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習主席大灣區及人才論述也適用於澳門 

  習近平主席日前參加全國人大廣東代表團審議,並作了重要講話。其中有兩句話值得注意,一是大灣區大有可為,「大灣區搞起來不得了」。為此,習近平主席明確要求廣東要以更寬廣的視野、更高的目標要求、更有力的舉措推動全面開放,加快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要抓住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重大機遇,攜手港澳加快推進相關工作,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二是必須重視人才建設。習近平主席強調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中國如果不走創新驅動道路,新舊動能不能順利轉換,是不可能真正強大起來的,只能是大而不強。強起來靠創新,創新靠人才。人才政策、創新機制都是下一步改革的重點。現在有了天時地利人和,中國的向心力、吸引力更大了。本土人才、海歸人才要並用並重,使他們在報效祖國中實現自己的人生夢想。
  關於粵港澳大灣區,已有很多討論,澳門特區政府也已組織了多場多層次的研討會,可以說是近年來宣介探討得最廣泛最全面的一個項目。現在需要的是,應該以新的思維去探討澳門特區如何透過參與大灣區的建設,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同時,促進澳門特區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的建設。習近平主席對廣東省這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先行地、實驗區」的要求,是在「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中,必須全面推進體制機制創新,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效能,推動資源向優質企業和產品集中,推動創新要素自由流動和聚集,使創新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能。那麼,澳門特區是否也應跳出此前的框框,以更廣闊的視野,更新穎的思維,更全面的方位,去思考在現有的基礎上,進行創新呢?儘管是「一國兩制」,也儘管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與廣東省不同,但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創新理念,是值得學習應用的。
  港澳大灣區建設已經寫進了「十九大」報告,也已先後兩次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為澳門特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提供了戰略支撐和重要平台。其所將能發揮的內在聚合力,和所能產生的規模效應和乘數效應,將使粵港澳大灣區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不但將會成為澳門企業家創新創業的沃土熱土,而且將也會成為廣大澳門同胞尤其是青年朋友盡展其才、安居樂業的共同家園。尤其是澳門特區在落實執行並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戰略時,面臨面積狹小,人才缺乏,人口老齡化等壓力的情況下,大灣區的就是就可為澳門解決這些矛盾提供着力點,並為澳門創造新價值、拓展新空間帶來宏大機遇和紅利。
  而有關人才的問題,習近平主席雖然說的是廣東的情況,但卻也適用在澳門特區的身上。雖然近年來無論是特區政府,還是民間社會,還有澳門中聯辦,都在鼓吹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的建設,而且要求確實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與這個偉大的新時代的要求相比,與澳門特區自身的發展建設西部,還存在著較大的差距,而且還存在著某些誤區或盲區。
  澳門缺乏人才,有其客觀原因。除了市場細小,發展空間不大,經濟結構單一等之外,意識因素方面的影響也不小。由於長期以來,「澳門街」有著「小城市經濟」的特徵,人的思維也有著類似「小市民意識」的短淺視差。因而不單止是專業人才欠缺,政治領域人才更是短缺,但偏又不承認這個事實,連中央駐澳官員李耀祺也有偏見,而愛國愛澳社團內部也將一個群眾性的慈善公益活動的組織人才,與未來參與治澳的公共行政人才與混為一談,並以此來批評針對當時澳葡政府中沒有幾個華人公務員,更沒有華人司法官,不利於未來與「澳人治澳」政權順利交接的情況,提出澳門缺乏人才,必須盡快解決此問題的呼籲,質疑為以缺乏人才」來反對回歸。
  但在一九八四年左翼軍人澳督高斯達,與右翼土生葡人政客進行權爭(現在回頭看是改革,一來是要清除「大眼仔」等殖民官僚的貪污溫床,二來是要消除殖民地統治的痕跡,進行現代化的行政治理),建議葡國總統下令解散澳門立法會,並向華人居民開放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本地愛國愛澳團體卻走到另一個極端,支持他們在四年前呈曾經批評為「變相澳獨」的右翼土生葡人,卻不支持曾經主張要將澳門交還中國的左翼葡人。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未來「澳人治澳」也是實行「澳法治澳」。澳門沒有華人法官、律師,回歸後還得依靠他們。否定了「澳人治澳」和「澳法治澳」應該是以華人為主。如按此邏輯,現在的澳門特區,就沒有華人司法官和律師,而是繼續由葡人和土生葡人佔據澳門特區的司法機關,這當然是不能適應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政治原則需要及現實。
  改革開放後,大量內地移民移居澳門。固然其中有不少是來自農村的農民,但也有很多的城市知識分子及專業人才。他們所擁有的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專業知識,是本地那些專長於唐詩宋詞、莎士比亞的「才子」所不能比擬的。在中英兩國政府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之後,他們充分發揮自己的專業才能,編印了有關澳門的歷史資料,組織了有關澳門前途的討論,為幾年後中葡兩國政府就澳門問題進行談判,鋪墊了良好的社會輿論氣氛。但有人不忿他們搶奪了自己所謂「才子」的鋒芒,以一個不成理由的理由,在一個社團內組織了一場「文革」式的批判會,當面批判一家報社的副總編輯。而被批判者,後來卻被全國人大常委會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特區籌委會委員,及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這就是典型的「武大郎開店」和「假洋鬼子」現象,極為不利於人才輩出。
  目前,澳門的人才問題,主要是存在於兩大領域。一是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所需的專業人才。特區政府已經花費了較多的精力,努力扶持青年創業,尤其是在會展、文化產業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益。當然還有較大的拓展空間。另一手  政治領域的人才,任務更不輕,尤其是面對外部勢力的插手干預,也面對台灣「小英青年軍」和香港「獨派」的直接摻入,而且反對派的論政「水平」有所提高的嚴峻情況,更需要澳門青年的人才培養,在原有的普及型的基礎上,加大提高議政專業能力的進修,最好是物色有潛力的青年,保送他們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等適合「兩制」、專門培養政治人才的學院進行深造。
  培養和使用人才,最忌是「有為者無位,無為者有位」,以及「紅軍長征二萬五,不如跳個芭蕾舞」。讓那些喜歡自我推銷,甚至跑官求位的「跳芭蕾舞」者吃香喝辣。而埋頭苦幹而且還作出一定貢獻、卻從不主動「跑、求」者,則受盡冷落以至是委屈。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堅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賢,堅持事業為上、公道正派,把好幹部標準落到實處。堅持正確選人用人導向,匡正選人用人風氣。………努力形成人人渴望成才、人人努力成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盡展其才的良好局面,讓各類人才的創造活力競相迸發、聰明才智充分湧流。」而且在實踐中,很注意提攜那些在邊遠地區紮根奮鬥及低調者工作者,並「逆潛規則」地大膽使用有用之才。今次讓王岐山「重新出山」,就是一個典型例子。這種既堅持原則又靈活運用的用人方式,值得澳門特區學習借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10 05:41: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