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韓正組長當面考核下任特首潛在人選?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在其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後的首次「亮相」,是會見參加「任中培訓」的澳門特區主要官員和檢察長。但由於現在距離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的程序越來越接近,也由於在坊間的熱傳中,下任行政長官潛在參選人的幾個「大熱門」,除了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因不是中央任命的官員,而沒有參加「任中培訓」之外(其實他此時也在北京,出席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其實的幾位都盡在其中。因此,坊間也有議論,韓正會見他們,固然是代表中央就對他們進行「任中培訓」進行總結性講話,提出四點要求,希望他們進一步提高管治能力,但看來也與明年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有關,代表中央當面對他們進行考察,並向他們說清楚講明白參加行政長官選舉必須要注意到事項。
  在行政長官選舉前提前對其中的潛在參選人物進行當面考察,確實有必要。經過過去的一些教訓,尤其是香港的「唐梁之爭」,兩人都有僭建,但梁振英在搶先揭發唐英年,讓本來勝券在握的唐唐敗下陣,自己在原本沒有勝算把握之下「突圍」成功之後,卻也被人揭發有僭建行為。這就令他的誠信出現嚴重缺失,根本無法建立管治權威,而且也得罪了一大批唐唐的支持者——本來作為「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的主體的民族資產階級,在施政中得不到他們的支持之下,管治工作開展得很不順利。再加上他本人混淆兩類不同性質矛盾,擴大打擊面,未能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因而只是做了一任,就無法續任下去。
  而在澳門,同樣有教訓,但內容不同。那是本來並沒有被納入中央視線的何超明,以為鴻鵠將至,先是為了為自己參選行政長官「挪火煮食」,藉著歐文龍事件,肆意抹黑何厚鏵團隊,並令部分公務員不敢放手工作,以此方式來強化其「公務員治澳不行,商人治澳不行,只能是由法律人治澳」之說的正當性和合理性;繼而製造「中央支持」的政治謠言;再而在行政長官競選過程中,使用各種卑鄙手段,包括鬧場踢館,製造謠言誹謗污衊等,衝擊真正得到中央支持的崔世安的競選活動。
  因此,有志參選下任行政長官者,一方面必須正視自己有可能會在競選過程中被揭發出有「污點」問題,不然即使是條件較佳的唐英年,只是一個「僭建」問題就功虧一簣。當然,人生在世,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清白,但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污點,並提前自爆。當年何厚鏵宣佈參選第一任行政長官時,就自爆「曾經犯過凡是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而自行拆卸有可能會遭到對手攻擊的「炸彈」,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另一方面必須爭取到中央的信任和支持。按照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必須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因而倘是不符合中央的要求,即使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選委會選出的人選,中央也可能會不任命。因此,得到中央的信任和支持,就極為重要。尤其是現在強調必須維護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中央就必然極為重視新任行政長官的人選。盡管說,澳門特區的主要官員和檢察長,都是中央信任之人,但每人都具體情況有所不同,可能會有先後次序的排查。
  實際上,在坊間熱傳的幾位潛在人士中,各有千秋,各有所長,但也各有「罩門」。此前曾流傳一個傳說,說是已經進入中央考察的名單中,有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等。
  其中賀一誠的政治條件最佳。一方面,他是浙江人,在出任浙江省政協常委時,習近平是浙江省委書記,應該有所交集。而曾在浙江任職的「之江新軍」,是「習家軍」的「紅一方面軍」,分佈在中樞各重要部門,均有助於賀一誠的「更上層樓」。
  另一方面,賀一誠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而在第十二屆中央中,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助小組組長的張德江,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按照國家憲法規定,人大常委會每兩個月召開一次全體會議,賀一誠應是與張德江十分稔熟,可說是「近水樓台先得月」。雖然現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因為「戰略轉移」關係,改為主管經濟的韓正,不再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兼任,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工作有其持續性和穩定性,因而其前任的「餘蔭」仍在。
  賀一誠最大的「罩門」,一是未曾參加過公共行政管理,可能行政執行力不足,二是年齡偏大。前者,在中央強調提高管治能力之下,可能會吃虧;後者,吸取董建華、梁振英的教訓,中央希望行政長官的任期講求穩定性,最好是能夠做足兩任十年。而賀一誠倘當選行政長官,在其第二任時可能因年齡關係而力不從心,難以緊跟全國為實現「兩個一百年」而奮鬥的大幹快上的腳步。
  梁維特是「紅三代」,其外祖父陳滿當年是中共領導下的五桂山游擊隊(由歐初任司令員的珠江縱隊第一支隊)的駐澳秘密聯絡員,為了支持中共的武裝鬥爭,變賣家當。而湊巧的是,崔世安的叔父崔德祺是同善堂主席,陳滿則是副主席。
  梁維特不但懂政治,在多屆的全國人大代表任期中做了不少工作,每次全國「兩會」召開前廣泛收集意見,開會後又進行傳遞匯報,完全符合國家憲法關於人大代表接受原選舉單位監督的規定。而他所創辦的發展策略研究中心,為澳門的經濟社會文化發展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工作,這是他倘能當選行政長官的提高管治能力的理論支撐。
  而且梁維特更懂經濟,這與中央對港澳工作的「戰略轉移」相吻合,對他參選行政長官有「加分」效果,也正契合韓正在中央分管的經濟工作,尤其是「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而這些正是梁維特目前所分管的工作,而且也已研究了多年。在「天鴿」風災後,梁維特參與救災扛木頭的影像,即使是「做秀」,也比那些連「作秀」也不會的官員要好得多,因而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要說行政執行力,可能是黃少澤最強,而且駕馭複雜事務的能力一流,並勇於擔當,敢於「亮劍」。他把曾經被稱為「有牌爛仔」的司法警察局整頓好,令人刮目相看。但他的「罩門」是缺少綜合行政管治能力的錘煉,尤其是其短項是經濟方面,可能力所不逮。
  陳海帆是「紅二代」,根正苗紅,應該能得到中央的絕對信任。但可能是晉升較快,綜合行政經驗不足,尤其是駕馭複雜事務的能力仍待提高。
  譚俊榮曾在台灣讀書,應該說是對台灣示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典範。而且積極任事,滿腔熱情。不過,與習近平所提倡的「多做少說」有一定的距離。而且現在中央強調維護國家安全,而其家眷並非中國公民,可能會在這方面減分,甚至是「一票否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4-30 03:55: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