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桂合作還具有許多有待挖掘的潛在資源

      在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提出「香港、澳門發展同內地發展緊密相連。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的方略之後,掀起了內地各地加強與港澳兩特區合作的浪潮。距離澳門特區不遠的廣西壯族自治區,也「動」了起來。由廣西區黨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徐紹川率領的廣西經貿交流團,目前正在澳門進行投資推介活動,以各種形式介紹廣西的投資環境,並歡迎澳門特區的企業家前往投資。
  澳門與廣西有較深的淵源。兩地同為「泛珠三角」的兄弟省區,過去在文化、旅遊、貿易投資等多個領域就建立了鞏固的合作關係。在澳門居民的飲水安全受到威脅時,廣西參與壓咸補淡計劃,並建設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努力保障澳門廣大居民的飲用水安全,體現了兄弟省區情誼。自澳門現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和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訪問廣西後,雙方建立了常態化的合作機制,確立了旅遊、環保、商務會展和文化創意等四個重點合作領域,並成立了專責小組有效跟進落實合作機制。而在民間,澳門居民尤其是其中的廣西鄉親,成立了各級各地的廣西同鄉會或聯誼會,並在此基礎上成立了澳門廣西社團聯合總會。與此同時,也有不少澳門居民尤其是其中的廣西鄉親,獲邀請出任廣西區政協委員,及下屬各市甚至縣級政協的委員,及海外聯誼會,婦女、青年等人民團體的成員。有他們作推動力,應能在澳桂經貿工作中收到明顯效果。實際上,澳門居民就在廣西有不少投資項目,包括南寧的「澳門街」和「北海—澳門葡語系國家產業園」等。雙方都希望能夠充分利用中央政府明確賦予廣西發展的「三大定位」,包括構建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打造西部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以及助力國家「一帶一路」的建設,及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橋樑作用,共同拓展葡語國家與東盟合作的市場,並在積極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中,加強澳門與廣西的合作,為雙方創造更廣闊的合作空間。     
  今次廣西交流團帶來了內容龐大的投資項目,也有對廣西投資環境及政策的詳盡介紹,而且在介紹中也列舉了澳門的實際情況,包括「一中心一平台」,經濟發展情況和稅務制度等,頗有誠意。澳門企業家們聽來感到親切自然,容易代入。這對激發澳門企業家到廣西投資發展的意欲,有很大的作用。當然,由於廣西團隊成員長期在廣西工作、生活,因而其視野仍有某些局限性。如能從澳門的角度代入,可能效果更佳。
  澳門特區正在響應中央政府的號召,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廣西也有不少旅遊景點,尤其是桂林陽朔山水等已經發展成熟,「印象劉三姐」還是全國第一個現場實景表演,歷演不衰。至今仍有不少澳門居民能夠將《劉三姐》的歌曲朗朗上口。貴廣高鐵通車後,經過桂林,可以將澳門的「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與之「串」起來,一程多站。
    澳門具有濃郁的東西文化交匯特點,廣西則是少數民族自治地區,也擁有豐富的少數民族風俗資源。可能有不少人忽略,人民幣背面所採用的文字,除了中文漢字之外,也有四種少數民族文字,其中一種就是壯文。盡管與藏、蒙、維文相比,可能不是原始文字,而是以漢語拼音來標示壯族語音(採同樣方式的,還有越南文,以法語拼音來標示越南語音),但畢竟也是一種民族象徵。這就可在一定程度上,與《澳門基本法》規定的也是澳門特區官方語言的葡文,互相媲美。實際上,漢語拼音脫胎於拉丁語音,而葡文也是屬於拉丁語系,兩者之間可能有著某些共通之處,廣西可以在此大造文章。
  倘若如此,澳門的「中國--葡語經貿合作平台」,與廣西的經貿合作,就可找到「共同語言」。實際上,廣西在國家的國際經貿合作佈局中,是面向東南亞,與東盟對接,因而中國--東盟的合作機制集會在南寧召開。而東南亞有三個國家:越南、老撾、柬埔寨,曾是法國的殖民地,據說當年越南就有將印支三國合併的意圖。而法語與葡語,還有西班牙語、意大利語、羅馬尼亞語等語種,是屬於拉丁語系。由於十六世紀後西班牙與葡萄牙勢力擴張到整個中南美洲,因此中南美洲又稱「拉丁美洲」。拉丁語系國家主要分佈在南歐、非洲、拉丁美洲和大洋洲等地區,在當今世界經濟社會發展中佔據重要地位。全球十大經濟強國中,有四個是拉丁語系國家。使用拉丁系語言的國家和地區多達八十多個,市場腹地寬廣,自然資源豐富。如果透過「中葡平台」以至「中國—東盟」體制中的原法語區三國串聯起來,「一帶一路」建設就更添風采。
    說到拉丁語系尤其是其中的法語,聞一多先生《七子之歌》中的「祖國母親七個兒子」,除了澳門之外,還有「廣州灣」亦即今日的湛江市。當年也曾由法國進行殖民管治,因而具有一定的法語基礎,實際上當年湛江市的不少技術工人,就是來自越南,因而湛江市有「越南會館」。越南戰爭期間,湛江市也承擔了幫助培訓越南技工的任務。
    其實,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前,廣西沿海的北海、欽洲、防城港三市,與現廣東的湛江、茂名、陽江三市,是屬於廣東省的湛江地區。此前廣東有「上六府」、「下四府」之說,「下四府」是高州、雷州、廉州、瓊州。高州是當今茂名、陽江,雷州是當今湛江,廉州是當今廣西北海、欽洲、防城港三市,瓊州是當今海南省。只是在一九六五年,时任解放軍總參謀長的羅瑞卿到廣西視察與越南接壤的前線,韋國清向羅瑞卿提出,廣西沒有出海口,而且東興等地與越南接壤,將之撥入廣西後,方便軍事統一部署。國務院隨後批准將上述三市所在區域劃撥給廣西。
    但在此前,原廉州人不承認自己是廣西人,主張自己是廣東人。因此,李宗仁歸國後,首次離京到地方視察,就是到湛江市(因此在「文革」的「一打三反」運動中,釀成「梅花黨假案」,說是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潔,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戰略間諜,回國後與「梅花黨」成員王光美接上了頭,她跟隨李宗仁到湛江,也是要在此發展「梅花黨」成員,筆者不幸也無辜地受此案牽連)。如果能善用澳門與廣西這些史緣、地緣、文緣資源,可能合作前景更好。尤其是在江湛高鐵即將通車,湛江到合浦等地的高鐵也正在興建中,再加上途徑廣西的貴廣高鐵,就把澳門與廣西串起來了。
  澳門與歐盟的關係,也可在澳桂合作中發揮作用。近期中美貿易戰,「神經刀」特朗普為了表達自己與習近平是好朋友,不是單獨針對中國,因而把戰火延燒到歐盟去。這就加強了中國與歐盟的關係。而澳門因曾受葡國管治,澳門回歸前葡國出任歐盟輪值主席時,曾為澳門引進不少歐盟的優惠政策。因此,廣西與澳門的合作,也可充分利用「歐盟因素」。     
  北部灣也是一個大海灣,其廣西、廣東、海南沿岸有幾個深水港,其地理環境不比「粵港澳大灣區」遜色。現在,全國沿海各地都在發起「大灣區經濟」,北部灣大灣區也可與「粵港澳大灣區」並駕齊驅。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06-01 06:07:34
返回