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站在更高層次促進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為紀念《澳門基本法》頒佈二十五周年而舉行的《邁向澳門「一國兩制」實踐新征程——紀念澳門基本法頒佈二十五週年學術研討會》中的三個議題之一,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確保特區繁榮穩定」。相關學者專家都發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而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在研討會開幕式上的致辭,及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提綱挈領、言簡意賅地表述了其重大和深遠意義:回歸十八年來「一國兩制」實踐取得巨大成就,澳門特區經濟社會發展達到新水平,成爲亞洲乃至世界的發達地區。同時,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面對內外形勢的深刻變化,特別是面對國家日新月异的發展,澳門特區如何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不斷提升自身競爭力,增强經濟適度多元的力度,使發展成果更好地惠及澳門居民,保持長期繁榮穩定,是擺在澳門「一國兩制」實踐新征程上的一道重大課題。因而要抓住國家發展的大好機遇,著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澳門實踐一國兩制新征程要放在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去把握,要找準國家所需與澳門所長的結合點,更加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泛珠三角區域合作以及蘇澳合作為重點,推動澳門與內地互利合作,開闢發展新空間,促進澳門經濟多元發展,不斷提高澳門的綜合實力,為各界人士特別是年輕一代創新創業提供更多機會。要妥善處理好廣大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住房、交通、醫療、教育等民生問提,讓廣大居民更好的分享發展成果,享有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其中的「澳門實踐一國兩制新征程要放在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去把握,要找準國家所需與澳門所長的結合點,更加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論點,已經超脫了單純的物質建設的層次,上升到結合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思想的精神建設的層次。這是符合政治經濟學的原理的。實際上,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個命題,從表面上看屬於經濟建設領域,但實際上也同樣是屬於政治建設的範疇。根據政治經濟學的原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兩者互相聯繫、相互作用的關係,成為上層建築適合經濟基礎發展狀況的規律。而具體在「一國兩制」方針的實踐過程中,特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就是「維護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與保障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理念在經濟領域上的體現,也是為這個理念的鞏固發展提供堅實的經濟物質基礎,因而這個理念在經濟和政治兩大範疇,發生互相聯繫、相互作用的關係,當然更是互相促進。
  筆者此前就多次提出如下的觀點:通過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廣大「澳人」 在「大河漲水小河滿」的實質性受惠中,更能深切地體味「祖國好,澳門更好」到哲理,又反過來更主動更熱情地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促成「澳門好,祖國更好」的循環,相輔相成,合二而一,並進而促使廣大「澳人」更為自覺地維護「一國兩制」方針,維護國家主權領土統一、完整和安全的利益,維護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可持續發展的利益。這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兩者互相聯繫、相互作用的規律在澳門特區的現實反映。
  澳門與內地的關係,可能是分為政治和經濟兩個領域。在是政治領域,回歸前,以中葡建交時的秘密協議的定位,最為貼切,就是澳門是中國領土,將會由葡國管治,將透過適當方式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回歸後,就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必須把維護中央對澳門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和保障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有機地結合起來,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
  在經貿領域,回歸前,是在「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方針的基礎上,充分利用澳門的地位和作用,為建設新中國服務之目的服務,包括使它成為新中國的一個觀察國際形勢的「視窗」,並打破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對新中國的封鎖。與此同時,以「三趟快車」為手段,長期穩定地向澳門供應生活資料,以穩定澳門社會及安定澳門人心,並從中賺取內地社會主義建設急需的外匯。廖承志就曾指出:「對港澳是長期利用的方針」,「考驗這一工作物質效果是:資金回來、僑匯增加、貿易發展。」 
  改革開放後,內地與澳門的經貿關係出現飛躍的發展,澳門企業家到內地投資設廠,也為澳門經濟找到出路。其中在改革開放時期以合法或不合法途徑到澳門定居的前內地居民,充分利用在內地的充沛人脈關係,針對當時的物價雙軌制,及急需各類物資、資金的情況,進行貿易以至投資,掘到了第一桶金。可以說,今日廣東省尤其是珠江三角洲的繁榮昌盛,澳門居民的貢獻功不可抹。
  但在內地急速發展後,這種依存關係就倒轉過來了。一方面,澳門工業北遷後,尤其是美國取消成衣配額制及特惠關稅制後,澳門頓失「保護傘」,出口工業空洞化,澳門社會科學學會歸納的澳門經濟「四大支柱」之一的出口工業,就頹然倒塌。反而是旅遊娛樂業中的博彩業,因為賭牌開放,再加上內地對澳門實施「個人遊」的惠民措施,而急速發展起來。這就形成了一個新的現象,不但是作為生活資料的水、電、副食品,都需要依賴內地,而且作為生產資料的遊客客源,也嚴重依賴內地,財政收入更是無法與內地擺脫干係。但這是與內地開展反貪鬥爭,及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鬥爭,有所扞格的。
  因此,中央不斷地要求澳門特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建設好「一中心一平台」」,減少對博彩業的依賴。現在,中央又進一步要求澳門特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參與「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不斷提升自身競爭力,增强經濟適度多元的力度。
  澳門特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除了是物質上的項目建設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建設,幫助澳門特區政府和居民消解依賴心理的問題。「融入」,不但是物質建設的融入,以克服澳門面積小,市場小,經濟結構單一等不利因素,促在區域合作中促成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而且更是在精神上的融入,包括「心靈契合」,也包括學習內地官員和人民的開拓性精神面貌,學習他們「捋起袖子加油幹」的拼搏態度,共同參與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門,完成「物質變精神,精神變物質」的循環過程。
  澳門的財政儲備豐厚,當然要看守好屬於全體「澳人」的資產。但以目前的投資方式,所賺取的收益可能還抵銷不了通貨膨脹。因而可以思考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如何更好地運用部分財政儲備的問題。據說已撥出小部分參與廣東發展基金。其實,也可考慮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及「亞投行」營運的問題。鄭曉松主任曾經在亞洲銀行任職,盡管「亞投行」與亞洲銀行並不是同一回事,但其性質及業務是相近的。可以代為向中央爭取,讓澳門特區也參與「亞投行」的營運。另外,也可將「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作為「一帶一路」在南非洲和中南美洲的延伸,補強「一帶一路」未能及於此地的不足。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4 05:23: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