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吳區建議抵觸憲法規定犯低級政治錯誤 

  今年的全國「兩會」,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舉國上下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形勢下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會議。開好這次會議,對於實現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部署的各項目標任務,保證黨和國家事業承前啟後、繼往開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尤其是在全國「兩會」開幕前夕,中共中央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送交《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其中最重要的修憲建議,包括在憲法的序言部分,加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及建議修改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三款,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文字,比建議增設「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工作人員包括國家主席及副主席應公開進行憲法宣誓等內容。修憲建議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提請本月五日開幕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審議。
  這次修憲是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從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和戰略高度作出的重大決策,也是推進全面依法治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大舉措,也將是國家法治建設中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將更好地推動依法治國在各個層面、各個領域的深化和鞏固。因而這次修憲符合國情,符合新時代社會主義發展實際,既順應黨和人民事業發展要求,又遵循憲法法律發展規律,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因而相信,全國人大代表們必定會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並充分發揚民主、集思廣益,集中全國人民的意志和智慧,廣泛凝聚社會各界的共識,確保修憲的正確政治方向。
  就在此包括澳門居民在內的全國人民堅決擁護、積極支持修憲,並熱切期盼全國人大代表完滿完成修憲任務之際,已經好久沒有就內地事務發聲的吳國昌、區錦新議員,可能是受到其師弟蘇嘉豪「乞丐趕廟公」的威脅和刺激,而打破近年的慣例,向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發出公開信,提出了與中共中央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修憲建議的內容相反的訴求,並要求將來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應及早安排在澳門特區由中國公民普及直接選舉產生,因而促請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就盡早落實在澳門特區的中國公民行使選舉權方面及早提出建議」。
  本來,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全國和地方各級人大代表法》的規定,吳區兩議員作為中國公民,而且還是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的成員,是有權向澳區的全國人大代表提出國事建議,這正是中國式民主的精粹,也是《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一條「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依法參與國家事務的管理」規定的政治權利。不過,這項政治權利必須在憲法的軌道上運作及行使,而不能提出抵觸憲法精神的建議訴求。
  實際上,吳、區兩議員關於要求將來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應及早安排在澳門特區由中國公民普及直接選舉產生的訴求,這就是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十九條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軍隊選出的代表組成。」,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產生辦法的決定的規定的。按照現行選舉法,全國人大代表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屮國人民解放軍選舉産生,香港、澳門回歸以後,香港、澳門特區分別根據全國人大制定的選舉辦法,選舉出席全國人大會議的代表。因此,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産生本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解放軍出席全國人大的代表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各總部、各大軍區、中央軍委機關的軍人代表大會選舉産生。由于臺灣還沒有回歸祖國,臺灣出席全國人大會議的代表,暫由在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臺灣省籍同胞選出,由他們派代表到北京協商選舉産生。現在,全國人大代表共有三十五個選舉單位。
  一個國家的選舉制度乃至整個政治制度,只有與國情相適應,才能保證國家的穩定和發展。我國實行直接選舉(縣鄉人大代表)與間接選舉(地級市、省區、全國人大的代表)相結合的方式,是由于我國幅員遼闊,人口衆多,各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水平極不平衡,還未達到進一步擴大直接選舉範圍的條件。如果我們不考慮實際情況,一味地追求某種形式,結果只會有悖於我們的初衷,使發揚社會主義民主成為一句空話。
  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不設人大組織,也由於受《澳門基本法》所設計的政制,特區立法會不是人大機構,不具選舉產生全國人大代表權的職權,亦即不被賦予如同內地的省級人大所擁有的選舉產生全國人大代表的職權,為了與全國人大代表由省級人大選舉產生的規定相適應,全國人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的相關規定,先後五次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選舉(第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辦法》,另行組織選舉會議來選舉產生澳區的全國人大代表。此「辦法」規定了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必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主持(實際操作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託秘書長具體負責)。因此,吳區議員的有關建議,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及全國人大關於澳門特區人大代表選舉辦法的規定。
  當年,區錦新議員曾經曲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的相關規定,聲稱澳門是一個不設區的市,因而澳門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就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第二條第二款關於「不設區的市、市轄區、縣、自治縣、鄉、民族鄉、鎮的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由選民直接選舉」的規定,主張澳門區的人大代表,應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
  筆者當時就評議指出,這顯然是混淆了「不設區的市」的概念,將其來偷換屬於省級行政區劃的特別行政區的概念。實際上,所謂「不設區的市」,就是人們常說的「縣級市」。在內地,只有直轄市和地級市的下面才設區,而縣級市下面是不設區的,而是設鄉、鎮。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政府公務百科全書》一書就指出,我國的市(不含直轄市)根據行政等級和隸屬關係不同,分為省轄市(也稱地級市)和縣級市二類。省轄市由省、自治區直接領導,其行政地位高於縣,相等於廳局,並可以領導縣。縣級市由省、自治區委託地級市代管,或通過地區行政公署、自治州領導,其行政地位相當於縣,也就是相等於處。市轄區是市的有機組成部分。國務院規定,人口在二十萬以上的市,如確有分設區的必要,可以設市轄區。市轄區分為兩類,一類是直轄市的市轄區,其行政地位相等於地級市;另一類是省轄市(地級市)的市轄區,其行政地位相當於縣。因此,縣級市與縣一樣,其下設鄉、民族鄉、鎮,而不設區。由此可見,所謂「不設區的市」,指的是「縣級市」。區錦新議員當時的訴求,實質上是自貶身格,把自己當作是「鄉民」、「縣民」。
  區錦新議員今次沒有再以「不設區的市」為理由,提出「一人一票選舉產生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的訴求,證明他「有長進」,這似是好事。但卻仍然提出「將來的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應及早安排在澳門特區由中國公民普及直接選舉產生」,還是冥頑不化。就連東網也認為能夠實現的機會比較渺茫,一方面難以取得內地其他省市的支持,另一方面有人會反問為何「一下子跳咗好多級」,即選擇澳門人大選舉作為直接選舉的先導地方。由此可見,這個訴求是犯了低級政治錯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02 05:15: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