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應抓緊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對接合作申報

  第十三屆湛江市政協第二次會議於昨日上午開幕。下午是全體會議「搶咪發言」時間,筆者以「特邀人士」也搶到了「金咪」,並作了如下簡短發言: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賦予自由試驗貿易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我們湛江市的前身一一「廣州灣」,原來就是一個自由貿易港。而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在當時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習近平的見證下,廣東省長黃華華與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的《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其中有一句是「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
  請問,湛江市委,市政府如何充分利用《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給予的別處所無的這一有利條件,爭取將《澳門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區的自由貿易港政策,引進湛江深水港並融入到中共「十九大」報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的方略中去,成為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一部分?
  由於《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有效期是十年,亦即還只有三年的效期。但每年年初廣東省政府與澳門特區政府聯合提出的落實《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年度工作計劃—直都沒有將落實「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羅列進去。請問,湛江市委,市政府將如何抓緊時間,將湛江市落實貫徹「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的具體方案報告廣東省政府並透過省政府通報澳門特區政府,以催促其兌現相關承諾,將之列進兩地政府落實《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年度工作計劃?
  實際上,根據《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保持自由港地位,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徵收關稅。」所謂「自由港」,就是對進出口商品完全免除關稅或基本上不徵收關稅,不實行貿易管制的地方。
  按照澳門現行作法,僅對為數較少的幾類商品徵收進口稅,其徵稅範圍大體上與香港相當,包括煙、酒、汽油、化妝品、飲料、機動車輛等等。不過,澳門對進口商品徵稅的稅率比香港略低。由於澳門是一個資源貧乏的地區,從日常生活的糧食、蔬菜、飲用水、水果到工業品,基本上依賴進口,工業原料也靠進口。澳門所處的這種地位,決定了其對進出口商品基本上不徵關稅,也不實行貿易管制。而是堅持自由貿易政策,支持貿易自由化。
  按照基本法的這項規定,澳門特區實行自由港政策,對進出口商品和貨物原則上不徵關稅,以保證貨物、資金的流動自由,維護澳門作為自由港的地位。對於少數進出口商品,澳門特別行政區可以依法規定予以徵稅。至於徵稅的範圍和幅度,可由澳門特別行政區自行決定。但不管怎麼說,容許對少部分進出口商品徵收關稅,並不改變澳門作為自由港的地位,並不違反澳門別行政區實行的自由貿易政策。
  但由於澳門沒有深水港,就白白地浪費了這個自由港的政策。這就是為何澳門開埠比香港早得多,而且兩地同是自由港,香港卻是發展得那麼快的原因,就是因為香港有深水港。自由港與深水港相結合,造就了今日獅子山下的不朽篇章。
  而湛江港是全國少有的優良不凍深水港。湛江交通區位優勢,港口及海洋資源優勢明顯,擁有較大的經濟總量及市場腹地,與北部灣經濟區域緊密相連。湛江進出口已初具規模,湛江港還擁有三十萬噸級深水航道、三十萬噸級原油碼頭和二十五萬噸級鐵礦石碼頭,港口吞吐量能力超過二億噸。湛江還有強有力的產業支撐,已形成具有區域特色的鋼鐵、重化、近海油氣開發、電力、造紙、農海產品加工、飼料、紡織、電器機械等支柱產業和鋼鐵重化、農海產品加工、高級紙業、小家電製造業等基地。海洋產業規模總產值僅次於廣州、深圳,居廣東省第三位。
  湛江港的前身--廣州灣,在法治時期曾經是自由港。廣州灣和澳門都擁有曾被聞一多先生寫進了《七子之歌》的歷史淵源,因而落實貫徹《粵澳合作框架協議》關於「支持探索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合作」的規定,用足用好用盡《澳門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區的「自由港」的地位和國家的「CEPA」政策,按照「WTO」的規則,以「自由貿易區」的體例,將湛江港的深水港「硬件」與澳門的自由港「軟件」結合起來,並充分利用東海島的地理條件,設置類似「保稅區」的自由貿易區,不但有利於澳門特區落實貫徹國家「十三五規劃」賦予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定位,而且更有利於湛江市的經濟騰飛。而且,也可實踐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關於「賦予自由試驗貿易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的方略,及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第七部份二十五項提出的「加快自由貿易區建設。堅持世界貿易體制規則,堅持雙邊、多邊、區域次區域開放合作,擴大同各國各地區利益匯合點,以周邊為基礎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改革市場准入、海關監管、檢驗檢疫等管理體制,加快環境保護、投資保護、政府採購、電子商等新議題談判,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擴大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台灣地區開放合作。」指導方針,對自由貿易試驗區實行擴容,並將「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對接合作」項目,納進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與廣州市南沙、深圳市前海、珠海市橫琴等區塊倂翼齊飛。
  根據相關信息,有關「湛江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對接合作」的具體方案及合作方式,澳門特區政府沒有自己的構思,也不主動提出方案,只等待廣東省政府及湛江市政府提出,如湛江提出方案能符合澳門特區貫徹落實中央賦予「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定位任務的利益,將會全盤接受。為此,希望湛江市政府能盡快按照粵港澳合作的程序,與廣東省政府港澳辦公室接洽,並共同研擬實施方案,獲廣東省政府認可後,送交澳門特區政府審閱,倘認為可以接受,將由廣東省政府與澳門特區政府共同向國務院申報。
  由於《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有效期是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為止,效期只剩下三年。因此湛江市不能怠懈,必須盡快與廣東省政府港澳辦接洽,展開「項目保衛戰」,並在港澳辦的指導下,研擬相關方案。目前看來,結合中共「十九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及全國多處地方申報自由貿易區的情況,較為穩妥的方案是將湛江港寶滿港區列為與澳門自由港合作對接的區域。另外,也需提醒廣東省政府港澳辦注意,相關方案不宜將之列為單純的跨域「交通」事務,而應以「自由港」的特性,列為對外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事務(按: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高開賢先生有關落實「湛江港深水港與澳門自由港對接合作」的建議,被國務院轉批廣東省交通廳處理,該廳即是以「跨域交通」的性質作答覆)。有必要時,湛江市政府向廣東省政府申請,組織規格較高的代表團訪問澳門特區,或是先行通過廣東省政府,誠邀澳門特首崔世安博士及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訪問湛江,實地考察湛江深水港,並具體研商兩地合作事宜。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7 05:14: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