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一年之計在於春 奮力拼搏實現新作為

  農曆新年過後尤其是「人日」過後,各行各業已經全面復工。實際上,作為在澳門特區的兩個最重要的公權力機構,由行政長官批示額外獲得多兩天半假期的澳門特區政府,及在各項節假日中,唯一跟隨內地假期安排的澳門中聯辦,都已先後恢復辦公。正是「一年之計在於春」之際,如何擬為全年的工作作出一個總體的方案,並開好頭,起好步,對全年的各項工作確實意義重大。只要能把「一年之春」抓好,就自然就擁有了美好的一年。在春天播下希望的種子,加上辛勤耕耘,換來的必定是累累的碩果。
  為此,我們都習慣將兩大公權力機構「一把手」的新春講話,視為對未來一年工作的鋪排。崔世安作為澳門居民透過間接選舉產生,並由中央政府任命並授權的行政長官,具有管治澳門特區的實權。他自上任以來已經作了多次新春講話,今次將是其兩屆十年任期內的最後第二次。多少帶有「水尾」,「意氣闌珊」之意,因而是「向後看」的意味甚濃,談了一大堆與三個社區服務諮詢委員會座談,及視察社區生活設施的感覺;儘管也談到特區政府未能夠立刻解決所有問題,並承諾會按輕重緩急有效地處理工作,但缺少「向前看」的視覺,頗有「小鼻子小眼」的感覺, 有點像台灣地區的「小確幸」,滿足於小的成就,缺乏大多視野和格局。這也難怪,因為任期屬於末尾,即使目標多宏大,也未能在其任內完成。,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的新春講話尤其是在新春酒會上致辭,則是「破啼兒第一次」,因而繼承其前任王志民創造了多個「第一次」——第一次舉行「中聯辦與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集體學習領會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第一次組織「中聯辦負責人與立法會議員集體春茗活動,第一次舉行「央企支持澳門中葡平臺建設高峰論壇」,第一次舉辦「中聯辦開放日」活動——的基礎上,使其自己的「第一次」更多彩。這就如筆者當時所分析的那樣,第一次為祝酒詞標列了題目:《擁抱新時代,實現新作為》,也第一次邀請有關國家駐港澳總領事、代表及國際友人等出席。
  中聯辦作為中央政府派駐澳門特區的代表機構,雖然與澳門特區政府沒有 隸屬關係,也不象內地的「黨委與政府」之間的關係,但作為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強調的把堅持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與維護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有機地結合起來的執行者之一,在代表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方面具有重要角色,因而也應當有所作為。因此,就必須發揮好屬於中央職權領域內,對特區的指導作用(不是主導作用),就象國家領導人在觀察澳門,或行政長官將向中央述職時,國家領導人的談話內容那樣。正如鄭曉松致辭的題目,《擁抱新時代,實現新作為》,既有總結經驗,也有指出不足,「成績講夠,不足講透」,因而是「向前看」,站得更高,看得更遠,不滿足於眼前鼻子下的一些現實事務,而是密切配合「兩個一百年」民族復興大業的國家大格局。
  因此,鄭曉松在新春酒會致辭中的一句話:邁進新時代,要有新氣象、新作為。澳門回歸祖國已經十八年,「一國兩制」實踐正進入「五十年不變」的中期階段,這與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交匯融合。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如何在回歸以來良好的發展基礎上,把握好成功的經驗,解決好存在的問題,走出一條符合澳門實際的發展之路,這是擺在各界人士面前的一道時代課題,需要大家繼續奮發有為、自強不息,向歷史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就可圈可點,具有鞭策作用。對於那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滿足於眼前的小成績,「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安等卸任的心態,具有督促作用。
  鄭曉松說,「解決好存在的問題」,這就凸顯了在中央政府的評價中,澳門特區是存在著一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尚未解決好的。實際上,目前看來,主要矛盾仍然是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特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與博彩業仍佔主導地位的矛盾。雖然特區政府為妥善解決此矛盾做了大量工作,甚至中聯辦也在自己職權範圍內,主動而不等待,幫扶而不旁觀;盡職而不越權,到位而不逾位,做了大量的幫促工作,包括促成中資企業協助澳門中小微企業,盡顯苦心。
  誠然,由於歷史和現實的原因,尤其是受到澳門面積細小,人口不多等客觀條件的制約,要解決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特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與博彩業仍佔主導地位這個主要矛盾,並不容易。本來,中央給予橫琴「比特區還特」的優惠政策,其中一個宗旨就是為了協助澳門中小微企解決無地發展的問題。在某種人所共知的原因而未能實現中央「初心」之下,中央又批出八十五平方公里海域等項目予以補救。但顯然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何況,就連已經動工的新城填海區,看來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現屆政府任期結束之時,也未能全面完工。
  更令人焦急的是,除了上述的主要矛盾之外,深層次矛盾還真的不少。筆者十多年前就提煉歸納的幾對矛盾,現在仍然存在:「澳人治澳」與法制建設的矛盾,公務員本地化中只強調「才」(其實連「才」的標準要求也貶了值)與忽略「德」的矛盾,整體經濟發展與相當部份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美資賭商促進澳門博彩業質量俱佳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中小企業嚴重缺乏人力資源與勞工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地勞工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社團老領導不願交班讓賢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排外與新移民希望能融入的矛盾,官僚主義文化依然頑固存在與民眾要求能享受到政府更優質服務之間的矛盾,社會人文建設滯後與優質社會所要求的優質文化環境之間的矛盾……等。
  因此,在著力于解決主要矛盾的同時,也不能忽略解決次要矛盾。對此,唯物辯證法有兩個命題,一是「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另一是「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就上升為主要矛盾」。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前者是指解決主要矛盾的工作方法,後者是要不斷解決矛盾,是屬於思想方法。總之是不能停步,決不能有「船到碼頭車到站,可以歇一下」的想法,而必須「捋起袖子加油幹」、「小車不倒只管推」。即使是為了避免產生「強加於下屆特區政府」的誤會,而未能推出「宏圖偉略」,也宜避免「擊豉傳花」,把自己任內應該解決的問題留給下一任去處理。比如,任內產生的一些問題,如新《土地法》、「海一居」等等,都應在任內妥善地解決,否則就是欠缺職業道德了。
  總之,鄭曉松所說的「解決好存在的問題」,是代表中央政府提出的忠告,不要將之當作是「耳邊風」,聽過就算。尤其是「向歷史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是必須在任期結束時繳交的,不能「拍拍屁股」,「留下一個漂亮的背影」地離開,就可以「交差」。惟其如此,才能無負於這個偉大地新時代,才能有新氣象、新作為,並向拍板支持參選行政長官的習近平主席交出「滿意的答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3 05:19: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