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是否要將阿馬留和美士基打銅象請回澳門?(上)

  繼續上周六的議題。在回歸後的一段時間內,久不久就有人以單純技術/業務主義的觀點,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議題,表面看似是「言之有理」甚至「充滿大義」,但其實是忽略了其背後的深刻歷史及政治因素,而變成政治不正確。隨手拈來,就有以下幾則:
  一、「中葡友好五百周年紀念活動」問題。葡國人東來中國是一五一三年,以欺騙和賄賂手段入居澳門是一五五三年。一九五五年,前澳葡政府為了炫耀殖民歷史,鞏固其殖民統治,積極籌備所謂「澳門開埠四百周年紀念」活動。葡人宣佈所謂慶祝程序,當中包括建立侵佔澳門紀念碑,實行殖民統治者歷任澳門總督的升像禮等。與此同時,葡國政府又宣佈將澳門改為葡國的「澳門省」,隸屬於海外部管理。七月間又頒佈了所謂《澳門海外省組織法》。殖民者的挑釁激起了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廣東省人民政府當即發表文告,揭露澳葡的這一活動陰謀,警告他們不要繼續玩火,否則嚴重後果,由他們自負。十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警告澳門葡萄牙當局》的評論員文章指出,「澳門是中國領土,中國人民從來沒有忘記澳門,也從來沒有忘記他們有權利要求從葡萄牙手中收回自己的這塊領土。」「澳門至今沒有歸還中國,並不等於說中國人民容忍澳門遭受侵佔的情況長期繼續下去。」「我們要警告澳門的葡萄牙當局,現在的中國已經不是六年前的中國,更不是四百年前的中國,如果澳門葡萄牙當局以為可以利用中國的和平政策向偉大的中國人民進行挑釁,那它就錯了。中國人民從來不容許挑釁得逞,挑釁者必將自食其果。」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給殖民者以極大的震懾,澳葡當局被迫以「經費不足」為理由,宣佈取消籌備中的紀念活動。而原來計劃面向香港屯門(葡人來到中國土地的第一登陸點)的歐維士石像,也被迫「轉向」舊法院大廈。
  在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七年的中葡談判中,葡方曾企圖將交還澳門的時間拖到二十一世紀,其說不出口的「理由」,就是將「逐步佔領」澳門的時間湊足四百五十年,一直拖到二零零三年。後經中國政府據理力爭,申明在二十世紀內實現祖國統一,是包括澳門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心願,葡方才被迫讓步,同意在一九九九年年底前交還澳門。
  在《澳門基本法》的第一句,明確寫上了「澳門,包括澳門半島、氹仔島和路環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十六世紀中葉以後被葡萄牙逐步佔領。」因此,葡人東來及佔領澳門,並不是什麼「中葡友好」的起始點。真正的中葡友好,是在一九七九年二月八日中葡建交之後。
  但在二零一三年,卻有屬於建制派的民間團體,竟然要搞什麼「中葡友誼穿越五百年系列活動」,將一五一三年葡人東來中國,視為「中葡友好」的起始。而且,居然有特區政府的局級部門,更有中資機構,作其贊助單位!當時,一些網民發表了不同意見,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的一些官員私底下也有不同看法。據此,筆者以《「中葡友誼五百年」抵觸基本法違背歷史事實》、《中葡建交前兩國關係沒有什麼「友好」可言》等為題,連續撰文以大量的歷史事實予以批駁。終令該系列活動胎死腹中。
  值得一贊的是,當時的民政總署主席譚偉文,拒絕主辦此項活動的民間團體的資助申請。不管其出發點是什麼,在客觀上都是屬於「講政治」的正確行為,頗為難得。如果他兼任氣象局長後,能夠扮演好「救火隊長」的角色,整頓好氣象局,在明年十二月二十日特區政府換屆時,新任行政長官倘是能夠踐行習近平主席對澳門特區第四屆政府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所要求的「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訓示的話,就宜使用這樣的「勇於擔當」及政治敏感度足夠的官員。
  其二、關於融和門的問題。過去的幾年間,有一些屬於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及知名人士,提出修葺融和門的問題。其理由多樣,既有合理的安全考量,也有政治不正確的「中葡友好」。筆者曾撰文指出,「融和門」是澳門回歸前,葡方為表達「葡中友好」,而推行「一年一件雕塑紀念物」之一。但在其揭幕禮時卻上演了一幕鬧劇,澳葡政府安排由一群本地演員演出一場實景歌舞劇,以描述葡國的商船來到澳門靠岸,運來白銀、葡國瓷器等商品。中國明朝官員則前往迎接,華人市民則載歌載舞地歡迎,並以絲綢、茶葉等商品與子之進行貿易,一片歌舞昇平。當時,有中方駐澳各機構的主要官員出席,在觀賞這齣歌舞劇時,並不感到異樣。詎料翌日,《市民日報》社長龔文先生在其《文戈專欄》「發炮」,謂澳葡政府以一齣歌舞劇來掩飾及美化葡國侵佔中國領土的罪行,篡改歷史。而在場的中方駐澳各機構最高官員,竟無一人發覺上當受騙,還為葡方的圖謀「背書」。
  這讓中方駐澳官員頗為尷尬。尤其是當時剛發生「魯平炮轟阿馬留銅像事件」不久之際。此後在葡方舉辦的各項活動時,凡是與政治及歷史沾上了邊的,中方駐澳機構及其官員都小心謹慎應對。尤其是每年六月十日的「葡國日、賈梅士日暨葡僑日」,就不再去向白鴿巢公園出席相關紀念活動,以避免參與歌頌那個在葡人眼中是「愛國詩人」,但在中方的心目中,卻是以詩歌來歌頌當年葡人進行殖民侵略擴張行為的賈梅士的活動。
  筆者在撰寫上週六的文章時,查閱了澳門中聯辦前任副主任宗光耀的《宗光耀:披露澳門過渡時期的細節》一文(分別收入澳門文史資料工作計劃出版的《見證澳門回歸祖國》,及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共產黨口述歷史叢書【第六卷】》,另外,《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也有轉載),發現提到一個極為重要的細節:當他向前澳督韋奇立轉達《澳門基本法》草案的內容後,韋奇立臉色嚴肅地說,《基本法》的序言寫得不好。第一句話說澳門是中國的領土,這沒有問題。而緊接著的第二句就說葡萄牙佔領了澳門。「佔領」兩個字,既不符合歷史事實,也違背了今天中葡兩國的友好關係。如果把「十六世紀中葉以後被葡萄牙逐步佔領」這句刪除,序言就很完美了。而宗光耀則指出,《澳門基本法》序言的第一句話不僅明確了澳門的地理位置,而且指出它自古是中國的領土。十六世紀中葉以後被葡萄牙逐步佔領,這是歷史事實,無需爭辯。序言中用的「佔領」兩個字是相當中性的辭彙,而沒有用「侵佔」、「侵略」、「霸佔」、「掠奪」一類強烈的字眼。我不清楚葡文翻譯使用的什麼詞,能想出用「佔領」這樣中性的、溫和的字眼概括澳門四百多年恩恩怨怨的歷史,是起草委員會的高度智慧和良苦用心。做到這一點並非輕而易舉,更談不上有日後打擊葡人的伏筆。最後,韋奇立才接受了宗光耀的解釋。
  而《澳門基本法》是於一九九三年三月三十一日通過並頒佈的,融和門本來計劃在六月十日的「葡國日、賈梅士日暨葡僑日」揭幕,但由於葡國總統蘇亞雷斯年底訪澳,故而揭幕儀式延遲至十月二十九日由蘇亞雷斯主持剪彩。這就將其與那場鬧劇掛連起來了——是否葡方不滿《澳門基本法》「逐步佔領」的提法,而刻意以上演實景歌舞劇的方式,在中方官員的面前,強調「中葡友好四百多年」?
  或許,回歸後澳門特區政府在興建西灣大橋時,受委託設計的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就以從市區方向的視線,大橋引橋遮擋融和門的設計,而國家也授予二零零七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奬,來體現中方單位對葡方當年利用融和門來否定葡國「逐步佔領澳門」的不滿態度?(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2-26 05:11: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