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人大復位尚有懸念 政協執位撥亂反正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昨日召開第七次全體會議,除投票表決決定李克強總理提交交的國務院組成人員名單,並隨即宣誓就職之外,正投票表決通過全國人大八個專門委員會的名單。本來,全國人大設有十個專門委員會,但為審議《憲法》修正案、《監察法》法案,及中央政府財政預算案的需要,而提前投票表決通過憲法和法律委員會、財政經濟委員會的成員名單。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繼於前日當選為全國人大委員並隨即集體進行憲法宣誓後,昨日也獲表決通過為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的副主任委員。
  這個結果,可能不符部分澳門居民的預期。因為此前有報導,陳斯喜將會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主任。事實上他是「國家法」(在境外稱為「憲法學」)和行政法的博士級專家,長期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工作,從事《憲法》和《行政法》的立法工作,參加了四次《憲法》修改工作,兩次《選舉法》修改和《地方組織法》修改工作,參加了《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立法法》、《國防法》等十多部憲法性法律的制定工作,參加了《行政訴訟法》、《國家賠償法》、《行政處罰法》、《行政復議法》、《監察法》等幾十部行政法律的制定工作,並曾歷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國家法室主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在調澳門前,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及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在調到澳門後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但兼任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而昨日他獲出任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的副主任委員,與二零一三年六月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時的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相比,職務上沒有升降,但在各專門委員會的排序上,社會建設委員會是十個專門委員會排在最末的。
  當然,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在性質與位階上與全國人大的專門委員會不同,它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辦事機構和工作機構,而且也不是由全國人大全體會議投票表決通過名單,而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名單,因而還要等待全國人大會議閉幕後,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會議,表決通過其辦事機構及工作機構,包括秘書處、辦公廳、法制工作委員會、預算工作委員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成員,還有副秘書長的名單時,才能知曉。
  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李飛,升任更重要的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後,按道理不宜再兼任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那麼,其所騰空的位子,由誰來填補?現在可能有兩個人選,其一是陳斯喜,其二是現任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張榮順。因為兩人都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具有出任此職務的資格。但在資歷上,陳斯喜更勝一籌,他從第十一屆全國人大起,就連任三屆的常委,而張榮順則是今屆才是。而且,陳斯喜任部長級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及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時,張榮順還是國務院港澳辦的法律司司長,及後調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出任平級的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辦公室主任。直至二零一三年三月,才升任副部長級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當然,現在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也已具有部長級的級別。但與同是福建鄉親的陳斯喜,在十年及兩屆之前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相比,顯然是「稍遜風騷」。 
  而陳斯喜現在已經出任正部長級的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是否可以兼任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在理論上是可以的,而且在過去也有此慣例,如喬曉陽在出任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時,兼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及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又如李飛,在出任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時,兼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澳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
  而按照國家《憲法》和《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組織法》規定,全國及地方的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不得擔任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的職務。陳斯喜在重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後,可能就不適宜再兼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了。正因為國家《憲法》有此規定,當年何厚鏵在當選並就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後,即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不過,澳門中聯辦是否行政機關?理論上是,其一、其名義上既然是中央政府的派出機構,就是狹義的國務院下屬機構,而國務院是最高國家行政機關;其二、澳門中聯辦正副主任的任免,是由國務院全體會議通過,並刊登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報》,因而應是屬於國家行政機關的範疇。實際上,陳斯喜本人二零一三年三月當選連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後,六月調任澳門中聯辦副主任,翌年三月全國人大開會,即辭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職務,顯然是為了與國家《憲法.和《人大組織法》的上述機關規定相適應。
  不過,坊間也有「澳門工委」之說。實際上,澳門中聯辦選出的黨代表,在出席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時,與國台辦的黨代表一樣,是列入中央直屬機關代表團的,而不是中央國家機關代表團,因而有點國台辦「一套人員,兩個牌子」的影子。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澳門區委員,賀一誠獲得連任;而香港區則是范徐麗泰可能因年齡原因而卸任,但仍是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接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曾任澳門中聯辦主任的白志健,去屆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及全國人大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今屆則由原國務院港澳辦任主任王光亞接任。
  全國人大的十個專門委員會的名單,並沒有澳門代表在內。實際上,除專門委員會的成員,尤其是正副主任委員,除專職人員外,主要是退休的部長及省委書記(退休省長主要安排在全國政協)。正因為今年國家機關改革,合併、裁減少了若干部委,有人失去原職位,而轉崗到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正因為如此,全國政協各專門委員會的副主任,香港就從上屆的十八人壓縮為十二人,澳門也從上屆的三人壓縮為兩人,其中上屆的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馬有禮、文史委員會副主任梁華,晉升為常委後,賀定一填補馬有禮留下的空缺,梁華留下的空缺無人填補;而上屆的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崔世昌,則繼續出任原職。
  馬有禮的升任全國政協常委,可說是「遲來的春天」。他當選為常委後,就對採訪的澳門記者說,已經為此爭取了很久。而筆者此前就曾為其鳴不平:澳門中華總商會的幾位副會長,是全國政協常委,而他作為會長卻是「陽春委員」。 尤其是其中一個在澳門的貢獻和社會地位遠不如馬有禮的副會長,只是依靠「高層關係」就超越馬有禮出任常委,許多人早就不服氣。為此,澳門中聯辦的官員曾向筆者解釋,專門委員會的副主任享受常委的待遇。以筆者出席貴州省政協常委會的經驗看,實際上確實如此,常委會開會時,不是常委的專門委員會副主任(主任是當然的常委),也列席會議,只是沒有表決權和選舉權而已。現在是「撥亂反正」,「正本清源」。
  香港上屆的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在任職期間每日在《文匯報》、《大公報》以至《明報》、《星島日報》,發表文章批判反對派,甚至一天兩篇。在特首選舉時,是林鄭月娥的頭號粉絲兼智囊,還曾爆料為何中央不信任曾俊華。但自公佈新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他不在名單內之後,即嘎然收筆,至今尚未見有任何一篇文章見報。倒是由上海市政協常委晉升為全國政協委員的屠海鳴,仍然每天筆耕不綴。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0 05:22: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