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馬克思主義既要與時俱進更需因地制宜

  整整二百年前的今日,一八一八年五月五日,馬克思這位近代以來最偉大的思想家誕生,他為世人留下了最有價值的精神財富——馬克思主義,不僅深刻改變了世界,更是深刻地改變了中國,是至今依然具有重大國際影響力的思想體系和話語體系。因此,以習近平為核心的執政黨中央,多次集體學習馬克思主義,並在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強化馬克思主義的領導地位。昨日更隆重舉行馬克思誕辰二百週年的紀念大會,其規格之高、範圍之廣實屬罕見,體現出馬克思主義將在中國社會發揮更廣泛的理論指引作用。
  筆者之所以在本文的開首就是將馬克思的誕生日期寫出來,是回想了年少時的趣事。當時讀小學,在課餘跟隨一位老師學習「記憶術」。他講授的記憶方法中,有一種是「諧音法」。如珠穆朗瑪峰當時所公認的高度是海拔八千八百八十二米,就以其諧音「爬爬爬啊」來指代,一想到登山運動員的艱苦攀登,就聯想起其高度。同樣,馬克思的誕辰日「一八一八‧五‧五」,就是寓意馬克思誕生後,「一巴一巴」地猛刮資本家,令其「嗚嗚」地哭喊。
  習近平昨日在紀念大會的將會,就盛讚馬克斯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革命導師,是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創始人,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締造者和國際共產主義的開創者,是千年第一的思想家,他與恩格斯合作撰寫的《共產黨宣言》,一面世就震動世界,是埋葬資本主義的理論經典。習近平又指出,必須將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實際上,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實現了兩次歷史性飛躍。其中第一次飛躍是產生了毛澤東思想,第二次飛躍是產生了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前者的實踐經驗是「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後者的實踐經驗是「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及「只有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因此,馬克思主義也需與時俱進,並因地制宜。實際上,馬克思提出由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幾個大國,帶領全世界走進共產主義;而列寧則在一個國家首先實行社會主義。馬克思的理論體系是建基於城市工業之上,毛澤東則根據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結合中國當時是半封建本殖民地的特點,調整為以「井岡山道路」為代表的「農村包圍城市」。否則,倘是由那些把馬列原著倒背如流的王明之輩來領導中國革命,可能到現在都未能成功。正因為當時中國並不具備西方工業發達的條件,社會性質不是資本主義,因而中共在奪取全國政權後,劉少奇就到天津調研,提出「補資本主義的課」。而內地在改革開放後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述,其實就是在「補資本主義的課」,這樣才符合馬克思所揭櫫的人類社會發展史。在完成「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後,就可直接進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跳過資本主義的階段。
  馬克思主義必須與時俱進,因地制宜,在中國政府為解決台灣和港澳問題提出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就更為凸顯。因為在國家主體是社會主義的前提下,個別地方區域可以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不但是在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中找不到,就是在率先在一個國家實現社會主義的列寧的理論經典中也沒有。而中共的鄧小平、葉劍英、習仲勳等第一代領導人,卻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結合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創造性地提出來,而且經過實踐檢驗,證實是可行的。因此,有必要與時俱進,因地制宜地發展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的經典著作中,其依靠的革命力量是工人階級。因此,毛澤東也曾有過「工人階級領導一切」之說。但由於實施「一國兩制」的地方區域的法定制度是資本主義,因而這個理論就不適用於特別行政區,其領導主體反而是民族資產階級。何況,馬克思所指的工人階級主要指的是產業工人,是根據當時西方以蒸汽機和電燈為特徵的工業革命。澳門曾經有過產業工人,如火柴、炮竹、造船、成衣、毛紡等。但近年產業北移,澳門基本上沒有第二產業,因而就沒有產業工人。現在的產業結構以第三產業為主,亦即以旅遊娛樂業為核心的各種服務業,因而其從業人員並非產業工人,亦即並非是馬克思經典著作中的「工人階級」,而是勞動者。
  實際上,當年陳望道在翻譯中文首譯本《共產黨宣言》時,就是根據當時中國並沒有成熟的產業工人的實際情況,將其最後一句翻譯為「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此後的《共產黨宣言》的多個中文譯本,也是如此。只是在一九四九年後,才改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而且更是在馬恩列斯毛著作的扉頁,也以紅色印油印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筆者曾經據此而提出「全澳門勞動者,聯合起來」的命題。這有兩重含義,一是工聯總會應當以此為目標,團結起全澳門的受薪階層,包括公務員、文員、博彩業員工、專業人士以至是自僱人士,將所有不管是「藍領」還是「白領」的勞動者都團結起來,才能不辜負「工聯總會」在其會章中所設定的「本會由澳門的僱員團體聯合組成,為各會員的領導機構」的定位,及所揭櫫的「發揚愛國愛澳精神,廣泛團結澳門僱員,發展壯大工會組織;爭取和維護僱員合法權益,維護僱員社會文化權利,開辦僱員文教、康體、福利及各項服務事業;擁護『一國兩制』,維護基本法,參與特區建設,促進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的宗旨,尤其是與「廣泛團結澳門僱員」的語意,團結全澳廣大屬於勞動者的階層,而不要抱持單單「藍領」才是工人,「白領」不是工人的「窄」視野,只要是受薪的,甚至是自僱的,都應是自己的主力軍。即使是專業人士、公務員,在廣義上都是勞動者,都應要將其團結起來。倘能做到這一點,「同心」要重振其初始的輝煌,就不難了。二是在立法會選舉中,採取當年「聯合提名委員會」的策略,與也是屬於勞動者的非工聯總會團體,進行「策略聯盟」,甚至採取在不同性質的選舉中進行「換票」的策略,爭取保住「同心」初戰以至後來多次選戰所獲得的兩席,不要重蹈直選議席增加兩席卻丟了一席的覆轍,以重振工聯總會的輝煌。
  筆者對馬克思也需與時俱進的思考,曾經吃過苦頭。當年在學習中共「九大」文件的學習會上,筆者對林彪在「九大」政治報告中的「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列主義發展的頂峰」論述提出不同看法,認為馬克思主義在未來還需繼續發展,不可能幾百幾千幾萬年後都仍然停留在毛澤東思想的階段。而且,倘是「頂峰」,再往前走就是「下坡」了。結果翌年的「一打三反」運動中,此語成為筆者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份子」的「罪證」。後來更因為有「海外關係」而加碼為「現行美蔣特務」。 
  習近平昨日在紀念講話中指出,馬克思主義有三個組成部份: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這是分別從德國古典哲學、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及法國空想社會主義的理論中發展出來的。
  由此,想起了一件往事。當年筆者的第一本圖書《中葡關係與澳門前途》出版。在封面扉頁的作者介紹中,說明筆者曾在內地某業餘大學學習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及中共黨史。有一位不懂裝懂,自以為權威的老行尊,撰文批判筆者:不懂《周易》、《老子》,算什麼哲學?簡直是瞎子摸象,按照這個邏輯,馬克思闡明的唯物辯證法和歷史辯證法,就不是哲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05 05:23: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