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美獅美高梅開幕顯示博企對前景有信心

  美獅美高梅終於趕在農曆新年和西洋「情人節」的前夕,以及「年廿八,洗邋遢」之日開幕。而在此前,其開幕日已經從二零一六年起,一波五折延宕多次,據說是受到設計複雜、颱風「天鴿」影響工程、牌照行政等問題的影響。但昨日中央社卻譯轉外媒的信息說,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的批准程序而導致多次延遲開幕。中央政府二零一二年發起「反貪」行動,曾讓澳門博弈收入遭受嚴重打擊。而現在正值澳門博弈收入反彈復甦,因而美獅美高梅反而「因禍得福」,其開幕趕上了好時機。而「洗邋遢」就正好是預兆著洗掉過去博彩業低潮時的各種「邋遢」,美獅美高梅以至是澳門特區的博彩業,將重振輝煌。當然,為吸取「教訓」,也是為了配合中央政府的「反貪」鬥爭,及執行中央政府的「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戰略要求,包括美獅美高梅在內的澳門博彩業,將會「可控」地溫和增長,而且也注重於發展非博彩元素。
  其實,從另一角度看,在此前澳門博彩業業績陷於低潮,而且又傳出到六張正副賭牌年期屆滿時,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的消息,而美高梅所持的賭牌副牌,將到二零二零年屆滿,何超瓊估計美獅美高梅回本需要八年時間,亦即超逾其所持副牌效期六年的不利情況下,卻仍然「揼足本」,投資二百七十億元,總樓面面積約達二百萬平方呎,展示超過三百件中西古今嘅藝術珍品,除了是已經「洗濕咗頭」,不能回頭這個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對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懷有信心,相信中央政府不會「宰」了這只「生金蛋的鵝」,必定會繼續支持澳門特區在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同時,執行《澳門基本法》有關「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制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的規定,允許博彩業繼續經營發展。即使是賭牌效期屆滿,也將會以最有利的方式設法保持穩定,不會因為「動作過大」而影響澳門的繁榮穩定。
  或許還有一個因素,就是因為在六個正副賭牌效期屆滿,與特區政府換屆的時間頗為接近;尤其是美高梅所持賭牌的效期,更是極為接近第五屆特區政府成立之日,因而在此新舊政府交接之際,不宜有較大的變動;何況現在距離六個正副賭牌的效期已經很接近,來不及制定新的《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及進行賭牌競投活動,因而特區政府很可能會執行《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第十三條「批給之期間」的第三款「如批給期間已達到第一款規定之上限(即二十年)時,有關期間可例外地透過具說明理由之行政長官批示一次過或分多次延長,但總數不得超過五年」的規定,逐次給予續期,最長為五年。實際上,以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的魄力及心態,他也不願在臨卸任時來個修訂《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及重新開投賭牌的「大折騰」,因而以「逐次續期」的方式來解決此問題,是最方便最權宜的辦法,以利於平安卸任。
  至於修訂《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及重新開投賭牌的工作,則留待下屆特區政府處理。由此,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月前所說的「首批博彩合同將於二零二零到期,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將出現兩種情況,包括重新競投,以及行政長官對有關合同延期,可一次或多次延期,最長不超過五年。這是社會關注的議題,立法會各位民意代表及議員,對經濟民生重要的問題都會關心,故會從社會總體利益角度考慮問題,立法會架構中可滿足相關要求。」就已經透露了現屆特區政府的設想安排。既然如此,美獅美高梅當然是大膽繼續投資興建。而到了必須進行重新競投賭牌時,美獅美高梅也正好是「八年回收成本」期達成。何況,以其資質及表現,還將能投得新賭牌,幾百億元的投資不會付諸東流。
  估計特區政府將會以「行政長官對有關合同延期,可一次或多次延期,最長不超過五年」的方式處理賭牌到期的問題,也是借鑒參考當年賭牌開投時,讓以「澳娛」為主重組的新公司「澳博」享有「優先權」,以防止博彩業的斷層真空影響政府的財政收入及七千多員工的就業的做法。實際上,儘管「澳博」所遞交的標書不盡如意,也將其中一個賭牌判定給它。因此,在現時只餘下二年到四年的時間,倘重新競投,可能時間上會來不及,尤其是或會因為現有博企競投失利,卻讓現時並不擁有賭場酒店的「新公司」投得賭牌,可能會發生「斷層真空」的狀況,不利於政府財政的穩定。這就需要有類似當年從「澳娛」轉為「澳博」的一個過渡期。由行政長官一次過或分多次續期延長,但總數不得超過五年,使得新舊賭牌持有者可以從容地進行「青黃交接」,以保證澳門的經濟和政府財政安全,及博彩從業員的就業。
  在六個正副賭牌中,「美高梅」與其正牌「澳博」是最短亦即最接近效期屆滿的。因而美獅美高梅敢於在賭約即將到期時仍投下巨額資金,其實是已經揣摩到了「政策底線」,或是明確地得悉該「政策底線」。最對美獅美高梅最有利的是,美高梅的美國總部及其持有人,並不像另外兩個美國博企那樣,深深地捲入美國的兩黨政治,參與了美國的各種政治活動,捐款給總統參選人甚至直接參與其競選核心活動。由於政黨輪替,很容易受到美國政治的影響。尤其是與美國情治機構關係密切的美國博企,就更麻煩。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領導層,強調必須堅定地維護國家領土和主權的統一、完整和安全的利益,維護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可持續發展的利益的情況下,沒有沾染美國政黨活動的「美高梅」,在未來重新競投賭牌這方面,就佔了優勢。因此,美獅美高梅的信心,不是沒有來由的。即使是屆時按照法律規定,賭場歸於政府所有,也可向政府租賃使用,就像「澳博」租賃已經由政府持有的原「澳娛」的賭場那樣。
  當然,如果手法聰明靈活,也可逆用美國博企與美國政黨的密切關係,包括利用受其影響到總統和國會議員參選人。其實,這方面的工作就曾經做過。據說「金沙中國」與「銀河」的重組及獲分判一個副牌的過程中,就是利用艾德森與美國國會議員的關係,讓美國國會員停止攻擊中國的「人權」問題,清除北京申辦二零零八年奧運主辦權的一個重大阻力。而不久前外電所言,北京有關部門透過永利向特朗普傳遞一封密件,要求美國相關部門遏制郭文貴「亂噏」。倘是屬實,就是運用美國博企與美國政治的關係的好辦法。
  特朗普是一介商人,其意識形態並不濃厚,因而不會對中國的「人權」等問題口出惡言。但正因為他是商人,就更在意於商業利益,並因此要兌現其在競選時的「讓美國更偉大」等諾言,可能會在貿易上對中國「使絆」,實際上最近就已開始這方面的行動。如果能夠充分利用賭牌續期的「誘餌」,促使美國博企做一些有益於中美關係的工作,就將使賭牌的價值大為溢出,超過其本身價值。
  而在澳門方面,賭牌續期必須服從「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及建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發展平台」,「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規劃。逐步消滅博彩業一枝獨秀的現象,增大非博彩元素。在這方面,作為北京市政協常委的何超瓊,相信有深切的了解。因此,美獅美高梅就加大了非博彩元素,而且更是主動積極地操辦「世界旅遊論壇」,從實踐到理論,都作出努力。就此而言,她有充分理由,對投下巨資懷有充分的信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14 04:39: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