「躺著也能贏」,因而放鬆了學習,容易自我感覺良好。而香港則不同,效法「一二‧三鬥爭」(當時不少人過大海來澳門參觀學習),發動「反英抗暴」鬥爭,卻被港英當局鎮壓了下來。因而愛國者們發奮圖強,勤奮學習,湧現了不少精英,工聯會、民建聯領袖的理論水平「嘞嘞聲」,澳門的「戰友」們難望其背項。
  其實,澳門也有不少領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除了共通性的「維護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與保障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等理論之外,也有澳門特區自己的特色。比如,最近的設立政權性市政機構的討論,就是理論交鋒,如果不是張榮順作了權威性及高度理論性的詮釋,單憑澳門特區自己的理論實力,可能還不一定能辯得過新興的政治反對派,只能是以勢施壓但「壓而不服」,而不是以理論服人。當初特區政府在向立法會提請「過冷河」法案時,未能即時配套也提交「離補」法案以作平衡,而是過後才提出「離補」法案,就被反對派以割離「過冷河」法律的方式「摁住來打」。現在,卸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及主要官員,卻受「過冷河」法律管制,不能從事商業活動,沒有收入來源,但又要生活,確不公平。而蘇嘉豪在為自己的立法會議員「特權」辯護時,卻未能以其在「反離補」中,反對行政長官的刑事豁免權,進行針鋒相對的反擊。還有不少是涉葡法律問題是值得研究的。比如十多萬持有葡國護照的中國公民,是否可以進行葡國選民登記?又如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及之後出生的華人居民,是否可加入葡國國籍?都是需要研究並作出明確的闡述,以捍衛中國的國家主權的。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5 05:20: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