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人民強起來的物質標誌

  經國務院批准,同意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自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零時起正式交付澳門特別行政區使用,並依照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實施管轄。為此,分別由廣東省邊防總隊第五支隊和澳門海關執行的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交付儀式,昨日凌晨零時在珠澳口岸人工島澳門口岸管理區邊檢大樓舉行,粵方代表將防務交接象徵物「港珠澳大橋人工島模型」交予澳方代表。從此一刻起,珠澳口岸人工島澳門口岸管理區正式劃入澳門特區的「版圖」。而澳門海關、治安警察局、消防局、司法警察局、衛生局及交通事務局也隨即派員進駐,執法部門即時肩負起口岸管理區的邊防及治安任務。行政長官崔世安也於昨日上午視察了港珠澳大橋珠澳口岸人工島澳門口岸管理區,了解口岸管理區和邊檢大樓的總體建設情況,並下達批示,明確港珠澳大橋及澳門口岸管理區的相關負責部門,及要求各部門必須抓緊時間工作,尤其是邊檢大樓各項設施的安裝和測試必須盡力做到準確、完善,為配合未來港珠澳大橋的正式開通啟用創設良好條件。
  而在港珠澳大橋珠海口岸管理區方面,早在今年一月間,拱北海關就已經在珠海口岸管理區召開誓師大會,接管口岸管理區;而海關、出入境檢查、檢疫檢驗等各相關部門,也已安裝及調試設備。因此,現在就只等香港口岸管理區,只要也都能完成土建工程並安裝設備及完成測試,就可以通車了。由於香港口岸的興建工程及安裝設備,是全由香港特區政府自行承擔的,因而不存在「兩地移交」問題,這是比澳門優勝之處。但問題是,一來反對派假借一個婆婆以「環評」為由,申請法庭頒布禁制令而耽誤了施工進程;二來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濫用「拉布」手段,阻止向相關工程撥款,頻讓政府及施工單位面臨「斷炊」危機;三是地盤頻頻出現施工質量意外,必須返工修正,也耽誤了不少時間。這就折射了曾經被一些人吹到天上去的所謂香港民主制度,其實也像西方一些民粹盛行的國家和地區那樣,行政效率難以提高。並佐證了西方的民主制度,盡管有其合理性,但在推動國家和地區發展方面,卻並非是最佳對制度。
  這也證明,澳門特區政府當初決定,委託正在承擔珠海口岸區建設任務的內地工程建設機構,接續承擔澳門口岸區的工程建設,是完全正確的。這是因為,澳門口岸區有其特殊性。其一,是整個珠澳口岸人工島的填海及基建工程,包括澳門口岸管理區部份,都是由內地工程部門包攬,澳門特區只須出錢,就可安坐家中,等待別人完成,不用傷腦筋。因此,澳門口岸管理區邊檢大樓等基本設施的建設,委託珠海口岸區的施工單位接續承擔,就是最佳的安排。否則,倘是由澳門特區自己主持,以澳門的「施工進度特色」,尤其是比照輕軌、北安碼頭等大型工程的進度,就未必可以跟得上港珠澳大橋通車的時間要求。其二、澳門口岸管理區與市區的聯絡通路,是必須經過新填海A區的,而在A區的填海工程因供沙不足而受阻,導致口岸人工島與A區,A區與市區的交通通道未能按原定計劃興建之下,施工人員、設備、材料的進出,就成問題。因此,委托已經完成珠海口岸管理區及邊檢大樓工程的內地工程機構,接續進行澳門口岸區及邊檢大樓的建設工程施工,就是最佳的安排。一方面,原來進行珠海口岸工程的設備,即可就地轉移到澳門口岸區進行施工,節省了不少施工設備進場的時間。另一方面,可以繼續利用珠澳人工島與九洲港之間的;臨時施工便橋,作為施工人員、設施、材料的進出場通道,就可解決澳門市區與人工島沒有通道的問題。否則,直到今日,澳門口岸區可能還是黃沙一片。
  曾經有反對派人事質疑,為何要將澳門口岸區的建設工程交給內地的工程單位施工,而且還沒有進行公開競投?這真是「為反對而反對」的條件反射思維及行為模式。就像那位被視為「澳門反對派希望」的某「年青才俊」,竟然質疑特區政府博彩監察局局長是「DJ空降」那樣。其實,只要他有翻閱筆者二十年前的出版的《濠江青英錄》一書對現任博彩監察局局長陳達夫的介紹,就知他當時的正職是華務司的中葡文翻譯,DJ和主持只是他的業餘愛好,並非專職工作。而在此後,他在「法律本地化」的浪潮中,先後修讀澳門大學、科技大學的法律學士及碩士課程,並接受司法官培訓,因而按照基本法和有關司法官任職法律的規定,被委任為助理檢察長,相當於中級法院法官。既然連在號稱「台灣最高學府」修讀政治學的「青年才俊」,竟然是如此地輕薄膚淺,不以大腦思考,「生草藥,嗡得就嗡」之輩,就可知那些反對派,平時的那些所謂「監督政府」的言論,其實有不少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為賦新詞強說愁」!
  回頭說到澳門口岸區是由廣東省邊防總隊第五支隊移交給澳門海關,就可知整個珠澳口岸區是實行準軍事化管理的,至少也是像拱北口岸的「邊防重地」那樣。實際上,在人工島及珠海、澳門口岸區的建設全過程中,基本上是比照邊防禁區的模式進行邊境管理,在出入口設崗及有武警站崗,必須持有專門證件才能進出。正因為如此,才能保證在不受任何干擾的情況下,加快過程進度。當然也是為了防範偷渡和走私。如果澳門口岸區是由澳門自己施工,但由於人工島是一體,中央要求也必須實行半軍事化管理,澳門的那些反對派,可能因為無法進入抗議「沒有進行公開競投」,而又要抗議「剝奪示威集會自由」了。
  以港珠澳大橋目前的收尾工程進度看,只要香港方面配合得好,完全可以趕得上,傳說中的習近平主席將於五月間主持港珠澳大橋通車典禮--當年澳門西灣大橋通車典禮,及深港西部通道的通車典禮,也是由時任國家主席的胡錦濤主持的。而今次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典禮,還將會被賦予更豐富的政治意義,那就是作為開放四十周年紀念活動的「起手式」,習近平主席視察當年他父親習仲勳向中央請求設置深圳、珠海等經濟特區,與香港、澳門進行經濟合作,從而掀起改革開放的大潮的故地,並以連結粵港澳的港珠澳大橋,作為新時期繼續全面深入改革開放的「起始點」,及宣布粵港澳大灣區正式啟動。
  由此,從新中國成立到「文革」結束的前三十年,是中國人民「站起來」的毛澤東時代;從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到「十八大」的後三十年,是中國人民「富起來」的鄧小平時代;而從「十八大」開始,「十九大」為主要轉折點,到第二個「一百年」的「中國夢」實現,也是三十多年,就是中國人民「強起來」的習近平時代。而作為「精神」領域的,是「十九大」報告揭櫫的「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號召;而作「物質」方面的其中一個標誌物,就是港珠澳大橋和粵港澳大灣區。這就將形成一個「精神變物質,物質變精神」的循環過程,廣大「澳人」也就無愧於這個偉大的新時代,並為能親自參與這個新時代,而作出新作為,促成新氣象,而倍感自豪,高聲吟誦「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更堅定理想信念,志存高遠,腳踏實地,勇做時代的弄潮兒,在實現中國夢的生動實踐中放飛青春夢想,在為人民利益的不懈奮鬥中書寫人生華章!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16 05:26: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