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慈善事業轉型公益服務作為說開去

  澳門基金會作為輪值單位,與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愛家文化事業基金會和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等單位聯合主辦,並獲頂新公益基金會支持,從昨日起一連三日舉行第四屆「海峽兩岸暨港澳慈善論壇」,共邀請了來自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和台灣地區近二百位知名專家學者、公益慈善機構負責人、愛心企業領導等慈善界代表參與,一同就「協作、創新與專業服務」主題作重點探討。
  這項活動具有多重意義。其一,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導致兩岸官方聯絡及交流合作機制「停擺」的情況下,如何貫徹執行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我們將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促進心靈契合」的指示,及按照「錢七條」提出的推動澳門與台灣之間的民間交流,作出有益的探索?澳門基金會是澳門特區政府的官方機構,在民進黨掌政的現實條件下,既不能與台灣官方發生任何關係,也不能資助澳門民間團體與台灣公權力機構的互動活動,又要推動澳門與台灣地區之間的民間交流互動,就是高度敏感及必須注意做好政策區隔的行為,需要具有較高的政治洞察力和技巧。而澳門基金會則透過舉辦此類民間交流活動,作出了有益的探索,為澳門特區政府其他機構作出了表率,而且也為有意進行澳台民間交流活動的民間團體,向澳門基金會申請資助,提供了樣板。
  其二,是探索在一個中國架構下的海峽兩岸和港澳地區,不同社會制度之下,如何做好慈善事業,並將之轉型為公益服務,以彰顯人性的光輝,構建和諧向上的社會氛圍,尤其是落實貫徹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堅持人人盡責、人人享有,堅守底線、突出重點、完善制度、引導預期,完善公共服務體系,保障群眾基本生活,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斷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形成有效的社會治理、良好的社會秩序,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及「完善社會救助、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優撫安置等制度,健全農村留守兒童和婦女、老年人關愛服務體系。發展殘疾人事業,加強殘疾康復服務」等論述,達致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之目標。
  另外,該項活動嚴格規範用詞,不用民間習慣但其實並不規範也不嚴謹的「兩岸四地」一詞,而是嚴格執行中央有關機構發出通知必須使用的「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一詞。這是澳門特區政府及其下屬機構嚴格執行中央政府相關機構的指示的自覺表現,那怕將會受到政治反對派的瘋狂攻擊。
  實際上,在澳門特區已經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澳門地區的政治反對派受到震懾,不敢像他們的香港「戰友」們那樣公然打出「港獨」的旗號,但卻偏要表露他們某種帶有分離國土的意識,就曾經瘋狂攻擊特區政府及其下屬部門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統一、完整的作為。其中較為典型的例子。就是體現在對待「國立」兩字。特區政府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的官網,在刊登涉及台灣地區的大學機構的資料時,嚴格遵守中央政府有關涉台用詞的規定,刪除一些大學機構稱謂中的「國立」兩字,結果引發政治反對派某活躍人士的不滿,連續進行攻訐。不管其動機如何,其實都與其在台灣大學政治系和政治研究所就讀時,曾經參加過「小英青年軍」的活動,而「小英青年軍」的「教母」蔡英文,曾經在一九九九年為李登輝炮製了「特殊兩國論」的分裂國土理論,現在又拒絕承認「九二共識」,阻擋部分黨代表提出「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因而從邏輯上推理,其維護台灣當局「國立」的稱謂,就是迎合蔡英文的「台獨」行為和理論。
  正是這個政治反對派活躍人士,曾經針對澳門基金會向暨南大學提供一億元人民幣建設經費,支持該校專供港澳學生使用的基建項目與重點發展領域,而發動了大遊行,在毫無根據地攻擊行政長官崔世安「左手轉右手」的同時,也攻訐澳門基金會「利益輸送」,並以「有罪推定」、「懷疑一切」的手法污衊澳門特區政府和暨大董事會。其實,說穿了,這並不單止是政治反對派與特區政府及建制派之間的單純政治見解之爭,而是「台獨」勢力在澳門的代理人,向忠實執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和「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澳門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進行「搶奪接班人」的瘋狂進攻。實際上,發起「暨大一億回水」行動的「大搞手」之一,就是反對刪除台灣高等學校稱謂中的「國立」一詞,並在客觀上配合由「台獨」分子掌控的「教育部」推出的八十八所高校聯手到澳門招生的活動,為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蔡政府,與國家教育都、暨南大學爭奪澳門學生,亦即是要阻止澳門學生到內地升大,迫使他們到台灣地區接受「天然獨」實質是「人為獨」的荼毒。
  幸而,許多曾在針對單純的澳門特區行政事務的「反離補」活動中受了蒙蔽的青年人,在涉及到「統獨」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沒有上當受騙,沒有參與其發起的「回水暨大一億」行動,使到「大攪手」自己承認「失敗」。而且,更因為他在這次遊行活動後,涉嫌在行政長官官邸外非法集會,並因未按警方指示離開,而被控以「加重違令罪」。而澳門立法會也應初級法院的要求,討論及以大比數通過了有關「中止蘇嘉豪議員職務」的議決。而初級法院也已排期審理該宗被控涉嫌「加重違令罪」案。但法院尚未開庭,又引出後續的司法程序官司。
  就在此系列事件中,澳門基金會承受了重大的壓力。其做社會教育文化公益事業,並無任何人直接得益,也無所謂的「對價關係」,包括作為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席的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內。實際上,崔世安雖然也是暨南大學校董會的副董事長,但暨大董事會的成員,還有董事長、原國務委員戴秉國,副董事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國務院僑辦主任裘援平,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劉謙等,及包括香港和澳門中聯辦官員在內的常務董事。這就可以得知,只是作為董事會其中一員的崔世安,根本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左袋轉右袋」,尤其是在習近平主席大力打貪,及提出「八項規定」之後。反對派的這種陰暗心理,其實是自己滿腦子充滿墨汁的條件反射,就像烏賊一樣,只懂得噴「墨魚汁」,沒有別的本事。
  但由於澳門基金會積極參與同「台獨」勢力搶奪澳門青少年一代的鬥爭,而被政治反對派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經常針對澳門基金會發動攻訐鬥爭,誓要「攪得週天寒徹」。而澳門基金會的工作人員,也從生理到心理都承受著極大的壓力,真是難以為外人所道。但他們都忍辱負重,繼續進行應當要做的事業,今次就探討新時期下慈善事業向公益服務轉型的經驗及願景。吳志良主席在致詞中指出,澳門慈善已經開始朝向公益化、專業化、制度化與國際化的方向轉變。在慈善對象上,從由境內爲主轉向境內與境外幷重,境外服務日趨增加。在慈善結構上,由傳統救濟性慈善向公益服務轉型。在慈善組織功能上,融合型功能持續分化,專業服務、個案服務與志願服務增加。當然,在肯定成績的同時,也指出澳門的慈善組織目前還存在著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例如賬目的透明度較低;慈善組織的專業能力有待提升;內部管理的制度化水平也需要加強……等,期待透過這次論壇,能夠吸取其他地區的慈善發展經驗與教訓,必將有利於進一步完善與提升澳門的慈善事業。  
  (更正:昨日文稿因電腦操作失誤,「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一詞誤刪去「非」字,特此更正)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6 05:10: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