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澳門應為鞏固中國與古特雷斯友情作貢獻

  行政長官崔世安將於今日和明日出席在海南舉辦的「博鰲亞洲論壇」二零一八年年會。他除了出席開幕式之外,也將會與部份省市領導見面。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在參會期間將出席《粵港澳大灣區》分論壇。澳門特區代表團今年繼續特邀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葉大波為隨團顧問。
  今年的「博鰲論壇」規格將會很高,習近平主席將會第四次出席,並宣佈重大改革措施,據傳是因應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宣佈海南省為自由貿易港,以落實貫徹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有關「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的論述。另外,還將在「博鰲論壇」對開海域進行海上閱兵。實際上,「遼寧號」航母和三大艦隊的四十多艘高噸位艦艇,正在此海域進行演習,從衛星照片中看,氣勢宏大,展現了新時期的人民海軍茁壯成長,《強軍戰歌》化為強大的海上軍事力量。
  崔世安在今次博鰲之行,能否與習近平主席會面?由於習近平主席的行程頻密,還有那麼多的國際賓客要見,單獨會見崔世安或許機會不大,但集體會見的機會還是會有的。
  實際上,連獲邀請出席今年「博鰲論壇」的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習近平也是在北京會見的,而不是等到在海南才會見。而且,李克強總理、楊潔虎、王毅等高官,也都是在北京會見古特雷斯。
  習近平等領導人在北京會見古特雷斯,除了是李克強未到博鰲之外,還可能是要凸顯古特雷斯這位「地球球長」的重要性,讓他不與其他出席論壇的外國嘉賓「混為一起」。作為曾任葡國總理、葡國社會黨主席、社會黨國際主席和歐盟主席的古特雷斯,一直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尤其是在澳門問題上,他一直秉持社會黨的左傾政治路線,主張無條件將澳門交還給中國。因此,他在出任總理期間,一反過去的歷任與總統不同政黨的總理,為了要與按照葡國憲法規定實際管轄澳門事務的總統別苗頭(關於交還澳門年期,總理與總統有不同意見;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六日《中葡聯合聲明》草簽後,總統下令解散國會,讓不同政治光譜的斯華高總理以「看守總理」身份,赴華簽署《中葡聯合聲明》),反而表現了高度的友好態度。
  實際上,古特雷斯對中國態度友好,一九九八年他以葡國總理身份訪問澳門期間,與當時歐洲普遍抨擊中國人權問題不同的是,他在大力批評印尼對東帝汶大屠殺事件的同時,卻讚賞中國在人權方面的進步和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取得的巨大成就。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深夜,他以葡國總理身份,出席了澳門政權移交典禮。他認為這是葡萄牙光榮的一頁,光榮的落幕。他能感受到雙方都充滿善意。雖然澳門回歸的過程很複雜,但雙方都能在這一事宜上做到相互諒解。因此,澳門回歸是他一生中最令人感慨的時刻。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古特雷斯以社會黨國際主席的身份率領社會黨國際代表團訪問中國,他在會見胡錦濤主席時表態說,社會黨國際將一如既往地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立場,反對任何旨在分裂中國的言行,繼續在各個領域中積極發展與中國共產黨的友好交流與合作。他在以聯合國秘書長的身份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也對習近平主席表態說,支持「一帶一路」倡議。因此,有這位「鐵哥兒」的支持,由中國外交部和商務部出面組織,中國澳門實際操作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與「一帶一路」的有機對接,也就將會事半功倍。
  因此,當時就有傳說,在聯合國秘書長選舉期間,北京經過權衡利弊,在多位競選人中,傾向於支持古特雷斯。也正因為如此,古特雷斯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這樣人們也就可以看到,他在出任聯合國秘書長後,在過去的潘基文的基礎上,更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不但是抵制某些國家上台發言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的拙劣表演,而且台灣居民要進入聯合國大廈參觀,持台灣「護照」者被拒於門外,持《台胞證》者則通行無阻。在聯合國屬下的一些專門機構召開會議,台灣的一些人員獲邀請出席,也是倘持台灣「護照」報到而不獲發給出席證,而只是接受使用《台胞證》報到。
  不過,習近平、李克強、楊潔篪、王毅昨日在北京分別會見古特雷斯時,談的都是國際大勢問題,還有「一帶一路」倡議,而沒有談到台灣問題。
  這展示,一方面中國領導人對台灣問題充滿自信,在「地球球長」面前只是毫不足道的「小畸士」矣,中國要主導國際事務,把整個地球管起來;另一方面是對古特雷斯很有信心,台灣問題根本無需多講,講了反而有點「不放心」的感覺,陷古特雷斯於「不義」。
  由於古特雷斯與澳門的淵源,不知行政長官崔世安,是否會有與古特雷斯會見的機會?如有此機會,可能會更好。起碼在中國澳門參與屬於聯合國管轄的國際組織和國際會議等事務上,爭取到聯合國的支持。
  筆者曾議評過,要充分利用古特雷斯與澳門的關係,進一步強化古特雷斯與中國的關係。實際上,在回歸前,澳門的幾個主要的公民團體(回歸後的《社團法》改稱為政治團體),都分別與葡國的主要政黨掛鉤,並成為這些葡國政黨的「澳門支部」,亦即「一個機構,兩個牌子」,對葡國是某政黨的澳門支部,對澳門則是某個公民團體。
  而以華年達為首的澳門民主協會,就是葡國社會黨的澳門支部。藉著「四‧二五革命」左翼年輕軍人帶起的左傾社會政治氛圍,已經與共產黨分裂分家的社會黨,在葡國的總統、國會選舉中一直佔有優勢,因而勝出的機會較多,總統和總理經常由社會黨出任,但也經常與施華高領導的中間偏右社會民主黨「輪流坐莊」。
  因此,華年達籍著與葡國社會黨的密切關係,更籍著與古特雷斯的私人關係,在葡國的政治場域中很有影響力。因而他在回歸初期遭綁架時,既驚動到北京中央,也擾動了葡國政壇,連總統沈拜奧(社會黨)也發表聲明,要求盡快解救華年達。在公安部和廣東省公安廳出手相助後,以黃少澤為首的司法警察,在五天內就破案,並在治安警察局飛虎隊協助下,成功解救了華年達,並抓獲作案歹徒。葡國朝野政黨領導人都高度讚賞澳門特區及其警隊,當然其中更包括古特雷斯總理。
  在此背景下,澳門特區善待華年達,在客觀上就是協助中央繼續加強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友好關係。現在澳門中聯辦推薦華年達的公子華子鋒出任安徽省政協委員,就是一個極具政治意義及外交意識的安排。
  澳門特區政府也適宜在自己高度自治的權力範疇內,做好這項工作。比如,南灣發展公司中,華年達是副董事長;南湖湖C、D區的土地受新《土地法》困擾,崔世安也承認責在政府,就是一些堅決要按新《土地法》「一刀切」的規定,對C、D區實行收地的反對派朋友,也承認C、D區未能按期發展責不在發展商。 
  因此,實事求是地修訂新《土地法》,不要「擊鼓傳花」,把責任推卸給下屆特區政府,除了是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關於「法律是治國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必須「抓住提高立法品質這個關鍵」,只有提高立法品質,實現良法之治,才能實現高品質的法治及善治的指示之外,也是間接進一步鞏固中國與古特雷斯的友誼的應有之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09 05:16: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