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國家安全教育宣傳就是要敢於「亮劍」

  澳門特區政府與澳門中聯辦合作舉辦的「國家安全教育展」,不但是港澳地區的首個此類展覽,而且也是首次出境舉辦。在澳門中聯辦前任主任王志民創造了多個「第一次」的基礎上,澳門中聯辦又創造了新的「第一次」。而且,在敢於「亮劍」方面,更是「第一次」,「劍鋒」直指非法「佔中」和旺角暴亂,還有黃之鋒的「美國背景」及戴耀庭的煽動言論等。另外,在傳統國家安全與非傳統國家安全部分,點出了一些西方國家以推進民主改革為名,以前蘇聯和西亞北非地區的國家為核心地帶,借這些國家的總統或議會大選之機,直接策劃操縱其國內反對派推翻現政權,掀起一浪高過一浪的「顏色革命」,其中包括前蘇聯的崩潰、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等,導致政權瓦解,經濟崩潰,社會動盪,民不聊生,此前人民所希望的「民主」、「只有」「人權」等都化為泡影,「革命」將這些國家和民眾帶入更加痛苦和無望的深淵。
  「國家安全教育展」的「亮劍」,雖然是劍指香港反對派和激進青年的身上,但也痛在澳門某些反對派的心中。有某澳門反對派網媒,就對「國家安全教育展」展出上述內容,表達不以為然。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更凸顯了這次「亮劍」的重要性和及時性,因為其起到了敲響警鐘的作用,使得澳門居民對類似的「顏色革命」手段,時刻保持高度警惕,並以實際行動來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的統一、完整和安全的利益,維護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  
  「顏色革命」,又名「花朵革命」,是指二十一世紀初期一系列發生在獨聯體國家和中亞地區,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這些有著明顯政治訴求的活動,背後一般都有著外部勢力插手,經過社會動員,往往導致持久的社會對立和動蕩,對執政者形成強大壓力。
  「顏色革命」的參與者通常利用政府政策失誤、貧富懸殊嚴重等現實社會問題為籍口,通過非暴力手段來抵制他們所認為的「獨裁政權」,推崇他們所認為的民主、自由以及美國式思維方式。他們通過採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他們的標誌。因為沒有採用軍事手段,所以沒有大規模的人員傷亡,但在軍隊與民眾發生衝突時,可能會有人受傷。從而推翻了原來的政府,建立了親美國的政府。
  自二零零零年起發生的「顏色革命」共有: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格魯吉亞的「玖瑰革命」,烏克蘭的「栗子花革命」,伊拉克的「紫色革命」,黎巴嫩的「雪松革命」,吉爾吉斯的「鬱金香革命」,緬甸的「架裟革命」(又稱「藏紅色革命」),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等。
  值得注意的是,楊穌棣在出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之前,是美國駐駐吉爾吉斯大使。就在他出使吉爾吉斯期間,透過美國民主基金會派駐吉爾吉斯的工作人員,大量印發夏普所著的《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一書。該書被夏普的追隨者奉為「顏色革命聖經」,也為夏普奠定了「顏色革命精神教父」的地位。在書中,夏普基於親身實踐,總結了一百九十八種「非暴力抗爭顛覆政權」的方法。就是在這種輿論的鼓動下,吉爾吉斯於二零零三年發生了「鬱金香革命」。
  為此,當二零一零年二月美國國務院宣佈楊甦棣出任駐港澳總領事時,本欄就曾指出,楊蘇棣在出任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副主任期間,支持陳水扁參選「總統」,從而發生了「政黨輪替」。因此在他離任時,陳水扁就向這位「親愛的朋友」頒贈大綬景星勛章,這是台灣當局與美國「斷交」後,二十二年來第一次贈勛予「AIT」的官員。很明顯,華盛頓是要將策動「顏色革命」的老手楊蘇棣調到港澳,意圖在港澳地區「照辦煮碗」,並籍著港澳地區的「跳板」,將「顏色革命」推進到中國大陸去。本欄的這篇揭露文章,翌日就獲《參考消息》轉載,可見北京非常注意楊穌棣的「角色」。
  實際上,就在楊甦棣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任內,香港特區成了多事之都。「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等花招層出不窮,後來又醞釀「佔領中環」,許多行動都等有「顏色革命」的影子。楊甦棣也曾試圖將其在吉爾吉斯的「經驗」推廣到澳門,曾經與澳門的「反對派」進行頻繁的接觸。這些,在「維基揭密」中都有披露。他在他打給美國國務院的秘密報告中,聲稱澳門的反對派都異口同聲地說,何超明是他們心目中的澳門行政長官最佳人選。為此,他還專門約見了何超明,而何超明以為鴻鵠將至,不顧自己是中央任命的官員,需要遵守嚴格的外事紀律,而卻在事前未請示,事後未報告之下,私下與楊甦棣見面。因此可以說,何超明就是美國要在澳門特區發動「顏色革命」的標杆人物的人選。
  楊穌棣的繼任者夏千福,更是「顏色革命」的始祖。他在履任之後,本欄也曾指出,夏千福則因是情報分析人員出身,就比較注意觀察分析、梳理歸納,因此就是以幕後指導、出謀獻策為主,而較少直接出面。比如,他在台灣工作期間,就對當時台灣發生的一系列奪權及政治鬥爭,尤其是李登輝在民進黨支持及協助下,進行「修憲」,以「推動民主化」為名,行「去中國化」的「獨台」為實,而進行觀點提煉,將之稱為「寧靜革命」。(亦即推動民主革命無需經過暴力或武裝鬥爭,而是透過議會鬥爭或政黨輪替即能達到政權更迭之目的)。因此,在香港特區即將進行特首普選之際,美國國務院將他調來港澳任職,要他運用也是華人地區的台灣的「寧靜革命」經驗,推廣到香港特首普選中去的意圖,就十分明顯。
  實際上,也就是在楊穌棣、夏千福駐領港澳期間,兩人都頻繁來澳門活動。而也正是在此段期間,澳門的各種反對活動特別頻繁。不但是單純的反對特區政府施政失誤的街頭活動,而且更有某些帶有分離意識的政治活動。有人長期進行「自決權」的輿論鼓動,有人舉行「民間公投」,並在銷毀所收集到的個人資料時,是躲在香港的某一個國家駐港澳總領事館提供的「安全地方」。而在「旺角暴亂事件」發生後,澳門一些激進網友,在網絡上發聲為暴徒的所為叫好,好一副恨不得將其「經驗」引進澳門的樣子,而且也反嗆香港警方的處置方式。儘管這只是極少數人的所為,但也應引發警覺,及早防堵,並積極解決各種「深層次矛盾」,消除滋生不穩定因素的土壤,以維護澳門特區的長期繁榮穩定和發展的利益,當然也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的利益。
  因此,這個「國家安全教育展」的敢於「亮劍」,就是習近平主席所要求的「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精神和行為。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17 03:04: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