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開創「一國兩制」新局面還需有新思維新方法

  澳門中聯辦昨日舉行全國「兩會」精神傳達學習會。這樣的活動,似乎是在中聯辦新大樓落成後,由白志健開始發端,並由其繼任人堅持不懈。而王志民在此基礎上,有所提高,一方面以首次舉行「中聯辦與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集體學習領會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的方式,幫助特區政府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提高認識,以裨全面準確地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的指示,另一方面舉辦「走進中聯辦」活動,向廣大群眾打開「神秘」大門,讓群眾了解中聯辦的功能作用,拉近與群眾的感情,從而形成「兩條腿走路」的新方式。如今,鄭曉松再接再厲,充分發揚此優良傳統。昨日他在學習傳達會上指出,必須開創「一國兩制」新局面,因而人們也熱切希望,能在此良好基礎上,有更新的思維,更新的方式,來促成新局面的開創。
  實際上,從香港中聯辦的官網,及《文匯報》、《大公報》的相關報導看,王志民將在澳門創造的幾個「新」經驗:首次舉行「中聯辦與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集體學習領會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首次組織了中聯辦負責人與立法會議員集體春茗活動,首次舉辦了「央企支持澳門中葡平臺建設高峰論壇」,首次開展了「中聯辦開放日」活動,還協調推動了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首次在澳門「落地」、澳門大學設立首個「中國歷史文化中心」等之後,將之帶到香港中聯辦去,繼續發揚光大,舉辦了更多的類似活動,對象還有所擴大,尤其是直接面向年青人,。而且還有理論創新,連續發表了多篇頗有新意及深度的演說。這對其在澳門的繼任人鄭曉松,很有承前繼後的啟發作用。
  自從習近平主席提出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的論述後,中聯辦似乎更應該理直氣壯地「亮」出其「中央派出機構」的「牌子」,從理論到實踐落實這個論述,推動把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與保障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實際上,中央政府給予中聯辦的職責,就有促進澳門與中國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澳門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澳門之間的交往;反映澳門居民對內地的意見。鄭曉松履新之後,在履行上述職責上也做了許多工作,尤其是在進行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的宣傳教育,支持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依法施政、積極作爲,呼籲各界繼續推動澳門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進一步深化與內地交流合作,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等方面,灑下了心血。今年一開春,就深入各界社團進行調查研究,並推動「劃出最大同心圓」,促使愛國愛澳陣營更團結,陣容更擴大,並形成以愛國愛澳爲榮爲傲的社會風尚。
  遙想當年,「上頭」有人提出「守門員」的理論,中聯辦成了「神秘部門」。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馬力在獲邀到中聯辦觀看電影後,在報章上刊文慨嘆,這是他自香港回歸後第一次走進中聯辦,筆者即依據這「第一次」(即香港回歸後四年多後,香港中聯辦才以邀請港澳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觀看電影的方式,使他們得以「第一次」進入中聯辦大樓)撰文分析,港澳回歸後,中央主管港澳事務的部門錯誤理解「不干預港澳特區內部事務」,不但是沒有像回歸前那樣組織港澳團體與內地互訪,更是不準港澳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議論港澳事務,還美其名曰「當好守門員」,將會令港澳居民與中央及內地疏遠。而在該文刊出翌年,不幸發生了「七一」大遊行。其中最積極者,是法律界和教育界。而這兩個界別,卻是在中英談判中,最為堅決支持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究其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在中英談判之前,中央有關部門頻密邀請法律界和教育界赴京訪問,交換意見;而回歸後,中央有關部門卻對香港所有團體「嚴守龍門」,拒絕他們訪京,感情自然疏遠,甚至是反感,以致走向反面。對此,本欄以《中央港澳工作機構應強化聯繫群眾作風》及《密切聯繫港澳居民並不抵觸高度自治方針》等為題,指出港澳兩個基本法賦予港澳兩特區的「高度自治」,主要是體現在政治體制和政府操作方面。而中央港澳工作機構代表中央政府已成為中國公民的港澳居民加強聯繫,並沒有觸及到這個範疇領域,亦即不會侵蝕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更不是干預特區的內部事務。中國人有句老話叫「過猶不及」。在執行中央有關「不干預港澳內部事務」等相關指示時,如果是從偏緊偏嚴的角度理解,可能就會引起某些反效果,從而辜負了中央的一番好意,並使中央與特區的關係處於某種「失衡」狀態。
  澳門的情況好些,澳門中聯辦雖然也受到「守門員」理論的制約,但仍有繼續與社會各界聯繫。尤其是白志健主任在一個座談會上,聽到筆者提到,回歸前當時的澳門新華社經常組織澳門新聞界赴京訪問,有利於澳門社會輿論加強對國家的認識後,接納了建議,隨即與中央聯繫,組織了新聞界高層訪京團,獲得中央領導人會見。此後這種形式繼續傳揚,並延伸到其他的各界別去。後來,澳門中聯辦更是積極組織各類培訓班,組織各界別人士到國家行政學院,井岡山、延安、浦東等幹部學院學習。投入成本不多,但效果很大,強化了對國家、對國家執政黨的認知,鞏固了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初心。現在,似乎是有必要繼續發揚這一有效方式,繼續進行國家憲法意識的培訓。
  另有一個新的培訓對象,就是曾經赴台就讀,及在「藍底」學校出身的年輕人。過去的赴台就讀,後來成為「公務員本地化」的主力者,雖然曾集體加入國民黨,但由於當時的國民黨既「反共」更「反獨」,認同一個中國,因而其國家觀念還是正確的。而且在連戰敗選,李登輝被開除出黨後,進行黨員重登記時,沒有參加登記,因而等於是脫黨。他們基本上沒有所謂的「本土意識」,相反「反獨」意識強烈。尤其是分批到國家行政學院,井岡山、延安、浦東等幹部學院學習後,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但在近年以來赴台就讀的情況不同,由於民進黨執政,蔡英文比陳水扁更重視抓住青年一代,因而一些澳門學生參與了「小英青年軍」的運作,及參加各種社運活動,學得各種街頭行動的技巧,及學成民進黨的選舉手段,返澳後可能會成為「反對派」的「新血」。另一方面,澳門「藍底」學校的教師,不少是從台灣地區的師範學校畢業出來,盡管不贊同「台獨」,但社運意識較強,可能會在授課過程中影響下一代。實際上,華人天主教友往往是反對派候選人的「大票倉。去年立法會選舉,對華人天主教友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兩人,其中潘志明棄選,陳偉智則甘心做「人梯」,成為蘇嘉豪當選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因此,今後的青年工作,除了是繼續培訓從「紅底」學校出來的青年人,使之更為「赤紫」之外,也宜進行「藍為紅」的工程,這個工程才是關鍵工程,爭取讓他們也參與各項愛國活動,這才是重點,組織他們也到國家行政學院,井岡山、延安、浦東等幹部學院學習,對症下藥,有的放矢,既要熱熱鬧鬧鬧,更要紮紮實實,發揮實質性的作用。雖然很艱苦,但成效及實際社會效果卻更大更深遠。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7 05:24: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