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澳人語

(作者:永逸)


 

由中級法院裁決看近日香港網上誹謗謠言

  終審法院昨日發出新聞稿,報導中級法院昨日駁回針對當局不批准延長土地批給期限的決定提起的司法上訴。該報導指出,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運輸工務司司長作出批示,不批准晓景灣置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上訴人)提出的,延長其所承批的位於澳門商業大馬路A三地段的土地之批給期限的申請。上訴人以上述批示欠缺說明理由,未遵守善意原則、保護信任原則,錯誤適用《土地法》,以及違反《基本法》中保護私有財產權的規定為由,向中級法院提出司法上訴。 中級法院合議庭對案件作出了審理,逐一駁回上訴人提出的各種上述理由,因而裁定本司法上訴敗訴。
  據說,該案件所指的土地,就是近日香港某黑社會幫派頭頭在網上發布言論,謂澳門前任特首涉嫌「受賄」的那幅土地。現在,中級法院對該上訴案作出裁決,這就暴露了那位「幫派頭頭」意圖在法院作出裁決前,向澳門特區施加輿論壓力,威脅澳門特區司法機關,干擾其依法作出裁決,以損害澳門特區的法治形象及司法公正公平的險惡用心。
  誠然,我們對新《土地法》有關以「一刀切」方式處理逾期未利用土地的規定有不同意見,但「惡法亦法」,在「惡法」未經立法機關修改之前,仍得執行。而香港某「幫派頭頭」利用互聯網發布造謠誹謗言論,又是另外一回事,一碼歸一碼,這與我們曾經指出的新《土地法》存在的缺陷無關。
  實際上,這位「幫派頭頭」模仿郭文貴的手法,弄虛作假,自編自導自演拍攝影片,利用社交媒體在互聯網上傳播,其用意也是如同郭文貴一樣,要達到某種不可見人之目的。只不過是,郭文貴的主動性地「政治要挾」的性質較強,要攪亂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領導層佈局;而這位「幫派頭頭」則是個人私心較重,要透過造謠誹謗來達到個人的經濟利益目的,但在過程中也摻入了政治成分,同樣也要製造政治困擾,只不過是兩者的「格局」有高低之分,「規模」有大小不同而已。
  其實,這位香港某「幫派頭頭」,早就劣跡累累,負案在身。除了眾所周知的在二零一二年的香港行政長官選舉過程中,開設飯局以圖影響選舉結果之外,還涉及多宗大案要案,黃賭毒黑樣樣齊。據當時的報導,其中販毒為他的主要收入來源,毒網遍布港澳、珠海、深圳、泰國、日本和南韓,據悉他會安排毒品藏於貨櫃底暗格,再由深圳福田循水路運往日韓,深圳及日韓。更疑有官員被這位「幫派頭頭」及當地黑幫賄賂,故藏毒貨櫃能輕易通過多重保安檢查。這位「幫派頭頭」及其門生,亦涉於香港多區經營非法賭檔及色情架步。
  另外,據報導,這位「幫派頭頭」又招攬大批「南亞兵團」組成貼招黨,恐嚇抹黑多名富豪。目無法紀,嚴重擾亂社會安寧和秩序,瘋狂亂貼街招及舉牌,為求恐嚇勒索目標人物,公然挑戰法紀。受害的多名富豪全都敢怒不敢言,只有第五富豪無懼惡勢力,挺身爆料,指證貼招黨種種惡行,並將恐嚇短訊交予警方舉報。
  由此,香港警方曾以涉嫌洗黑錢等罪嫌拘捕其人,但其後更再涉多宗案件,並於二零一五年底負罪逃亡七個月,後於二零一六年七月由泰國返港時再被警方拘捕。他除涉及香港多宗案件外,也遭澳門警方追緝。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有人到澳門司法警察局報案,舉報他與另一人涉盜竊及訛騙,涉及款項幾億至十億。原來,這位「幫派頭頭」,曾經在澳門與多名富豪聯手經營賭廳,並由其負責打理。不過,由於其人本身就很爛賭,因而表面上是管理賭廳,實際是自己埋枱「搏殺」,甚至挪用賭廳存款作賭本,而且注碼甚大,但因手風欠順逢賭必輸,最後更輸到爆廠。在東窗事發後,一班富豪向其追債,並向澳門警方報案。澳門警方正式立案,並循「一般侵犯財產罪」調查。根據澳門的調查程序,二人形同被通緝,一旦入境澳門,便會被即時轉交至相關部門調查。
  值得注意的是,此人與「肥佬黎」黎智英的關係極為密切。過去長期以來,黎智英不但從物質上,給香港的「港獨」分子和政治反對派大肆派發捐款,而且在精神上更是指導致他們的各種反華反共及擾亂香港特區社會秩序的活動。而這位「幫派頭頭」與黎智英的關係極為密切,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底其高調揚言要召開記者會,要爆香港特首選舉的「內幕」,但後來在香港警方的高壓下,而告流會。據說,這個記者會就是由黎智英的下屬記者籌劃的。因此,這位「幫派頭頭」最近的「網上爆料」,可能也得到黎智英或其下屬的協助。實際上,去年郭文貴在大肆造謠時,傳統媒體都基本上認為不盡不實,並帶有強烈的政治目的,但黎智英屬下的媒體卻大肆報導,幫助散布。而今次「幫派頭頭」所採用的方式,與郭文貴一模一樣。因而不排除從中有黎智英或其下屬點影子。倘果如此,這番造謠誹謗,除了是要達到其個人目的之外,也帶有某些政治成分。
  實際上,從表面上看,「幫派頭頭」近日的自編自導自演,一方面是他因涉嫌洗黑錢等四宗刑事罪嫌,必須在本月中向香港警方報到,但他已經逃離香港,在有意躲避之下,而以造謠誹謗他人的方式,將水混淆,意圖混過骨;另一方面,澳門中級法院即將對他曾有所涉及的土地的上訴案進行裁決,就以「前任特首在批出此土地時受賄」的謠言,意圖干擾法院裁決,損害澳門特區的司法和法治形象。
  在這位「幫派頭頭」推出網上「爆料」視頻時,澳門某些反對票人士,以為鴻鵠將至,又以「狂歡」的心情及手法,予以傳播,並再次向前任特首發動言論攻勢。但可能是這位「幫派頭頭」的指控極為離譜,想學郭文貴也是東施效顰學不像,漏洞百出,而且香港傳統媒體也刊文予以揭穿,這才讓某些反對派人士未有更深地陷身進去,算是及時抽身,總算是得到一個教訓。
  此前,何超明為某種個人目的,經常運用在偵查歐文龍案中得到的「友好手冊」的資料,違反司法保密原則,在香港「爆料」誹謗澳門前任特首。而澳門的政治反對派則如獲至寶,彈冠相慶並予以擴大播散,總之就是要在香港已經出現某些狀況下,把澳門也抹得一團黑,以佐證他們否定及反對「一國兩制」的心證。何超明被判刑並服刑後,曾經清靜一段時間,但「一雞死一雞鳴」,又有「幫派頭頭」跳將出來,以為「志業」未斷,誰知今次很快就被揭穿是「流料」,空歡喜一場。
  值得警覺的是,再過一年時間,就是第五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選舉。不排除在此之前,會有類似「肥佬黎」或「幫派頭頭」之類的人物,或是其他的什麼人,跳將出來,以各種謠言誹謗各位可能會參選者,將澳門特區形容為「洪洞縣里無好人」,從而擾亂行政長官選舉,破壞澳門特區的政權建設及「一國兩制」事業。對此,應有足夠的警覺,並及早作出應對預案,防範再次發生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時的肆意抹黑參選人大狀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08 04:58: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