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與時俱進全方位多層次地維護國家安全

  明日是第三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國家安全法》規定,國家加強國家安全新聞宣傳和輿論引導,通過多種形式開展國家安全宣傳教育活動,並將國家安全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和公務員教育培訓體系,增強全民國家安全意識。每年四月十五日為「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五日新《國家安全法》實施以來的首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到來之際,習近平主席作出重要指示。他強調,國泰民安是人民群眾最基本、最普遍的願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保證人民安居樂業,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要堅持國家安全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幸福感。
  總體國家安全觀是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習近平主席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首次明確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這是新時期維護國家安全的根本方針政策。《國家安全法》規定:國家安全工作應當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維護各領域國家安全,構建國家安全體系,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公眾廣泛參與「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將獲得弘揚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良好效果。
  澳門特區政府和澳門中聯辦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號召,為進一步推動廣大市民與特區政府同心協力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意識和舉措,聯合主辦首個「國家安全教育展」,將於明日開幕。這個展覽以圖片和視頻的方式,集中宣傳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和澳門特區政府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治建設及工作成就,以約六十幅展板,展示總體國家安全觀、依法維護國家安全、傳統與非傳統國家安全、國家安全全民有責等內容,以裨廣大澳門居民對國家安全有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
  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的領導下,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取得很大的成就。而毋庸諱言,國家安全的態勢也愈趨嚴峻。由於中國崛起,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就讓那些曾經鼓吹「中國崩潰論」者,轉而祭出「中國威脅論」,並千方百計地意圖推動中國發生和平演變,像蘇聯和東歐國家那樣一夕變色。威脅我國國家安全的態勢,已經超越了過去傳統的國家安全範疇,發展到非傳統的國家安全範疇。而非傳統安全威脅是相對傳統安全威脅因素而言的,指除軍事、政治和外交衝突以外的其他對主權國家及人類整體生存與發展構成威脅的因素,主要包括經濟安全、金融安全、生態環境安全、信息安全、資源安全、恐怖主義、武器擴散、疾病蔓延、跨國犯罪、走私販毒非法移民、海盜、洗錢等。針對這種新情況,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新的《國家安全法》,就是一部廣義的綜合性、全局性、基礎性的《國家安全法》,所涵蓋的內容包括了非傳統領域的安全,比如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而此前的《國家安全法》所規範的內容,就以新制定的《反間諜法》所取代。
  澳門特區現在同樣是不但面臨傳統國家安全威脅,而且也面臨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由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葡國是世界主要的「諜都」之一,澳門也隨之成為東亞的間諜中心,各國各地區的間諜機構利用澳門的「中立」地位,在澳門安營扎寨,蒐集情報並進行暗殺活動。新中國成立後,國民黨特務機關在澳門設立情報站,除了蒐集大陸情報外,還製造「拱北海關爆炸案」,並意圖在澳門策劃在柬埔寨暗殺到訪該國的劉少奇主席的「湘江行動」。
  澳門回歸後,出現了新的國家安全威脅因素。賭牌開放引進美資博企,雖然帶來了先進的博彩技術,但也引來了不利於國家安全和澳門經濟安全的因素,尤其是某些博企與美國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與其合作。某些涉密的國家工作人員在參賭時,可能就會被其盯上,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重大缺口。而另一方面,某些邪教組織或所謂「國際民運團體」,也曾在澳門聚會,策劃滲透進內地進行破壞活動的計劃,並在珠澳邊境以放風箏等手法向內地散發煽動傳單。另外,也有幾位個別的本地激進青年,鼓吹「公投」、「自決」、「兩國論」。
  因此,必須以實際行動響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不但是要做好國家安全的宣傳教育活動,而且更應當與時俱進,根據「總體國家安全觀」,全方位多層次地維護國家安全。其一,是補強《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功能。澳門特區履行了基本法二十三條賦予的憲制責任,制定頒布了《維護國家安全法》。但這是以針對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為主,滿足不了現在也需遏制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要求。因此,即使是為了維持穩定,而不打算修訂《維護國家安全法》,也適宜另行單行立法,或是將《國家安全法》一些在澳門也適用的罪名融入於《澳門刑法典》中,進一步在澳門特區補強維護國家安全的天羅地網。
  其二、必須盡快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施行細則,並成立設立落實貫徹《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常設執行機制,而不能僅是停留於「備而不用」、「紙上談兵」,及宣傳教育的層面。不管是參考回歸前的警方「政治部」,還是參照內地的做法,設立政治安全保衛機構,都應如此。總之一句話,既要坐言,更要起行,以實際行動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統一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發展的利益。否則,只立法,不執行,不設立執行機構,等於是有子彈,沒有槍,仍然無法完全地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性責任。
  其三、在司法體系中保障涉及《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案件能夠安全審理。在現行的《司法組織綱要法》中,終審法院只有三位法官的編制。而在實務上,為體現「一國兩制」,終審法院有一位法官並非是中國公民。這就將會導致,當特區司法機關在審理涉及《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案件,上訴到終審法院時,可能會組不成合議庭。因為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體現國家主權的尊嚴,非中國公民的法官不能參與審理。另外,《維護國家安全法》的諸罪名中,有一項是「盜竊國家機密罪」,其證據是國家機密,身為外國公民的終審法院法官也不能接觸。這就需要修訂《司法組織綱要法》,或是擴編終審法院,或是將涉及《維護國家安全法》的案件的終審權下放給中級法院。但由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的案件,涉及到國家尊嚴,因而其終審權不能下放給中級法院。這就只能是以擴大終審法院編制的辦法予以解決了。
  這樣,也可一併解決類似歐文龍、何超明等被告被剝奪了上訴權,與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五款「凡被判定有罪者,應有權由一個較高級法院對其定罪及刑罰依法進行複審」規定條文相悖的問題。此後按照《司法組織綱要法》規定,由終審法院行使一審管轄權的高級別被告,如行政長官、立法會主席、主要官員、相關司法官員等,就不會被剝奪實施全•上訴權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4 05:26: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