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珠關係分工不分家 揚長避短合作不造作

  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與珠海市委書記郭永航,在會晤中都談到了澳珠合作,也談到了「粵港澳大灣區」,並具有澳珠兩地將會繼續秉持服務服從國家大局為合作原則的共識,郭永航還表態珠海將會繼續為促進澳門產業多元作出努力。
  「粵港澳大灣區」是世界上幾個主要大灣區中,最具獨特背景的。除了是跨越三個省級行政區域外,更是區內實施兩種不同的政治和經濟制度,甚至還存在著三個法域。大灣區內的廣州、深圳、佛山、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肇慶九個城市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經濟發展形態也各有不同,但重疊度也很高。因此,許多識者都指出,九市和兩特區,必須既要合作,又要錯開發展,盡量避免重複造成浪費。實際上,就珠海與澳門在大灣區中所扮演的角色作用上,曾任珠海市長,因而對珠澳合作議題十分熟悉的何寧卡,在出任廣東省政府發改委主任時就曾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統籌協調三地是一大挑戰。粵港澳之間政治、經濟方面存在差異;地域間制度多樣性、互補性給合作帶來共同利益,亦可能產生矛盾。因而必須注意規避摩擦,更需注重政策主導、協調。
  澳門中聯辦前任主任王志民在會見珠海市前任市長鄭人豪時也曾強調指出,習近平總書記等中央領導一直高度重視和關心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這是澳門經濟社會保持繁榮穩定的根本所在。……隨着國家全面深化改革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以及港珠澳大橋的建成,希望珠海繼續為澳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更大空間,借助澳門「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在戰略思路、發展理念、政策取向和評價標準等方面充分體現和貫徹「一國兩制」這一基本國策和初心。……堅持兩地錯位發展,實現優勢互補、雙贏共贏。……深入挖掘和利用兩地優勢,把珠海特區和橫琴自貿片區「先行先試」的優勢和「一國兩制」實踐利用澳門有利條件「先行先試」的優勢緊密結合,最大限度發揮「疊加效應」,以制度對接、設施聯通、產業互補、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共同在深度合作、「先行先試」中實現互利共贏,在互利共贏中深化合作。針對澳門企業參與橫琴建設涉及到的一些用地困難等實際問題,既要充分體現和貫徹「一國兩制」的初心,又要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發揮好「政府」和「市場」兩個優勢,用好行政法規、地方立法等手段加以解決,多措並舉支持有意在橫琴投資的澳門企業落地發展。只要雙方堅持開放的合作理念和思路,以促進兩地共同繁榮進步為目標,辦法總比困難多,合作之路會越走越寬廣。
  實際上,珠海市的優勢條件,如土地面積廣袤,尤其是西區還有很多土地未有開發,吸聚人才的條件也較佳,許多大型國企都來安營紮寨,因而不但在房地產方面熱絡發展,而且在通用航空業、製冷機械業等,走在全國前列。而這些恰好就是澳門特區的「短板」,澳門不但是面積小,人口少,缺乏土地資源,經濟結構單一,過於依賴博彩業,而且在勞動力來源方面還受到社會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勞」的桎梏扞格。
  我們雖然老是強調澳門特區實施「一國兩制」的優勢,其實在某些領域,珠海市實行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才是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所指出的「管用」的制度。比如,珠海市委、市政府的決策和執行能力,就比澳門特區強得多,在經過民主決策和科學決策的程序後,就「捋起袖子加油幹」,效率及品質都極高。而在澳門特區,雖然不像香港特區和台灣地區那樣,由於在野勢力的極力反對和抵制而導致「政令出不了政府門」,反對派勢力未有那樣的能量,但近年民粹主義盛行,意見領袖們不管是否熟悉某議題的專業,也要過足其「喊水能凍結」的癮頭,從而導致特區政府如同「父子騎驢」般無所適從,行政效率低下。幸好還不像其他國家那樣有政黨輪替式的選舉,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選舉上,明知是對的也要反對,為了選票而亂開支票,哪管它選後「一地雞毛」。
  其實,就是經濟制度,澳門特區的資本主義制度,也不比珠海市實行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勝。凡是學習過歷史唯物主義及社會發展史的人都知道,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是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舊中國是半封建半殖民地,要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中間缺乏了資本主義社會這一環,不像前蘇聯和東歐國家那樣,資本主義社會曾經發展得比較成熟。因此,才有一九四九年劉少奇在考察天津後「補資本主義的課」的結論。在改革開放後提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其實在一定角度上,就是「補資本主義的課」,亦即在保證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下,實施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經濟制度。就此而言,實行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澳門特區,在經濟制度方面就不比珠海優勝多少。
  澳門特區唯一的「受保護」優勢條件就是博彩業,因為賭博在內地是屬於刑事犯罪行為。但由於過分依賴博彩業,可能會對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以至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此,中央要求澳門特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並根據澳門的特點,要求澳門建設「中國—葡語經貿合作發展平台」,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澳門特區政府也由此延展開來,制定《五年發展規劃》,針對博彩業「一枝獨秀」導致其他各行業難以施展的現實,從「手指縫」中找尋商機,初步梳理出文化創意產業、會展業、中醫藥業等規劃行業。
  但似乎是「瘦田冇人耕,耕開有人爭」、「鼻屎好食就挖穿鼻哥窿」。中央要求澳門建設「中國—葡語經貿合作發展平台」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澳門要搞會展業,珠海就也要利用由澳門因素而得來的橫琴優惠政策,將橫琴打造成為「中葡商品展示中心」,及建設「旅遊休閒示範城市」,還要搞一個規模更大的會展中心。這使得澳門不少人感到納悶,以珠海市的優勢條件,尤其是西區還有很多土地未有開發,與深圳市土地開發已經完全飽和相比,真是「牛髀與蚊髀」,而且珠海的勞動力來源不像澳門那樣受到社會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勞」的桎梏,因而大可發展澳門根本不具備條件的產業。實際上,珠海現在已進行的航空產業等,還可更上層樓。但為何有著自己的大工業、大港口的陽關道不走,偏要擠上澳門在無可奈何之下「苦B」地開拓的會展業和「中葡平台」?
  珠海也要大搞「中葡商品展示中心」,這就使人要問個「搞邊科」?實際上,澳門建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有其獨特的優勢。澳門是因為葡國人管治幾百年,有一萬多葡裔居民,他們都是中葡雙語人才,而且其人文環境以至是思維定勢,還有澳門的葡裔居民移民到各葡語國家,但仍與澳門保持密切聯繫,這些都是珠海不可比擬的。葡國政府在澳門回歸前夕,仗著其輪值歐盟主席之機,千方百計要將澳門打進歐盟,議事亭前地就曾樹起了歐盟十二個成員國國旗的旗桿,這種獨有優勢也是珠海所無的。在澳門辦公的「中葡經貿平台秘書處」,是由國務院外交部及商務部設立的,珠海根本就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如果澳門在推動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中僅有的優勢,都被人奪走了,「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又何從說起?
  因此,澳珠關係必須是在合作中錯開發展,各自揚長避短,注意避免重疊,分工而不分家,合作而不「造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7 05:15: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