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必須拼經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本欄此前曾分析,由在中央分管經濟工作,尤其是主管「一帶一路」倡議及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韓正副總理,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這顯示中央十分重視港澳兩特區的經濟建設,因而中央對港澳政策的實務操作,可能會微調為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在中央從憲法和基本法入手主導和引領港澳工作,並以法律及司法手段嚴厲打擊「港獨」等非法活動,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態勢,而澳門某些政治反對派人士曾經囂張一時的氣焰也壓遏了下去之後,目前的工作重點,就必須進行「戰略轉移」,在繼續對「港獨」和政治反對派採取高壓手段的同時,將主要精力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中提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號召,跟上國家發展的步伐,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國家一道,共享發展的榮耀,當然也是要恢復港澳在國家經濟建設序列中的重要地位。
  因此,由主管經濟工作的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就是為了推動港澳經濟發展,與內地一道實現「兩個一百年」。--用句可能不適當的話來說,就是不要拖內地發展的後腿。而由於韓正在中央分工中,主管「粵港澳大灣區」的統籌工作,還有區域經濟合作的工作,因而就正好是落實貫徹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關於「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方略的最佳人選,幫助港澳克服自身困難,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走出發展瓶頸,這是中央真心誠意地為港澳好。
  而從韓正日前到廣東調研自貿試驗區建設和深化粵港澳合作等工作,並發表重要談話,強調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要高質量高起點做好大灣區規劃建設,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要優化產業布局,發展實體經濟、高新技術產業、現代服務業。要吸引國際創新資源集聚,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還曾專門考察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與深港青年創業創新團隊互動交流,仔細詢問項目研發、市場前景、政策支持等情况,鼓勵他們抓住重大機遇,為促進兩地共同發展作出貢獻等情況看,就更是佐證了我們的分析。
  實際上,香港和澳門之所以實行「一國兩制」,除了是基於其曾經分別被英國和葡國實施殖民管治,經過雙方和平談判,中國政府決定恢復對其行使主權的歷史背景之外,就是要在香港、澳門保留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發揮其在自由市場經濟制度上的優勢,繼續高效優質地發展經濟,使得改善民眾生活具有豐厚的經濟和財政基礎,讓民眾充滿獲得感和幸福感,社會和諧穩定,極「左」勢力要煽動進行各種衝擊活動也難以著力,從而在特區的範疇築起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和安全的銅牆鐵壁。可以說,「一國兩制」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項重要成果,而其成功與否,雖然檢驗的標準不少,但經濟是否發展、民眾生活是否得到改善,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標準。
  因此,中央決定由分管經濟事務,尤其是主管「一帶一路」倡議,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韓正,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就是體現了港澳要集中精力「拼經濟」這個「戰略轉移」。而且,也是要落實觀察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上提出的「香港、澳門發展同內地發展緊密相連。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方略,將之化為實際行動。
  粵港澳大灣區可為港澳的經濟發展創造空間拓展機會。尤其是澳門,面積細小,土地發展飽和,本來就受到博彩業嚴重擠壓的中小微企法,根本無法擴大再生產,甚至連能否繼續生存下去,也有疑問。這令澳門業界爭取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避免博彩業一支獨大,面臨巨大的困難。本來,充分了解澳門實際情況的中央,也為澳門設想了許多辦法,包括向橫琴提供「比特區還特」的優惠政策,希望能夠舒緩澳門中小微企的發展困難。但橫琴只顧高端房地產市場發展,對入場設置了較高「門檻」,澳門中小微企難以立根。後來又向澳門特區批出八十五平方公里海域,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尤其是曾經負責澳門管理水域劃界工作,並參與新城五幅填海地的海域審批工作的中國海洋發展基金會秘書長潘新春,昨日來澳演講時透露,除建設「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項目必須圍填海之外,原則上在澳門海域不再圍填海。他還建議對中央已批准的澳門新城填海五幅地中還未使用的海域調整方案,優先安排「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項目建設。因而未來澳門特區的發展,仍然不能依靠澳門自己內部,而必須「走出去」,粵港澳大灣區就是好選擇。尤其是青年的「創新」項目,在橫琴的機會大為降低之下,翠亨、南沙還有大廣海等,就可以大展拳腳,是一個可以大有作為的天地。
  粵港澳大灣區也可適當地解決澳門居民分流到內地生活的問題。澳門已進入老年社會,六十五歲以上退休人士所佔人口的比例越來越高。幸好澳門特區的社會福利,尤其是對長者及智障殘疾人士,是體貼入微的。但也面臨安老院等設施興建缺乏土地等問題,過去行政長官崔世安曾設想,在自己家鄉的江門市購買土地興建安老院,安置澳門部分長者,而澳門的部分長者也對此設想表達歡迎及支持。但礙於國家的土地政策,政府不能購買土地,因而只得叫「停」。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下,是否可以轉換腦筋,改以租賃土地方式興建安老院,或是委託內地的民政部門,或是委托澳門的社團單位,以「政府購置」亦即「外判」方式,在內地租賃適當地建築物作安老院和殘疾中心,以安置澳門的退休長者或殘疾人士?
  澳門居民在內地居住,可以會遇到一個實際問題,就是由於兩地政治制度不同,或可能會導致出現某些障礙,尤其是一些較為關心港澳台以至是全球政治態勢發展的市民,可能會在訂閱境外出版報刊或瀏覽境外網站方面,不能盡如人意。另外,在澳門進行立法會選舉時,候選人不能到他們聚居地地方進行競選宣傳,連寄發宣傳品或也會被視為違規。他們回澳投票履行居民義務的興趣可能也將會減弱。這些,都要設法解決。
  香港特區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曾經設想,特區政府在南沙購買一幅土地,建設「小香港」,以疏散香港的密集人口。但後來據說不獲接納,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央不支持「飛地」,而且從香港到「小香港」要經過內地境內,不容易區分「兩制」。其實,可以像澳大橫琴校區那樣予以封閉管理,並以高架及軌道交通將其與特區相連起來,就像橫琴校區的河底隧道那樣,就可解決「兩制」的區隔問題。總之,只要能開動腦筋,就會像習近平主席在澳門說過的「辦法總比困難多」那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5-26 04:49: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