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工聯發展宜適應澳門經濟社會轉型態勢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昨日拜訪澳門工聯總會,及與澳門公務員團體負責人聚會,副主任陳斯喜也拜訪了鏡湖醫院和同善堂,並分別發表了勉勵性的談話。中聯辦負責人走訪各界別團體。尤其是在一年之計在於春」之際,與各界別團體聯絡感情,這是中聯辦的優良傳統。尤其是在強調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之後,就更凸顯了這項工作的重要性。實際上,在過去,這項工作就做得不錯。澳門回歸前,由於澳門新華社與各界別人士密切聯絡,並組織各種訪京團絡繹不絕「進京趕考」,而加強了回歸意識,為澳門政權的平穩交接創造了有利條件。回歸後,曾一度未能正確理解「守門員」和「井水不犯河水」的論點,此類活動曾經絕跡。筆者當時就感到不是味兒,曾當面向白志健主任提出此問題。他經過向王今翔副主任詢問證實後,決定恢復類似的活動,因而就有了中共「十六大」召開後不久,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會見澳門新聞界高層訪京團的安排,後來中央宣傳部長劉雲山、劉奇葆也先後會見澳門新聞界高層訪京團。如今中共「十九大」剛開過,選舉產生了新一屆中央領導班子;而全國「兩會」也即將舉行,政府層面的新一屆領導人也將產生。希望中聯辦能夠適時組織各個界別的訪京團,向中央相關領導人匯報工作,聆聽他們的教誨和指示,使得各界別可以與中央加強聯絡溝通。而澳門中聯辦經過調整的新的班子,也宜從昨日的拜訪活動開始,繼續發揚過去的優良傳統,與澳門各界別加強聯絡。尤其是傳媒界,恢復過去新的相關主管負責人到任後隨即到各傳媒單位「串門」的優良傳統,聯絡感情,促使傳媒界更為自覺地為維護「一國兩制」,維護國家領土和主權的統一和安全,而「鼓與呼」。
  鄭曉松主任在與澳門工聯負責人座談時諄諄指導,希望他們發揚創會初心,堅定信心、與時俱進加大會務改革力度,加強人才培養,創新工作方式和活動形式,最廣泛地把包括博彩從業員、公務員、文職白領等在內的職工組織起來,不斷發展壯大愛國愛澳力量,始終走在時代前列。鄭曉松的這番話,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筆者此前多次提出的「全澳門勞動者,聯合起來」的呼籲。當時說得還很委婉,現在雖然連中聯辦主任也直說了,筆者也不妨放開來說。工聯總會今後的工作重點及自身定位,很有必要突破過去集中在「藍領階層」的局限,更應根據形勢的發展,擴展到「白領階層」,包括所有的受薪者和自僱者,尤其是鄭曉松所說的「博彩從業員、公務員、文職白領等在內的職工」,還有各類專業人士,如在會計、設計、文創、律師樓、醫療機構等服務的員工。
  當年陳望道在翻譯《共產黨宣言》時,最末一句是翻譯為「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後來變成了「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看來還應「回复初心」,回到「勞動者」的定位。畢竟,現在的「打工仔」受薪階層,已經並非是純粹的「無產者」--即使沒有生產資料,也擁有生活資料,包括住房、交通工具等,而非《國際歌》所唱的「一無所有」。
  實際上,就以澳門的受薪階層為例,過去是「餐搵餐食」,「手停口停」。而且是以「藍領」的工種為主,因而才有那麼多的行業工會,包括「炮竹工會」、「火柴工會」、「毛巾工會」等。但如今澳門經濟轉型,改革開放後真正的工業已經基本北上,博彩業開放後一枝獨秀,其他各行業似乎都是圍繞其生存,以服務業呈現的第三產業填補了第二產業北上後遺留的空間,過去曾經輝煌一時的爆竹、毛巾、造船等工業基本絕跡,這些行業現存的工會組織,相信也是名存實亡。如果看不到這個發展趨勢,仍是拿出甚麼「爆竹工會」、「毛巾工會」、「火柴工會」等「殭屍工會」來炫耀,恐怕會被歷史的列車所遺棄,而且在「反對派」也在成長,並提高「鬥爭藝術」,緊盯著澳門基金會的資助項目的情況下,將會陷於被動。
  某些較為年長的工會工作者,或許會有失落感。在那「火紅的年代」,最高領袖「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理論,讓澳門工人也大受其惠,在各項政治生活中都享受著最高的地位。而在中葡談判之後,時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姬鵬飛在會先澳門工聯訪京團時,就提出了澳門回歸後工聯如何推動轉型的問題,就如醍醐灌頂;後來李後副主任更直接指出,香港和澳門回歸後,按照「一國兩制」方針,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工會工作必須據此而轉型。
  廖承志曾經說過,「香港工作,一『左』二窄」,雖然是批評當時的香港工委,但如果比照,也很有裨益。所有的工作必須以「一國兩制」為圭梟,以基本法揭櫫的「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主軸,作出心理調適和定位調整。因此,除了必須服從和服氣不再是「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巨大變化之外,更應將工作對象擴大開放,擴展到全澳門的勞動者--包括各行各業的受薪者、自僱者,除了過去的主要對象「藍領」之外,更應該是「白領」,包括公務員、博彩業員工、銀行等行業的員工、以至是會計師樓、律師樓、設計師樓的員工等,並組成「策略聯盟」,將「勞工界」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較為充裕,甚至以耄耋蹣跚老者填充的名額,轉移給名額偏緊,不得其門而入,但極為渴望參與的專業人士,而換取他們在立法會選舉時的奧援,互相支持。
  改革開放初期,《人民日報》刊登著名漫畫家方成的一幅漫畫《武大郎開店》,畫說身材矮短的武大郎開設一家飯店,要招聘夥記。一位高個子前往應徵,正在抹台的矮個子夥記對他說:「掌櫃說過,凡是比他高的都不聘請」。要注意避免出現這種心理狀況。畢竟,公務員、各專業領域的白領,其文化以至理論知識都比基層出身的工會工作者要強的多。
  尤其要注意的是,列寧曾批評「工人貴族」。前段時間被揭露的「澳門公民素質研究中心」的豪華裝潢,曾引起社會嘩然,這就儼然有著「工人貴族」的味道。隨著社會物質水平的提高,不是不能也提高基層人員的業餘活動品質,而是應當秉持初心,在適當地提高鍛煉素質及研究工作的舒適程度的同時,繼續發揚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保持工人階級的先進性。 
  鄭曉松主任的二零一八年「一年之計在於春」拜訪工作,首先是工聯和公務員團體,這頗有意義,也是澳門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重點問題。符合「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1-30 05:23: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