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博彩業獨大成為威脅國家安全重要因素

  剛閉幕的「國家安全教育展」,展出內容除了是傳統的國家安全元素外,還突出了非傳統國家安全元素,亦即總體國家安全觀。實際上,習近平主席揭櫫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就是要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強調中國在政治、國土、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科技、信息、生態、資源和核領域的安全,並推進構建集上述十一個傳統和新興安全領域於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透過國家與人民共同協作,實現總體安全治理,旨在促進國家的持續發展,同時也保障國家和國民的安全。澳門特區作為國家的一部份,澳門的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份,因此,我們不能再以過去的狹窄觀念去維護國家安全,而是應該根據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要旨和內涵去開展有關工作,致力排除各類來自內部或外部、干擾澳門社會發展的不穩定因素,防範各類危害居民、澳門以至國家安全的風險,做好必要的應對部署,確保國家與民族復興、澳門社會繁榮穩定、市民繼續安居樂業。
  實際上,全國人大常委會之所以將四月十五日確定為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就是基於習近平主席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首次主持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全體會議,並首次明確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命題及其內涵定義。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這個精神,將原本規範傳統國家安全的《國家安全法》,以《反間諜法》所取代;並制定了新的《國家安全法》,作為規範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法律。而澳門特區政府和澳門中聯辦聯合主辦的這個「國家安全教育展」,在將傳統國家安全觀與總體國家安全觀相結合,既進一步普及傳統國家安全觀,更突出展示宣導總體國家安全觀,就拿捏得相當好,頗為精準到位。
  結合到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不但正在面臨傳統的危害國家安全因素的威脅,而且也面臨非傳統大危害國家安全因素的威脅。而《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授權澳門特區自行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時,是針對傳統危害國家安全的因素,因為當時尚未有總體國家安全觀這個概念。因此,澳門特區官民在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方面,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還得「捋起袖子加油幹」,根據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結合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將總體國家安全觀開列的十一個傳統和新興安全領域的內容,融入到澳門的法律體系尤其是刑法類的法律中去。
  實際上,《維護國家安全法》所規範的威脅傳統國家安全的行為,由於是「明火執仗」的破壞搗亂行為,已經在人們的思想認知中就建立了「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理性認識,因而即使是政治反對派,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去進行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活動。這也正是《維護國家安全法》「備而不用」的主要原因。雖然是「金甌有缺」,但也反映了澳門特區在維護傳統國家安全方面的實際情況。
  而新興亦即非傳統國家安全,因為不是暴力嗜血性的,或是沒有那麼「明火執仗」的,而是隱形的,這就更需要加緊防範了。實際上,「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非傳統國家安全的一些威脅因素,往往會披著「自由」、「民主」等「合法」外衣,尤其是在經濟、文化、社會、科技、信息、生態、資源等領域,就帶有一定程度的迷惑性和欺騙性,因而危害性更大,更應引起我們的警覺及重視,並注意做好防範措施。
  其中在經濟安全領域,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澳門博彩業一支獨大的問題。此前即使是尚未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之時,國家領導人就不厭其煩地諄諄訓導澳門特區,必須「居安思危」,就是防範博彩業一支獨大,避免其危害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財政安全。現在習近平主席提出了包含有經濟安全在內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居安思危」中的「危」就更形突出了,不但是將會威脅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和財政安全,而且也威脅到國家的經濟安全以至政治、軍事安全。
  在澳門經濟安全和財政安全方面,經過幾年前澳門博彩業收入陷入低谷,博彩稅收幾乎跌破《澳門基本法》規定的「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的「紅線」,導致特區政府發出爭取實現每月博彩收益二百億元的「軍令狀」,就可見博彩業收入與澳門特區經濟安全、財政安全的聯繫緊密程度。而現在澳門周邊的博彩業發展得如火如荼,就連日本這樣的經濟發達國家,也剛通過開放博彩業的法律,計劃發出三家賭牌,而那些經濟不發達的東南亞發展中國家,就更不用說了。這對澳門的博彩業收入,必定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在博彩稅已佔整體財政收入八成以上的「高危」狀態下,其對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及財政安全的負面影響,也就可想而知。
  博彩業獨大,阻礙中小微企業發展,也是危害澳門經濟安全的一個方向。近年在澳門中聯辦發動在澳中資企業,聯手各家博企購買本澳中小微企的產品及服務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使得中小微企的受擠壓程度有所減輕。但由於博業的體量仍然巨大,對中小微企的排擠效應仍然很大,這也是值得注意並予以重視的。
  另一個威脅澳門經濟安全以至國家的政治安全的重要因素,是美國博企在澳門博彩業所展份額過大,而且還懷有繼續擴大到強烈企圖心,老是要超越華資博企。這就將會為美國政府可以從中插手,控制澳門經濟命脈,提供一個便捷的條件。
  更嚴重的是,有兩個美資博企的老闆,與美國情治機構的關係極為密切,筆者早在十多年前就提出了此問題。現在中央如此強調澳門特區必須維護國家主權領土的統一、完整和安全的利益,維護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就更為凸顯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最近發生了一個新動向,就是當年在拉斯維加斯起家時,就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老布什進行情報合作,而老布什競選美國總統時,被名列其競選委員會委員,專責為其負責籌款的史提芬‧永利,因性騷擾的問題辭職,而且將其持有的永利股份全部出售。此事件的背景如何/有多種猜測,甚至有國家「強力部門」插手之說,就像朴槿惠堅持要在韓國部署「薩德」,導致在中國有龐大投資的韓國某企業的經營發生困難,該企業旗下的媒體就揭露朴槿惠的犯法行為的循環關係那樣。但也不排除美國情治機構要「吐故納新」換人。因為即使是自己人,倘中央情報局不滿意也一樣要趕其下台,包括韓國總統李承晚在內。總之,「一雞死,一雞鳴」,不排除會汰換引進新的「功夫」更強的「神行太保」。
  因此,利用賭牌即將到期的契機,充分發揮續約或重新開投賭牌的槓桿作用,遏止美國博企的繼續膨脹擴張,並令其立下不得參與美國政黨活動等的「限制狀」,就是在經濟領域尤其是博彩業領域,維護國家安全和澳門特區經濟安全的應有之舉。澳門特區必須講經濟,但更要講政治。
  此前澳門特區政府的經濟「掌門人」,在國家領導人不斷提出「居安思危」的警告下,仍然不知危在旦夕,在博彩業收入高峰時,大唱高調,並反中央降低批出賭桌數量的要求而行之。這才引發內地基層官民的反感,及高層的警覺,並配合反貪倡廉,而實行「閂水喉」措施。因此,必須吸取這個教訓,在目前博彩業收入逐漸恢復到二零一四年之前的「舊常態」之際,尤其是四月賭收二百五十七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二十七,實現連續二十一個月連升的情況下,更應低調,還是「悶聲發大財」好些,以免引起反效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03 05:07: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