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逆悖「澳人」民意者竟然詆毀全中國人民意志

  今年的全國「兩會」,尤其是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議題,內容豐富,全球觸目。不但是選舉產生新一屆國家領導人,還有修憲、國家機構改革、制定《監察法》、設置國家監察委員會等。而且修憲的內容,也是進一步充實豐滿「八二憲法」,使之從指引國家和人民「富起來」,飛躍到「強起來」新階段的憲政文件,使得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具有憲政保障。。
  因此,在澳門中聯辦「兩會」精神學習傳達會上,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就將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列為認真學習觀察全國「兩會」精神,把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推向新階段、開創新局面的「四個努力方面」之首。他指出,這次全國「兩會」審議並高票通過了憲法修正案,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徵」、設立監察委員會寫入憲法,對國家主席任職等作了必要的修改。他還強調,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基本法是根據憲法制定的,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憲法是特別行政區的「根」和「源」,沒有憲法這個「根」和「源」,就沒有基本法,就沒有特別行政區,也就沒有「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的澳門居民,強化憲法意識、維護憲法權威,首先是要尊重和認同中國共產黨在國家中的領導地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是國家的選擇、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只有堅決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國家才會越來越好;國家好了,澳門才會好。
  鄭曉松的演講,是對修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進行全面的闡述;而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則是對這次修憲的某些具體內容進行傳道解惑。他指出,三位一體的領導體制實踐,有利於國家在黨、政、軍三方面有機地結合統一,無論對國家的內部管理、黨的事務和外交層面代表國家,都將能發揮很好的作用。但由於歷史原因,國家主席在憲法規定中只能擔任兩屆,因此在今次從黨和全國利益着眼,作出修憲調整,以利長治久安。否則,若某位中央領導人需要做三屆或超過三屆總書記,國家主席卻因兩屆任期的規定而需要換人,「三位一體」的體制將難以維持,最高領導層需重新協調,甚至犧牲這一有利機制。何厚鏵坦言,以習近平今時今日的威望和性格,並不稀罕多做一屆、兩屆國家主席;總書記亦知道今次修改國家主席任期,背後必有不少閒言閒語,若是珍惜羽毛,留下好的名聲,絕不會下決心同意在此時修憲。但從全局來看,今次「兩會」是修憲的最好時機,如果錯失時機,未來對人事安排所衍生的各種想法將更為複雜。這更為體現習近平對歷史和對國家的擔當和決心。
  鄭曉松和何厚鏵之言,當然是具有普遍性的意義,但也具有特定的針對性。實際上,當絕大多數「澳人」都衷心擁護全國人大修憲,並認真學習領悟包括這次修憲內容在內的憲法精神,連有些平時某些對國家和特區政治聒噪不已的「政治學高材生」,也沒有就此出聲之時,但仍有極為個別人,卻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與絕大多數「澳人」的民意相悖,胡謅什麼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是「終身制復辟剌激內鬥」,還使用了帶有情緒化以至是侮辱性的詞藻,攻擊國家最高領導人。此種行為,與其人在「天鴿」風災期間,幾乎百分之百的澳門民眾都在熱烈歡迎解放軍駐澳部隊出動救災,連不少反對派青年也出來參與義務勞動,協助解放軍清理垃圾,某具有標杆性的反對派人士也予以正面評價之時,卻攻訐這是「小題大做」的做法,如出一轍,是其齷齪陰暗心理的大暴露。其人當時詆毀駐澳解放軍出動救災的讕言,遭到全澳居民口誅筆伐,並強烈要求其道歉,而其人後來也在百般解釋以圖撇清責任的同時,為了挽救選情而聲稱「倘公眾認為其言論負面,願意道歉」。今次其人侮辱成為包括澳門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意志的修憲內容,及代表包括澳門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意志的全國人大代表選舉表決產生的國家最高領導人,就更應該賠禮道歉。
  實際上,國家主席的設立和職權範圍,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幾經變化,最近二十多年形成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三位一體」的領導體制。這個「三位一體」的領導體制從頂層設計確保和引領了黨和國家事業的前進,這是歷史實踐的必然。實踐也已經證明,這個「三位一體」的領導體制對堅持和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保證國家政權機關協調運轉和國家體制機制有效運行、組織和推進國家各項事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因而是健全、有效、可取的。在面對新時代新征程中的風險挑戰時,我們更需要有高度政治責任感和強烈歷史使命感的領袖偉人,更需要有穩定而堅強的領導核心來引領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因此,在這個重要歷史時間節點對憲法進行這一修改,使國家主席的任職規定,與黨章對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黨的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憲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任職的規定相一致,順應了人民的呼聲和時代的要求,可謂恰逢其時,鮮明地表達了中國共產黨將排除一切艱難險阻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信心決心,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的必然,是人民之福、民族之福、國家之福,得到包括澳門同胞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的高度認同和擁護。
  而這位「逢中必反」的反對派人士,把這一修改建議說成是將國家主席任職規定修改為「終身制」,這與事實完全不符,可以說是偷換概念。任期制就是任期制,怎麼能與「終身制」劃等號?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早已成功解決並將繼續成功解決黨和國家領導層選賢任能、依法有序更替的問題。從一九八二年修改的「十二大」黨章到現在的「十九大」黨章,都有一條明確規定:「黨的各級領導幹部,無論是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或是由領導機關任命的,他們的職務都不是終身的,都可以變動或解除」,「年齡和健康狀況不適宜繼續擔任工作的干部,應當按照國家規定退、離休」。按照這次修改,國家主席任期仍然是五年一屆,同時每屆也都需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投票選出。對憲法的這一修改決不意味著改變黨和國家領導幹部退休制,也不意味著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按照「三位一體」的原理,國家主席的任期,也將比照黨章,其職務「不是終身的」,「可以變動或解除」,在「年齡和健康狀況不適宜繼續擔任工作」的情況下,就「應當按照國家規定退、離休」。
  這一點,連一些西方記者也品悟出來了,認為習近平不會終身任職下去,而是在領導全國人民完成「十九大」規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第一階段任務後,就功成身退。這既是繼續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避免「兩個一百年」偉大目標的進程發生領導層斷層的需要,也是鞏固和發展「十八大」以來的成果,防範那些既得利益集團、貪官可能會反撲,而令「十八大」以來的努力毀於一旦的需要。
  作為在稱謂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前綴的澳門特區立法會的議員,並在報名參選時簽署「確認書」,聲明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議員,也必須擁護作為基本法的「根」和「源」的國家憲法,擁護國家的執政黨,及愛戴國家領導人。因此,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關於「喊叫『結束一黨專政』者不能參選立法會議員」,就值得嘴嚼。六月就要到了,希望能好自為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3-28 05:06: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