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勞動就業權是最主要基本人權不容侵犯

  近日在博彩業員工中廣泛流傳,在各家博彩業經營者中傳閱著一份博彩從業員檔「黑名單」,倘其中有人被某家博彩業經營者解僱,或其人自動離職後,其他各家博彩業經營者可以拒絕聘請。對此,勞工局局長黃志雄前日在列席立法會接受質詢,被議員詢問到此問題時表示,博監局至今暫未有收到在「就業黑名單」方面的查詢或投訴;勞工局雖然從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五年,共接獲九宗博彩業僱員申訴被博彩業企業列入「黑名單」的投訴,經過調查結果不成立,而二零一六年至今則未有收到相關投訴。黃志雄強調,倘收到涉及「就業黑名單」的投訴或舉報,當局必定依法嚴肅處理。倘求職者懷疑被列入「就業黑名單」而因此未能成功受聘,可向博監局和勞工局投訴或舉報,當局必定依法嚴肅處理,以維護僱員及求職者的合法勞動權益。倘發現僱主沒有合理理由下歧視僱員或求職者,根據《勞動關係法》會構成輕微違反的行為,可科處二萬元至五萬元罰金。黃志雄還重申,澳門居民均不受歧視地享有同等就業機會,有權享有選擇職業、工作類別的自由,任何僱員、求職者不會因年齡、性別、社會出身等而受到歧視,招聘過程中,僱主收集求職者的資料要符合《個資法》,亦應在當事人同意、合法情況下才能將有關個人資料轉移。
  黃志雄局長的澄清,雖然是在立法會議員質詢時被動地作出,但也已起到對相關傳言息謠止謗的作用,是對危機事件一次的止血停損的負責任作為。作為政府部門,必須對自己的管治行為及誠信負責,既然社會上有屬於政府職能部門主管的事務傳言流傳,就應該進行調查,倘證實是誤傳甚至是誣傳,就應該及時予以澄清並無其事,並查清相關傳言的源頭是否有其他不法用意,及依法作出適當的懲處;倘相關傳言屬實,就應當依據《勞工法》的相關規定,予以懲處。這才是政府部門及官員負責任、敢擔當,依法行政的應有作為。
  就以此次所謂「就業黑名單」的傳言而言,這涉及到勞動權對原則問題。無論是《澳門基本法》的本文,還是依《澳門基本法》第四十條規定在澳門特區繼續有效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都規定勞動就業權是屬於最主要的基本人權之一,神聖不可侵犯。而偏偏所謂「就業黑名單」的傳言,卻是在確就是在旨在爭取勞動者權益的「五一國際勞動節」的前後流傳,就更凸顯了其事態的嚴重性。
  實際上,勞動就業權是最重要的基本人權之一。《澳門基本法》第五十五條規定,「澳門居民有選擇職業和工作的自由」。這個條文規定了澳門居民在就業、工作方面享有的權利,按照本條規定,每一個有勞動能力的澳門居民,都享有選擇職業和工作的權利,這是澳門居民享有的基本人權之一,是維持生存和發展所必須的權利。與《香港基本法》第三十三條只是列明「有選擇職業的自由」相比,本條規定了澳門居民還有「選擇工作的自由」。這是基於在許多情况下,職業往往無法選擇,但工作或工種却可以選擇。如多數人從事工人的職業,往往不是自願選擇的結果。由於自身條件的限制,如文化教育程度的限制,許多人只能從事工人的職業。但在多數情况下,他們有權選擇在什麽工廠從事什麽工作或工種。基本法在規定選擇職業自由的同時,規定了選擇工作的自由,這更有利于維護澳門居民的勞動權、工作權。而爲了保證澳門居民實際地享有選擇職業和工作的權利,澳門特區政府應當完善相應的法律,創造有利條件,包括加强職業教育和職業培訓,提高勞動者的知識文化水平和工作技能,使勞動者對職業和工作有更大的選擇權。
  《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列明的各項權利,除第一項「自決權」,在葡國國會於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宣布將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延伸到澳門生效,及澳門回歸時中國外交部向聯合國秘書處提交備忘錄,以及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發布「公告」,均聲明對「自決權」予以保留之外,勞動權就是在各項權利中的名列首項,這可見勞動權是最重要的基本人權之一。至於專門規範勞工權利的《國際勞工公約》,那就更不用說了。
  實際上,勞動權又稱「勞動權利」。具有勞動能力的公民依法要求提供參加社會勞動的機會和切實保證勞動取得報酬的權利,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也是生存權的必要條件。沒有勞動權,生存權利也就沒有保障。勞動權是公民基本權利之一,既然是一種權利,那麼存在權利人的同時也必然存在義務人,在勞動權的權利義務關係中,權利人是公民,而義務人則是國家和政府,這是一種憲法和基本法上的權利義務關係,和民法上說的勞動關係不同。
  勞動權包括就業權、勞動報酬權、福利待遇權、就業訓練權、受職業教育權、休息權、休養權、休假權、退休權、社會保障權、企業民主管理權、男女同工同酬權、創造性工作受鼓勵和幫助權。在勞動權中,平等就業權和取得報酬權居於重要地位,是其他勞動權利存在的前提,一旦這兩項權利缺損,其他權利便無從談起。沒有就業權,公民不可能進入勞動力市場,與勞動用人單位形成勞動關係,繼而享有其他一系列的勞動權。就業是公民利用自己的勞動力在社會中生存的主要途徑,保證就業是提供公民生存的基本條件;而取得報酬權是公民勞動的所得,是體現其勞動價值、維持勞動、生命和健康及家人生活的前提。現代民主制國家在保障公民勞動權方面大都在拓寬公民就業渠道和保證勞動報酬上施以重力。
  前段時間之所以在博彩業預案中會有「就業黑名單」的傳言,可能是有一些積極參與工人活動的博彩業員工,擔心自己受到「秋後算賬」而產生的心理作用,也可能是某些博彩業企業的高管,為了阻遏工人活動而散播的恐嚇危言,當然,也不排除真的是會有極少數的博彩業高管,確實是有此非法行為,但正因為非法,而隱藏得很深,難以被發現,政府部門進行調查也無果。因此,勞工局和博監局仍不能怠懈,還需嚴加巡查。倘有發現,即依法懲處,以維護勞動者的權益,維護澳門特區的法治形象。
  其實,筆者就曾經險些成為「就業黑名單」的受害者。三十多年前筆者還是一名小記者時,由於激烈的新聞競爭,而致使某報社的負責人,以圖行使其擔任某行業協會負責人的職權,建議理事會通過一個決議,內容是全澳任何報社都應拒絕聘請筆者。但在其他各報社負責人的理事會成員的反對之下,才未予通過。因此,筆者對這種違反當時已在澳門生效的《國際勞工公約》,意圖剝奪居民勞動就業權的行為,深惡痛絕。
  這是事情的一面。但也有另一面,就是不排除有某些工運人士在舉行活動時,超逾「維權」的合法合理範疇。實際上,年前某博彩業新興工會,在經常組織逐家「包圍」各家賭場的遊行活動,幾乎全澳的各大博企、各家賭場都曾被「問候」過了,但唯獨其領頭人所服務的博企賭場,沒有被「包圍」,而坊間都傳說,這家博企的老闆向其或其所領導的工會組織捐贈了一筆可觀的金錢。因此,這種活動,並非單純的工會活動,而是帶有某種商業惡性競爭的性質。嚴格來說是不適當的,不應予以支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11 05:14: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