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貴州省政協港澳委員新老交替承前繼後

  政協第十一屆貴州省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昨日召開,聽取了省政府領導對《政府工作報告》(徵求意見稿)的說明,審議通過了第十一屆省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並推選了被告人、第十一屆市鎮鄉提案工作情況的報告,還審議通過了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委員的名單(五百七十一人)。其中港澳委員三十人,比今屆少三人,這是嚴格按照港澳委員不超出委員總額百分之五的規定而為之。
  新一屆貴州省政協委員的更換率,達到百分之六十二,幅度頗大。而澳門委員的名額仍然保持七個,而且只是更換二人,與整體尤其是與香港委員相比,算是較為穩定。新一屆澳門委員是:馬建章、區柏來、何漢昌、陳順回、高展明、陳暉瑜(女)、謝杰豪。其中區柏來、陳暉瑜是新人,取代因已連續任職三屆而按規定必須卸任的林昶、梁仕友。本來,梁仕友尚未超逾初次提名的年齡,完全可以像其他的一些人士那樣,在某一個省份的政協任期滿三屆之後,交流到另一個省份去,而且筆者也曾為此而做了工作。但梁仕友認為自己已是廣州市海珠區政協委員,自覺按照「不交叉」的規定,放棄了交流到其他省級政協的機會,以騰出位置,讓年輕新一代有機會參政議政,真是高風亮節。
  香港委員是陳月明(女)、蘇開盛、顏俊文、楊子鐵、計艷麗(女)、程燕(女)、黃錦良、楊國強、陳宇齡、王紹爾、鄧小宙、史理生、鄺平山、蘇麗珍(女)、李進秋(女)、李浩然、吳志良、余偉杰、簡浩賢、林永惠、羅毅、溫竑平、謝曉東。其中計艷麗、黃錦良、楊國強、陳宇齡、史理生、李浩然、吳志良、余偉杰、簡浩賢、羅毅、溫竑平、謝曉東等是新人,更換率較大。其中有幾位是在反「佔中」鬥爭中立場鮮明,經香港中聯辦鄭重推薦。而計艷麗是現屆常委但在新一屆政協中卸任的魏鳳英,及曾任全國政協委員的計佑銘的女兒。
  而卸任的現屆香港委員,則有魏鳳英(女)、蔡玉強(以上兩人為常委)、田鐵英(女)、劉嘉華、吉爾昶、何文儉、楊曉紅(女)、楊育清、鄭志雯(女)、鄭詩韻(女)、黃天祥、黃澤恩、龔浩、董喆(女)、韓旭等十五人,但卻只是補替十二人,亦即減少三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現屆委員中的幾位「名人之後」,雖然尚未任職三屆,也很年輕,但卻未能獲得繼續提名,包括起義將領解放軍上將董其武的外孫女董喆,鄭裕彤的外孫女鄭志雯,「小甜甜」龔如心的姪子龔皓,台灣地區國民黨將軍的姪子韓旭等。其中董喆可能是將要接替其母親出任全國政協委員,而其他你的一些人,則可能是從未出席過會議,或是曾經上過香港報章的「頭條」,或是參政議政的能力不足等,而未獲得繼續提名。由此可見,在新時期之下,對人民政協的定位,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管道和專門協商機構,其工作要聚焦黨和國家中心任務,圍繞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把協商民主貫穿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全過程,完善協商議政內容和形式,著力增進共識、促進團結,及加強人民政協民主監督,重點監督黨和國家重大方針政策和重要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等,要求甚高,而不是「花瓶機構」,因而對增強人民政協界別的代表性,加強委員隊伍建設,也頗為嚴格,並不是「榮譽」職務,而必須具有參政議政的能力及熱情。
  在趙克志還是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還是貴州省長時,筆者在座談會上發言表示,習近平主席在全國政協港澳臺僑外事專委會的一份調研報告中批示指出:「港澳政協委員人才濟濟、群英薈萃,是愛國愛港、愛國愛澳的重要力量。要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為他們在特區和內地更好發揮『雙重積極作用』創造條件、提供幫助,鼓勵他們為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和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多做貢獻。」七位澳門委員認真學習、執行習近平主席有關政協港澳委員要充分發揮「雙重積極作用」的指示,分別在貴州省的經濟,社會,文化教育領域,和澳門「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事業上,儘自己的能力,按照自身的特點和條件,與當地的中心任務緊緊地結合起來,履行政協委員的職責和任務。充分運用自己生活、工作在實行「一國兩制」下,思維定勢和視野知識面都較為獨特的有利條件,並結合貴州省的實際情況,為貴州省的經濟社會建設建言謀策。並在澳門特區的社會政治生活中,旗幟鮮明地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支持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政府依法治澳、依法施政、依法行政,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長期保持澳門繁榮穩定的利益,反對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澳門的行為,與抵觸和反對「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人和事作堅決鬥爭,為「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順利實施「保駕護航」。
  就此,促使我們進一步思考,如何壯大和整合特區愛國力量的中堅「骨幹」,充分利用人民政協的優勢,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促進愛國愛港愛澳力量的發展壯大,加快「人心回歸工程」的進度。因此,趁著趙書記、陳省長會見我們的機會,提出幾個建議;一、適當增加貴州省政協港澳委員的名額。二、推廣沿海一些省級及地級政協單位設立並聘請特聘委員的模式,設置及邀請省政協特聘委員,以這種不佔名額,不受年齡限制,不受戶籍地法律限制(如台商之於《兩岸關係條例》),不受國籍限制(如海外華人)的方式,聘請那些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熱愛人民政協工作,有社會責任感,能廣泛聯繫港澳鄉親的港澳居民,或是本專業的領軍人物,有較強的參政議政能力和文字水準,具備政協委員條件,但因各種原因而未能安排的港澳兩特區中的港澳居民,及關心和支持當地建設的港澳居民,出任省政協的特聘委員,並向他們賦予參加省政協和相關專門委員會的會議、調研、視察、考察、聯誼等活動,向省政協提出意見和建議,通過相關專門委員會提交提案、反映社情民意資訊的權利和職責,以使貴州省政協的工作能更好地適應新形勢、新任務的需要,充分發揮各地政協的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職能作用,並能盡量團結更多的港澳貴州鄉親及關心和支持當地建設的港澳居民。
  三、推廣沿海省區市尤其是廣東、福建兩省開放其地級市政協以至是縣區一級政協邀請港澳居民出任其委員模式,開放內地各地級市及自治州政協,以及縣區一級的政協,也以設置港澳特邀委員界別,或以對外友好等界別,邀請當地在港澳兩特區中的鄉親,或是關心和支持當地建設的港澳居民,出任其委員。這也是在些地州縣區與港澳兩特區之間架起聯繫橋樑,可以起到招商引資及引介慈善事業的作用,促進當地的經濟和社會建設。四、開放更多的工商聯、青聯、婦聯、僑聯、科協、文聯等人民團體,吸收港澳居民成為其會員,並當選為領導機構成員。
  筆者這個發言,受到趙克志、陳敏爾等領導的重視,省政協主席王富玉還批示《貴州政協報》重點報導。省政協港澳台僑與外事委員會還撰寫提交了《關於在海外僑胞與台灣同胞中聘請部分政協「特邀委員」的提案》。但據說中央批复,在內地的人民政協組織不設「特邀委員」,亦即只有沿海的政協組織有權這樣做。殊為可惜。
  筆者為「站好最後一班崗」,放棄了以湛江市政協「特邀人士」身份與市委書記鄭人豪、市長姜建華與港澳委員、特邀人士座談及餐敘的安排機會,趕到貴陽出席本屆政協常委會的最後一次會議。筆者出任貴州省政協委員三屆共十五年,其中兩屆十年常委,從過去從未到過貴州,到現在頗為熟悉貴州,並產生了深厚的感情,也有幾件提案獲得優秀提案獎,也曾作過幾次大會發言。現在,既然按照政策規定必須卸任,也就愉快地接受安排。但還將以澳門貴州聯誼會會長的身份,繼續關心貴州省的建設,及黔澳之間的區域合作事務。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19 04:15: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