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主要官員檢察長參加任中培訓意義重大

  特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週六發出新聞稿稱,經行政長官和中央有關部門研究決定,澳門特區政府全體主要官員和檢察長於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赴北京、江蘇參加任中培訓。此消息公佈後,坊間有各種不同的反應,而以正面的居多,多是以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關於「必須把維護中央對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及「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幹部隊伍。……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堅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賢,堅持事業為上、公道正派,把好幹部標準落到實處。……堅持嚴管和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並重,完善幹部考核評價機制,建立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旗幟鮮明為那些敢於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幹部撐腰鼓勁。各級黨組織要關心愛護基層幹部,主動為他們排憂解難。」等的論述為切入點分析分析。當然也有反對派人士從自己的角度進行解讀,認為由於澳門近年不斷爆管治醜聞,因而估計此次澳門主要官員齊上京,可能會被「照肺」。由於香港某報在報導主要官員一行還將拜訪國務院港澳辦時,漏掉了關鍵性的「一行」兩字,而只是突出某位主要官員,因而誤導讀者對這位主要官員產生過度聯想。此外,也有人將之與明年將要進行的行政長官選舉掛連起來,認為中央顯然從「唐梁一役」中吸取教訓,在「欽點」前對所有有條件參選者說清楚講明白。
  其實,從「任中培訓」的關鍵詞,及「旨在加深澳門特區政府管治團隊對國家發展戰略和經濟社會發展最新情況的了解,促進澳門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及在課程結束後赴江蘇省考察交流的行程安排就可得知,這是類似內地對高級幹部的例行性「任中培訓」。由於從行政長官到主要官員,再到檢察長,都是按照《澳門基本法》規定,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亦即內地官場中通稱的「中管幹部」,因而必須進行「任中培訓」。但由於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而無需像內地的「中管幹部」那樣進中共中央黨校接受培訓,而是採取適合澳門特區的培訓方式。
  不過,由於現在已經是第四屆特區政府任期的四分之一弱,因而已經超越了「任中」,而是「任末」。但考慮到這個培訓是在「十九大」特別強調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而主要官員和檢察長是由中央政府任命,他們對上必須直接接受中央政府的考核、培訓,對下是承中央政府之命執行「一國兩制」方針,是「把維護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的連結紐帶,因而在中央完成了「十九大」和全國「兩會」的各項重大程序,尤其是確立了習近平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修憲」、中央和國家機構改革等重大任務,而且外傳的新一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已經成了,並在最近召開了第一次全體會議,制定了近期的港澳工作大綱任務,尤其是澳門特區即將要進行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等系列重大工作,在「首次」對澳門特區主要官員和檢察長實行「任中培訓」的背景下,因而這個「任中培訓」並不算遲。
  當然,結合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委員會原主任喬曉陽前日在香港特區舉辦的「國家憲法高端論壇暨紀念香港基本法頒布二十八週年研討會」上的講話,在開場白時就語重心長地指出,過去有部分公務員抱着為香港服務的心態,其實在憲法之下,香港特區亦是國家一部分,公務員應建立為國家服務的意識,也可間接了解這次「任中培訓」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及時性。由於從從行政長官,到主要官員,再到檢察長,都是按《澳門基本法》規定,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因而就更是如此,他們不但是為特區服務,而且更是為國家服務,並將之當作是國家命運與自己前程相融合的事業。因此,特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新聞稿中使用的「澳門特區政府管治團隊」一詞,就尤為重要。習近平主席在使用了「澳門特區管治團體」這個概念時,筆者就曾分析指出,「管治」與「管理」兩個表述的內涵差異很是微妙。首先是突顯了管治權的賦予主體是中央,中央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澳門特區政府受中央授權及委託,在特區高度自治的範疇內進行管治,這就彰顯了「一國」是「一國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其次,在澳門特區高度自治事務的範疇內,「管治」是以「當家」的「董事長」的心態,來管理澳門特區「眾人的事務」,必須對自己的決策負責,並以「捋起袖子加油幹」,「車子不倒只管拉」,並具有開拓精神,管好這份家業;而「管理」則是以「打工」的「總經理」心態,單純業務主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就像曾蔭權的那句「名言」:「打好呢份工」,而不講政治。
  主要官員和檢察長這次「赴京趕考」,可能還將考核他們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的忠誠度。要說忠誠,相對於香港特區來說,澳門特區的主要官員並不是大問題。應當說,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後,針對當時澳門缺乏華人司法官的實際情況,由中葡兩國政府商定,從內地應屆畢業法學畢業生中挑選一批優秀學生赴葡學習葡語和葡國法律,然後以澳門居民身份進入澳門司法系統工作,或是有「紅二代」、「紅三代」背景,現在成長為主要官員和檢察長者,在忠誠度上沒有問題。
  但可能也有例外,前任檢察長何超明,曾任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一個庭長,是當年「年輕化、專業化、革命化」的佼佼者。不過,其背景有點「特殊」,從西南政法學院網站的「傑出校友榜」看,與他一道「榜上有名」的校友中,有人後來成為周永康陰謀集團的骨干成員。而何超明當時以檢察長名義赴京訪問,與他們接觸頗多。因此,在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時,其助選團隊說他得到「中央支持」,可能是「有所本」的。因為周永康當時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列入「中央領導人」序列,只不過是並不分管港澳事務。當時中央分管港澳事務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他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而當時筆者就接獲權威消息,中央支持崔世安參選行政長官,而同一消息來源也間接否定了「中央支持何超明」的說法。
  忠誠,不能是口頭說說而已,還應從實際行動中予以兌現。既然如此,就應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兩個一百年」宏偉目標,並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對幹部的要求,自覺地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幹部隊伍,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堅持事業為上、公道正派。因此,這次培訓活動結束後到江蘇考察,親身感受當地官員領導群眾「捋起袖子加油幹」的熱烈情景,大有好處,就會感受到澳門特區已經處於「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尷尬境況。在「十九大」和全國「兩會」後對各級官員的要求更高,澳門特區主要官員必須憋足勁頭,「彎道超車」,趕上全國各地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浪潮。尤其是其中有被傳說是下任行政長官的「熱門人物」者,更應是如此。不能把行政長官僅僅是當作「榮耀職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23 05:12: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