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涓滴之恩理應回報 互惠合作將有收穫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作為澳門特區的代表,前日出席「博鰲亞洲論壇」二零一八年年會中的《粵港澳大灣區》分壇。他在發表演說中指出,面對新時代區域合作發展的新格局,澳門將根據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發揮精準聯繫的功能,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更加全面、深入和緊密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作為澳門與廣東省合作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其中一個切入點,粵澳雙方已完成了規模為二百億元人民幣的「粵澳合作發展基金」磋商工作,並將盡快簽署相關協議和全面啟動。
  對此消息,慣於「凡政府必反」的政治反對派及憤青「鍵盤戰士」,又是「條件反射」地予以反對,並冷嘲熱諷,批評該二百億元人民幣的「粵澳合作發展基金」是「唔清唔楚」,並以嘲笑的口吻,聲稱已經崛起的國家,竟然要一個比內地鄉鎮還要小的澳門拿這麼多錢出來,令他很失望……云云。
  這就是典型的「小市民意識」。其實,這二百億元的「粵澳合作發展基金」,既然是粵澳雙方合作的基金,就決定了並非是由澳門特區單方面支付,而是粵澳雙方都對等投入,沒有所謂澳門拿錢給內地的問題。而且,也並非是沒有回報的公益捐贈,而是合作發展的基金,那就說明是投資行為,亦即是有回報的。
  國家主席習近平昨日在博鰲會見「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時,就深情地表示,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也是海南建省三十周年,在中國改革開放的路上,也有台胞、台企的功勞。在會見後,蕭萬長對台灣媒體憶述會見內容時說,習近平是很有感情的人,除肯定台商在大陸改革開放過程中的貢獻,還提及先前在福建工作時,台資企業冠捷科技集團到福建投資的往事,當場喊出冠捷科技集團總裁宣建生的名字。
  相信,倘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典禮是由習近平主席主持,他也將勢必會結合到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談到香港、澳門聚商人對內地改革開放的貢獻。習近平有理由作出這樣的評價,這不單止是他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對國家的重大決策作出肯定的大道理;而且在「小道理」方面,當年設立深圳、珠海等經濟特區的決策,就是由他的時任中共廣東委第一書記的父親習仲勛提出的建議。
  實際上,在改革開放伊始,廣東省就扮演了「排頭兵」的作用角色。當時,習近平的父親、剛獲平反的老一輩革命家習仲勳,被鄧小平委以重任,出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他經過調查研究,向中央打報告,希望中央能給廣東更大的支持,多給地方處理問題的機動餘地,允許廣東吸收港澳華僑資金,從香港引進一批先進設備和技術,凡是來料加工、補償貿易等方面的經濟業務,授權廣東決斷處理,以便減少不必要的層次手續。習仲勳代表廣東省委的這個要求,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視,並批准了廣東改革開放先走一步的方案,同意廣東、福建兩省在對外經濟活動中,實行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在深圳和珠海兩市試辦「出口特區」,待取得經驗後,再考慮在汕頭、廈門設置。後來,習仲勳又建議將「出口特區」名稱改為「經濟特區」。一九八零年八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向世界宣布:中國將「在深圳、珠海、汕頭三市,分別劃出一定區域,設立經濟特區」。此後不久,深圳特區開始設立,特區的奠基儀式是由習仲勳親自主持的。鄧小平囑咐習仲勳,「殺出一條血路」。
  澳門居民成了「吃螃蟹的人」。雖然相對於香港,經濟實力不足,也沒有甚麼大型企業,都是中小微企,但卻創造了不少「全國第一」:第一家中外合資的工廠--香洲毛紡廠,第一家中外合作的酒店——石景山旅遊中心,而且也是第一家引進粵式酒樓服務的酒店;第一宗中外合資興建的輸電線路工程——烏石電廠擴建及粵珠澳電纜工程;第一項中外合資的公路大橋工程——廣珠公路四座大橋等。當然,由於「經濟特區」是依傍香港、澳門而設,這就使得澳門的各業經濟尤其是出口加工業,躍上一個新的層次。
  「虎父無犬子」,「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後,沿著父親的腳步,思考在新形勢下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問題。因而他的第一項公務,就是選擇廣東作為地方調研的首站,瞻仰深圳蓮花山鄧小平銅像,提出希望廣東「努力成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排頭兵、深化改革開放的先行地」。他在作出建設「雄安新區」的決策之後,又對廣東作出重要批示,充分展現了習近平主席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科學性、真理性、指導性。在北有「雄安新區」,南有「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態勢下,澳門已被收納了進去,作為其中一個重要成員,不再是像改革開放初期,澳門的「前鋪後廠」模式是處於被動,而是身置其中,更應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乘搭中共「十九大」掀起的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積極向上氛圍,也來個大幹快上,乘勢前進。
  四十年風水輪流轉。改革開放初期是澳門支援內地的經濟建設,現在卻是反過來由內地支援澳門的經濟建設。就說是澳門最主要的經濟支柱和財政收入來源的旅遊博彩業,還不是以內地旅客的「進貢」為主?如果不是有內地遊客這條「大水喉」,澳門能夠發展到人均GDP排名世界前列,澳門居民能夠享受世界一流的社會福利嗎?為何澳門特區拿出一百億元參與對自己的發展有更大促進作用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就有人會像「守財奴」那樣「肉赤」呢?
  另外,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在每年的冬春兩季,西江口水位低降,海水倒灌,鹹潮北上,導致澳門、珠海、中山等地人民吃水困難,嚴重威脅當地飲水安全,因而在中央政府的統一協調下,實施「壓鹹補淡」工程,主要是由貴州的天生橋等水庫放水調節,供珠江口的珠海、中山等地緊急抽水作儲備。而天生橋水庫的水是用來發電的,「西電東送」則是貴州省的主要經濟支柱之一,為GDP作出了近十個百分點的貢獻。但在實施「壓咸補淡」時,是將天生橋水庫的存水未經產生發電效益就排泄出去,而且全屬免費供應。而且還不能百分之一百地被澳門、珠海、中山抽到,大部份是白白地流出大海。何況,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規定,即使是農民的灌溉用水,都是要收費的。但即使是在二零一零年貴州省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災時,未有新的水源補進,將會影響發電的情況下,天生橋水庫電站仍然仍然堅持「放水」。
  而「放水」,在粵港澳的俗語中,就是「給錢」。試想,由經濟發展最滯後,人民生活最困難的貴州,「放水」給全國生活最好的澳中珠,這就形成了一個「劫富濟貧」的「反常」現象。這是甚麽精神?這是貴州人民響應中央號召,支持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愛國主義的體現。但是,那些反對派和「鍵盤戰士」卻是一葉障目,看不到內地人民對澳門作出的巨大貢獻。
  因此,應當重溫那句名言:「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1 05:16: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